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03章

瑞王妃倒是說道,“這幾日我從宮中請幾個嬤嬤來,到時候教教幾個姑娘也就是了。”

見瑞王點頭,瑞王妃微微垂眸,開口道,“其實三丫頭、四丫頭就連最小的五丫頭都是好孩子,隻是這二丫頭……王爺我知你喜歡許氏,可是說到底三丫頭也是你的女兒,可不好再這樣了,三丫頭這般懂事,還處處受著委屈。”

瑞王有些尷尬的咳嗽了幾聲,瑞王妃說道,“這段時間我身子不好,那些下人也都捧高踩低的,我瞧著陳氏……三丫頭身上的衣服還是去年的,陳氏頭上的簪子也有些舊了。”

“這事怪不得你。”瑞王皺了皺眉頭,他心知因為身體不適,府中的事情大多都交給了許氏,說到底許氏小戶人家出身,沒什麽見識。

瑞王妃笑道,“宮中剛剛賞下來的那幾匹宮緞我覺得顏色挺適合三丫頭的,不如一下都給她得了。”

“你做主就是了。”瑞王雖然還記得許氏說過這次的緞子顏色好,想多要一些給三個女兒打扮一番,可是因為今日的事情,瑞王決定冷著許氏點,“我那還有三盒寶石,給琦兒兩盒,給錦兒一盒。”

瑞王妃一一應了下來,又說了一會話,瑞王就離開了,沒多久就把說的那三盒寶石叫人送來,瑞王妃打開看了看,色澤都不錯,並沒有像瑞王說的那樣把兩盒留給女兒,而是叫來了沈琦問道,“知錯了嗎?”

“女兒知錯了。”沈琦低著頭說道。

瑞王妃開口道,“這三盒寶石,你父王說給你兩盒,給你三妹妹一盒。”

“女兒那兩盒也給三妹妹吧。”沈琦並不缺這些東西,“今日三妹妹受了委屈。”

瑞王妃這才點頭,“你親自送去。”

“是。”沈琦見母親語氣緩和了不少,這才靠過去撒嬌道,“母親,今日的事情是我太過急躁,以後不會了。”

瑞王妃就這麽一個女兒,自然是嬌寵的,聞言輕輕點了點她的額頭說道,“你和那人有什麽計較的。”

沈琦哼了一聲,“我就是看不慣,眼巴巴盯著我的東西是個什麽事,我就算扔了也不給她。”

瑞王妃沒有說什麽,隻是輕輕摸了摸女兒的臉,心中自有計較,許氏不過仗著王爺的喜歡,她那三個女兒也不是什麽好貨色,竟然敢當著她的麵在王爺麵前上女兒的眼藥,有仇不怕晚報,許氏可是忘了,女兒的親事還在瑞王妃手裏握著,“且等日後。”

“對了,我瞧著永樂候的嫡子倒是不錯。”瑞王妃柔聲說道,“永樂候夫人我是知道的,不僅為人和善,與我關係也好,你嫁過去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沈琦臉一紅,“母親怎麽和我說這個。”

“自然要與你說。”瑞王妃笑道,“我就你這麽一個女兒,總歸要讓你過的平安喜樂才是。”

“母親做主就是了。”沈琦小聲說道。

瑞王妃笑道,“我也見過那孩子,是個穩重的,到時候我與你父王商量好,事情定下來後,永樂候就會給嫡子請封,到時候你嫁過去就是世子夫人了。”

沈琦應了一聲,臉紅撲撲地說道,“我去給三妹妹送東西。”

瑞王妃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麽,沈琦抱著三盒寶石就走了。

翠喜這才進屋低聲說道,“王爺去怡園了。”怡園正是瑞王小妾住的地方。

瑞王妃應了一聲,翠喜接著說道,“是院子裏的一個小丫環那日上茶的時候聽到了幾句,我已經讓人把那丫環關起來了。”

“打十板子,既然她一心想著許氏,就送到許氏院中伺候。”瑞王妃開口說道,語氣依舊溫和。

翠喜卻是心中一凜,怕是這丫頭送到許氏那,過不了多久就沒命了,不過翠喜卻沒有多說幾句,反而低聲把陳側妃院中的事情說了一遍,聽到沈錦給她繡了帕子也隻是微微點頭,等翠喜說完,才吩咐道,“你一會叫人把緞子送去,把我那套蝴蝶點翠的首飾、掐絲鯉魚步搖收拾出來,給陳氏送去,告訴陳氏五日後我帶三丫頭去永樂侯府,也和繡房打聲招呼,先緊著三丫頭的衣服做。”

“是。”

墨芸院中,看著熟睡的女兒,陳氏滿心的喜悅,親手給女兒掖了掖被子,又吩咐丫環好好伺候,這才扶著李媽媽的手離開,“李媽,今天……”

“夫人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李媽想到翠喜來傳的話,“王妃這是要提拔三姑娘。”

