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08章

身為瑞王的女兒,以郡主之身出嫁的沈梓本來該引來眾多羨慕,可是有時候羨慕是相對的,以公主儀仗送嫁的沈錦才是所有人關注的重點,雖然永寧伯有眾多傳聞,但是足夠神秘,而沈錦的嫁妝一部分被送到了伯爵府,一部分隨著沈錦被送到了邊關。

沈錦坐著的花轎出了城門後,就換成了馬車,然後換成水路,再換成馬車,在路上走上差不多三個月才到邊關。

除了不能隨意走動外,沈錦的日子並不算難熬,她本身就能靜得下來,在車上的時候就看一些書籍。

因為考慮到花費在路上的時間,沈錦的嫁衣被很貼心的準備了兩套,一套是在京城時候穿的,一套是厚了許多在邊關時候穿的,這並不是多餘的,他們並沒有直接進邊關,而是在離得最近的一個城鎮等待著永寧伯的人來接。

一大早沈錦就被喜娘叫了起來,換上了那套加棉的嫁衣,然後靜靜坐在驛站裏麵等著永寧伯來迎娶。

關於永寧伯有很多的傳聞,生吃人肉這些都已經不新鮮了,沈錦也從很早就開始去想,永寧伯會是個什麽樣的人,她成親後又會過著什麽樣的日子,如果永寧伯脾氣不好,那她怎麽辦,永寧伯長得太嚇人她要怎麽辦,永寧伯吃生肉,她要不要陪著吃?不過想象了一下生肉的樣子後,沈錦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她覺得可以看著永寧伯吃。

雖然想了很多,可是沈錦從沒有想過,她根本見不到永寧伯!

永寧伯不僅沒有來接親,甚至沒有在邊城裏麵,因為他帶兵去突襲蠻族了,所以來接沈錦的是永寧伯的弟弟,還不滿十歲的楚修遠。

而且楚修遠早就得了兄長楚修明的交代,帶著府中的親兵來,抬走了新娘和嫁妝,而那些陪嫁的人一個都沒有帶進邊城的。

在沈錦嫁進來前,府中就楚修明和楚修遠兩個主人,而沈錦嫁進來後,府中仍然是這兩個主人,沈錦一天沒得到楚修明的承認,府中的下人一天就不會認她。

倒不是說這些人怠慢了沈錦,而是一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邊城的府邸自然沒有京城的那麽豪華,但是麵積很大,沈錦住的也是府中的主院,那些嫁妝在詢問了沈錦的意見後,就被人妥妥當當的安置好了。

府中也安排了伺候沈錦的人,和京城的人不同,這邊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很高,話不多動作很利索,隻有在沈錦主動詢問的時候,才會回答她的問題。

在瑞王府中,沈錦身邊伺候的丫環雖不說滿身綾羅綢緞,卻也差不到哪裏去,可是沈錦發現這邊的人,很少穿很長的裙子,衣服更多的是布的,身上的首飾也不多。

陌生的環境,身邊沒有一個熟悉的人,讓沈錦整個人都很無措,最明顯的表現是,沈錦以肉眼能看見的速度瘦了下來。

現在在沈錦身邊伺候的一個叫喜樂一個叫安平,而沈錦帶來的陪嫁丫環,早就在回京城的路上了。

沈錦不是愛難為人的性子,反而因為在瑞王府中並不得寵,使得她更加懂事,這也多虧了嫁過來的是她,如果換成沈梓,恐怕早就鬧翻了天。

而喜樂和安平和沈錦又沒有仇,看著沈錦每日蔫蔫的樣子,心有不忍,喜樂和安平打了招呼後,就來府中找了王總管,直接問道,“王先生,這樣對夫人是不是不太好?”王總管不僅僅是府中的管事,也是楚修明的軍師,因為府中沒有人管家,這才留著幫永寧伯打理內務。

“我們是缺衣還是少穿了?”王總管反問道,他其實是不讚同楚修明娶一個嬌柔的妻子的,因為在這裏,有時候遇到戰事,女人也是要上戰場的,而永寧伯夫人,不僅僅是一個稱呼,而是能在永寧伯不在的時候,自身立起來的人,“因為夫人怕冷,府中還專門加倍采購了碳給夫人取暖。”

喜樂隻是一個丫環,根本說不過王總管,聞言說道,“又不是夫人非要嫁給將軍的。”她是在邊城的人中專門選拔出來伺候沈錦的,而在他們眼中,楚修明是帶領他們打勝仗的將軍,而非什麽伯爵。

就連邊城楚修明府邸外麵掛著的牌子也是將軍府,而不是伯爵府。

雖然這麽說,可是喜樂沒有再說什麽,說到底在她們眼中,最重要的還是楚修明兄弟兩個人。

其實沈錦會瘦純粹是因為不適應,不管是夥食還是天氣,都讓她覺得不舒服,沈錦雖然因為想念母親而偷偷哭過,可是並不是軟弱的性子。

剛到這裏的時候,沈錦是不敢亂走或者亂要求的,實在是永寧伯的傳聞太過可怕,可是在這邊待了一個多月後,沈錦忽然覺得,其實沒有想象中那麽可怕,就像是一個到了陌生環境的小動物,在最開始的時候,總是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一點點動靜都能把它嚇得縮回殼裏。

可是漸漸的,當它意識到這裏是安全的時候,就會慢慢伸出爪子,然後小小試探一下。

沈錦正是如此,在吃了一個多月又清單又不合胃口的飯菜後,沈錦忽然問道,“喜樂,你們平時都吃什麽?”

