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06章

也不知是嬤嬤規矩教的好,還是沈梓長大了,又或者是沈琦出嫁了,沈梓成了府中最耀眼的那個,她和沈錦的關係倒是緩和了一些,不過沈錦覺得,更可能的是瑞王妃對她越發的好,許側妃叮囑過了沈梓,不讓她再欺負自己了。

特別是這段時間京城發了一件大事,讓她們姐妹之間多了些談資。

沈梓拿著團扇見家學的老師還沒來,壓低聲音說道,“你們聽說了嗎?聽說永寧伯打了勝仗,這回要回京了。”

“天啊。”沈蓉驚呼了一聲連忙捂著嘴,嚇得花容失色了。

沈靜年紀大些,也是打了個寒顫,“太可怕了,聽說永寧伯不僅喜吃生肉,每天還會喝幾碗敵人的血。”

“好惡心。”沈蓉趕緊說道,“四姐姐別說了,太嚇人了,他回來幹什麽啊。”

沈梓從許側妃那聽了消息,說道,“是聖上召他回來的,說是準備給他賜婚,用來獎賞這次的勝仗呢。”

“賜婚?”沈靜瞪圓了眼睛,“誰家姑娘不想活了,願意嫁給他啊,他都克死了多少未婚妻了。”

就連沈錦都覺得咽了咽口水,實在是永寧伯名聲太響,剛想發問,就見師父來了,她們幾個趕緊坐好,不敢多提了。

陳側妃想過無數次女兒出嫁的事情,可是從來沒有想過竟然這麽快,她臉色蒼白的看著瑞王、瑞王妃還有坐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許側妃,“王爺……你說讓錦娘嫁給誰?”

瑞王心中也有些尷尬,這幾年他雖然沒有像是以前那麽喜歡許氏,可是和陳氏比起來,許氏更討他歡心,所以當看見許氏的眼淚和二女兒楚楚可憐的樣子後,就答應了下來。

瑞王妃心中暗恨,她雖然對沈錦好目的不純,可是到底也在身邊帶了幾年,從沈琦出嫁後,沈錦更是市場陪著她在身邊,帕子、香囊、抹額、鞋子都做了不少給她,她身子不適也是在床前伺候著,瑞王妃心中也是有感情的,甚至在正院專門收拾了房間讓沈錦下午休息用,可是就趁著她這次入冬受了寒,身子有些不適就讓許氏哄著瑞王做了那麽決定……

“咳咳……”瑞王妃忍不住用帕子捂著嘴咳嗽了起來,看著病弱的瑞王妃,瑞王心中又是愧疚又是尷尬,昨天皇兄吩咐下來事情後,因為回來得晚他就去了許氏那邊休息,當時三個女兒一個兒子都在,瑞王看著懂事的兒女們,一時就把皇兄準備指婚的事情說了,許氏問清楚以後就鬧了起來,三個女兒和一個兒子也哭個不停,弄得瑞王一時心軟就答應了下來。

“陳妹妹,既然王爺已經決定了,你就不要讓王爺為難了。”許氏帶著悠閑的姿態說道,“還是趕緊給三姑娘準備嫁妝的好。”

陳側妃怒視著許氏,怎麽有這麽狠的人,剛想開口,就被瑞王妃阻止了,瑞王妃開口說道,“陳氏,給我端杯水來。”

“王妃……”陳側妃看向瑞王妃,眼底帶著乞求。

瑞王妃說道,“去。”她最是了解瑞王,此時的瑞王心中愧疚,可是如果陳氏和許氏吵起來,反而會使得瑞王失去耐性。

陳側妃低頭去給瑞王妃倒了水,然後伺候瑞王妃喝下,瑞王妃這才說道,“王爺,二丫頭有人家了嗎?怎麽直接輪到了三丫頭?”

瑞王咳嗽了幾聲,也不好回答,許氏倒是說道,“也是王爺心疼三姑娘,那楚將軍年紀輕輕就一身戰功,楚家更是因功……”

瑞王妃看著許氏,打斷了她的話,“許氏,是不是也需要給你請個嬤嬤教教你什麽是側妃?”

許氏臉色變了又變,不過想到親事落不到自家女兒身上,又高興了起來。

陳氏現在掐死許氏的心都有了,楚家是因戰功封了爵位,楚修明更是年紀輕輕就繼承了永寧伯的爵位,可是他克妻啊,他已經訂親三次了,三次的姑娘不是病死就是意外身死了,最後一次剛交換了信物沒多久,那家的姑娘外出上香時,馬車就出了事,連個全屍都沒留下。

不僅是楚修明,楚家人的媳婦,很多都是早殤,都說因為楚家殺人太多得了報應。

楚修明這次大破麗奚,得勝而歸後,將要回京獻俘,聖上就決定要給他指婚,畢竟他還太年輕,聖上也想用他,往爵位上封賞並不適合。

可是當今聖上沒有適齡的女兒,這就把主意打到了同胞弟弟瑞王的身上,誰讓瑞王女兒多,和瑞王打了招呼後,就讓瑞王回家決定下要把哪個女兒出嫁了,然後來和他說一聲,他就好下旨了。

不管是按照年齡還是排行,都是許氏所出的二姑娘沈梓合適,開始瑞王也決定是她,可是一不小心說漏嘴了,又被許氏他們哭得心軟,再加上小兒子,心就偏了起來……

“許氏,你既然覺得楚家好,為什麽不讓你的女兒嫁過去。”陳氏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錦娘還不滿十四啊。”

瑞王聞言皺了皺眉頭,覺得這陳氏果然不討喜,這話莫不是對他有怨念?