“恩,明天我要好好交代交代錦娘,跟著王妃出去可不許調皮。”陳氏笑道,“對了,還要趕緊給錦娘做幾身衣服出來。”

瑞王妃隻帶了自家女兒,而沒有帶二姑娘她們,陳氏心裏明白,怕是許氏要恨透了她們娘兩,可是隻要能討好王妃,就算她受點委屈又算什麽,隻希望王妃能看在她聽話的份上,給錦娘選門好的親事才是。

“姑娘年紀小,也無需用太豔的顏色,老奴瞧著那匹水藍的顏色極好。”李媽媽笑著說道,“正好配著正妃賞的那隻鯉魚步搖。”

“顏色會不會太素了一些?”陳氏想了一下說道。

李媽媽開口道,“那再用石榴紅做條裙子……”

沈錦可不知道這些,她早上醒來後,梳洗了一番就讓丫環給她梳頭了,“今天梳個雙平髻,用母妃昨天送的那對蝴蝶簪。”

瑞王妃送了東西,不管是因為什麽賞下來的,今天去請安的時候都應該戴上,陳氏因為昨天和李媽商量衣服的配色款式睡得有些晚,所以就起晚了,過來的時候就見女兒已經打扮好了,看見沈錦的打扮,點了下頭,說道,“就該如此,戴著王妃送的東西去,王妃見了也是歡喜的。”

沈錦並不覺得王妃那樣的人會把這點小事放在心上,可麵上卻是笑盈盈地說道,“我知道了。”

陳側妃又檢查了一下,這才讓沈錦拿著給王妃繡的帕子去請安,瑞王妃早就免了她們這些側妃妾室去請安,也不要求幾個女兒每日都去,許側妃每五日才讓三個女兒去一次,小兒子是一次都不讓去的,而陳側妃就算是刮風下雨就會狠下心讓女兒去一趟,這麽多年下來,終於得到了回報。

沈錦到的時候,瑞王妃正在梳妝,瑞王妃直接叫人帶了沈錦進來,笑道,“你這孩子,怎麽多不睡會?”

“已經睡醒了。”沈錦在王妃這裏並不多話,隻要是王爺留在這裏的時候,就會晚來一會,平時的時候是掐著點來的,而且從不會沒有眼色的留在這裏用飯,因為早飯王爺都會來陪著王妃一起用的,所以一般的時候都是王妃帶著三個孩子。

沈琦也過來,見到沈錦就笑道,“我就知道三妹妹已經來了,今日母親專門讓人做了珍珠茯苓糕、藕粉桂花糕這些,就留下來一起用飯吧。”

“就你嘴快。”瑞王妃也打扮好了,聞言笑道。

“謝謝母妃。”沈錦又不是沒有眼色的,聽到這些話還說要回去用飯才是缺心眼,“我就愛吃這些甜的,可是母親總不讓我多吃,說我胖。”

“你年紀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如果喜歡的話,每日讓廚房做了就是,可不許一頓用太多。”瑞王妃柔聲叮囑道。

“是。”沈錦笑著應了下來,兩個小酒窩格外的可愛,“我給母妃繡了條帕子,繡得不好,母妃別嫌棄。”

“快拿來我瞧瞧。”瑞王妃聞言一臉喜悅,催促著說道,就像是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一樣。

瑞王妃身邊的丫環從沈錦手中接過,雙手捧給了瑞王妃,瑞王妃拿在手裏仔細瞧了瞧,“繡得真好。”說著就取下身上的帕子,直接用上沈錦繡的。

“妹妹什麽時候也給我繡個吧。”沈琦在一旁笑道。

“好,隻要姐姐不嫌棄就是了。”沈錦聽聞沈琦稱呼她妹妹,很上道的改了稱呼。

瑞王妃笑著說道,“就會欺負你妹妹,錦丫頭別聽她的,可不許累了自己。”

沈琦扶著瑞王妃慢慢往外走,路過沈錦的時候,瑞王妃身邊的丫環就退開了,她伸手牽著沈錦的手,怪不得陳氏說沈錦胖,她很會長骨頭架子小,並不顯胖但是身上肉呼呼的。

沈錦被瑞王妃牽著的時候心中猛地一跳,不過反應卻不慢,隨著瑞王妃往外走去,說道,“累不到的,我都是慢慢繡的,不過母親總說我浪費東西。”

“為什麽?”沈琦好奇地問道。

沈錦臉一紅,小聲說道,“我繡的東西……總是胖。”

瑞王妃聽了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到了廳裏等瑞王的時候,就拿出帕子仔細看,然後就笑了起來,沈琦也湊過去,這一看可不就是胖嗎,沈錦繡的是紅鯉戲荷圖,不僅那荷葉是圓乎乎的形狀,就是鯉魚瞧著也比一般的鯉魚肥。

瑞王進來的時候就聽見滿屋子的笑聲,看見的就是沈琦和沈錦正在一起嬉鬧,而瑞王妃坐在上麵不僅不管還笑個不停,看這一幕覺得又溫馨又歡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