喜樂沒想到沈錦會主動和她聊天,聞言就說道,“我們不太習慣吃米的,倒是比較喜歡吃麵食。”

“哦?”沈錦瘦下來後,她的眼睛更大了,而且水潤潤的,看著你的時候,就像是一隻正在討食吃的小鬆鼠。

喜樂和安平本身就對沈錦心軟,隻不過前段時間沈錦總是沒精神,她們也就不多說,再說邊城的不管男女都是豪爽的性子,喜樂給沈錦倒了一杯水笑著說道,“我愛吃麵條,安平愛吃燒餅夾肉。”

“好吃嗎?”沈錦一臉期待地看著喜樂。

喜樂說道,“我覺得不錯,麵條很勁道,用羊骨頭熬得湯底,上麵加上肉片再放點辣子,不僅好吃還很容易吃飽。”

“其實我覺得牛肉麵比較好。”安平把曬出去的被子收了回來說道,“特別是用燒過的牛肉,然後再吃個烤的焦黃的燒餅,很美味。”

“真的嗎?”沈錦更加期待了,“真的那麽好吃嗎?”

“是啊。”安平笑道,“特別是西城那邊的喬老頭家,味道棒極了。”

沈錦沒有說話,隻是用水潤潤的眼睛看著她們,“好像很好吃。”

喜樂和安平就算再遲鈍也看出了沈錦的意思,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喜樂說道,“不過口味有點重,夫人你應該吃不習慣吧。”

沈錦眼中頓時露出了失望的神色,“我真的不能吃嗎?”

“好吧,我讓我弟弟出去買幾個回來,如果夫人不喜歡吃,那我們吃掉就好了。”安平看著沈錦的樣子,頓時心軟說道。

沈錦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然後不斷用眼神催促著安平,還問道,“多少錢一個啊?那麽多肉會不會很貴?”

“不貴。”喜樂笑著說道,“在這邊肉比那些青菜和水果便宜多了。”

沈錦堅持掏了銀子出來給安平,說道,“不要讓人知道啊。”

“為什麽?”喜樂問道,“夫人要的東西可以走公中啊。”

沈錦臉一紅,手指在裙子上摳了摳說道,“不行啊,外人知道我這麽貪吃,會笑話我的。”

喜樂和安平不禁笑了起來,心中對沈錦親近了不少,她們根本沒有發現沈錦話裏麵的陷阱,一句話就把喜樂和安平圈為了自己人,這段時間沈錦一直在偷偷觀察著這兩個貼身丫環的性格,發現她們並不像是京城中那些人心裏一堆彎彎繞繞的,收買是不可能的,母親說的恩威並施也不適合在這邊的環境用。

所以沈錦換了一種方法,她不知道永寧伯什麽時候回來,不過她希望永寧伯回來的更晚一些,讓她有時間把府中的局麵先打開,不要求他們多尊重多聽話,起碼要博得這些人的好感。

什麽郡主之尊,什麽伯爵夫人的稱呼在這些人麵前一點也不好用,從毫不留情地把那些陪嫁趕走沈錦就發現了,這裏和京城的民風一點都不一樣,用身份壓人根本沒用,而且這樣的地方她孤立無援,如果沈錦敢不識相的話,說不定沒多久她就因為水土不服病死了……

聖上和瑞王會為了她和永寧伯翻臉?想想都不可能,再說她水土不服病死是身體不好,和永寧伯有什麽關係。

恐怕到時候會傷心的隻有自己的母親。

不過沈錦發現,安平推薦的燒餅夾肉竟然意外的好吃,外焦裏嫩的燒餅裏麵夾著秘製的鹵肉,足有沈錦兩個巴掌大的燒餅,她竟然吃了一個半,其實她覺得還能把剩下的半個吃掉的,可能是因為這飯量嚇住了安平和喜樂,兩人死命攔著再三沈錦保證明天還給她買以後,沈錦才依依不舍地放棄了把剩下半個吃下去的決定。

隻是因為沈錦一時沒控製住,在晚上吃飯的時候,那些專門給她做的飯菜一口都沒有動,全讓安平和喜樂給吃掉了,而她摸著吃的有點撐的肚子在屋子裏麵繞圈消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