瑞王妃心裏覺得許氏竟然對府中女兒的親事插手,厭惡的很,開口說道,“陳氏,我知道你就這麽一個女兒,心疼得很。”瑞王已經把奏折送上去了,就是沒有更改的餘地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利用瑞王的愧疚多為錦丫頭弄點嫁妝,“算了,你們先下去,我與王爺說說話。”

許氏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陳氏麵如死灰,走到院子口的時候,許氏還笑道,“恭喜陳妹妹了,楚將軍年少有為,三姑娘馬上也要成為伯夫人了。”

陳氏惡狠狠地看著許氏,說道,“人在做天在看,許氏你別得意。”說完直接離開。

許氏倒是不生氣,哼了一聲,“別得意,還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到出嫁呢。”多虧了瑞王說漏嘴,想到女兒差點嫁給那個殺神,許氏都覺得心驚膽戰的,回到院子後,就見沈梓巴巴地守在門口等著她,見到許氏,就追問道,“母親,怎麽樣?”

看著如花似玉的女兒,許氏笑得得意說道,“放心吧。”

沈梓鬆了口氣,上前挽著許氏的胳膊說道,“可嚇死女兒了,女兒聽說那永寧伯長得可嚇人,殺人不眨眼還凶神惡煞的。”

沈靜也鬆了口氣,“是啊,女兒也聽說了,說是他第三個未婚妻根本不是意外身亡的,是他不滿意未婚妻的樣貌,所以直接把人弄死了呢。”

“是啊是啊。”沈蓉也說道,“聽說他一生氣就要殺人呢。”

“反正不是我嫁就好。”沈梓笑道,“也不知道三妹妹能不能挨到出嫁那天呢。”

和許側妃院子中一片歡聲笑語相比,陳側妃這邊隻覺得天都要塌了,她摟著女兒哭得傷心,忍了讓了這麽久,為的不就是女兒,可是如今連這點希望也沒有了,許氏他們欺人太甚啊。

“母親。”沈錦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她今天去給瑞王妃請安後,就直接去家學那邊上課了,誰知道回來才發現陳側妃被翠喜請到了正院,好不容易把母親了回來卻哭成這樣,弄得沈錦一頭霧水。

“我可憐的女兒。”陳側妃哭得肝腸寸斷,就是她身邊的李媽媽也沒了往日的那種穩重,哭個不停。

“母親,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沈錦急得要命,連連追問道。

“你狠心的父王要讓你嫁給那天煞孤星啊,他們都想要了我們娘倆的命啊。”陳側妃也是聽說過楚家的事情的,外麵更是把楚修明傳的和鍾馗似得,而且喜怒無常最愛殺人,就連敵人見了都要嚇壞的。

最主要的是楚修明早年就一直鎮守邊疆,根本沒受過什麽教育,那樣一個可怕的人……想想自己的女兒,陳側妃更覺得痛苦不堪。

“天煞孤星?”沈錦沒聽懂陳側妃的意思,“母親,我嫁人?二姐還沒有訂親呢,怎麽也不可能輪到我。”

“他們那些黑心肝的人,你父王的心也是偏得,要逼死我們娘倆,我就你一個寶貝疙瘩啊。”陳側妃雖然覺得不可能,可還是希望瑞王妃能阻止瑞王。

“母親……”沈錦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啊?”

李媽媽到底先冷靜下來,見陳側妃哭得說不出話來,趕緊端了水喂陳側妃喝下,然後緩緩把事情說了出來。

“永寧伯?”就算沈錦這樣的閨閣少女都聽說過永寧伯的名聲,永寧伯楚修明在京城可是能讓小兒止啼的名字,據說他自小就上戰場殺人無數,因為在邊疆長大,脾氣暴躁一有不順就會殺人解氣,身邊甚至沒有人敢伺候。

最開始與永寧伯訂親的李家姑娘,在看見永寧伯畫像沒多久,就抑鬱而終了,聽說有傳聞是被嚇得。

沈錦此時臉色也不好看,“父王已經決定了嗎?”

“王爺說奏折已經送上去了。”李媽低頭不忍看沈錦的臉色。

沈錦隻覺得渾身一軟,眼前黑了一下,“為什麽是我啊……”她一向粉嫩的唇都失了顏色。

陳側妃看見女兒的樣子反而不哭了,“錦娘不怕,他們敢逼你,母親就撞死在王府門前。”

沈錦看著母親,眼淚流個不停,“母親,女兒怕。”說到底沈錦還不滿十四,再懂事也是個孩子。

陳側妃抱著沈錦,母女兩個悶頭大哭了起來。

“王爺,你既然已經把錦丫頭許出去了,那就趁著皇上還沒下旨,把二丫頭的親事定下來吧。”瑞王妃柔聲說道,“否則,外人要怎麽看我們王府?”

瑞王這才想到這一茬,歎了口氣說道,“這事情是我做錯了。”

“許氏生了皓哥,王爺總歸要多顧念著點。”瑞王妃反而說道,“不過可憐陳氏,就那麽一個女兒,王爺可見過那永寧伯?”

“倒是見過他小時的模樣,後來他跟著老永寧伯去了邊疆,已經十幾年沒回京了。”瑞王想到永寧伯的那些傳聞說道,“有些傳言都是莫須有的。”

“王爺,這件事委屈了錦丫頭,還有錦丫頭的嫁妝要怎麽算?”瑞王妃說道,“本身說的是她們四個,每人三萬兩,可是如今……不管永寧伯怎樣,皇上明顯就要重用,我們家隻嫁了庶女已是不該,嫁妝上三萬,會不會太輕薄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