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家的小娘子 第02章

陳側妃帶著沈錦過去的時候才發現,不僅瑞王妃在,就連瑞王都端坐在屋中,而沈梓正趴在許側妃懷裏哭,沈靜站在一旁默默地垂淚。

而沈琦就坐在瑞王妃身邊,見到陳側妃和沈錦微微點了下頭,瑞王看見陳側妃皺了下眉頭,陳側妃帶著沈錦問安後,瑞王妃就開口道,“陳氏和三丫頭先坐下,翠喜上茶。”

瑞王也沒吭聲,他雖然寵愛許側妃,可是後院的事情很少開口,都是交給瑞王妃處理的,而且瑞王妃從來沒讓他失望過。

沈錦坐在陳側妃身邊,低著頭並不主動說話,她雖然也是瑞王的女兒,可是真正能見到瑞王的時候很少,更多的是從二姐沈梓口中聽說,今天父王送了什麽,明天父王賞了什麽,從最開始的嫉妒到後來哦,原來父王又去散財了。

瑞王妃的聲音很溫和,問道,“三丫頭,王爺和我叫你來,是問你點事情的。”

“是,母妃。”沈錦這才抬起頭,看向瑞王妃。

瑞王妃問道,“把今天在花園的事情說一遍好了。”

“是。”牆頭草從來沒有好下場的,想到今天花園裏聽到的消息,沈錦微微垂眸,把事情說了一遍,她並沒有添油加醋,隻是老老實實把見到的聽到的說了出來,可是人說話也是有技巧的,有些話的順序稍微變動下,那出現的效果就不一定了,沈錦不過是悄悄往王妃那邊偏了偏。

沈錦有些擔心看著哭的梨花帶淚的沈梓,接著說道,“後來我就先回去了。”

瑞王從最開始就猜到,起因怕是沈梓看見沈琦戴那套珊瑚首飾引起的,當初沈梓要,瑞王沒給並不是因為舍不得,而是剛賞賜下來瑞王妃就打過招呼說是準備留給沈琦的,因為沈琦已經到了該出門的年齡,不僅是嫁妝還有出門的東西都要準備起來。

而瑞王雖然疼沈梓,可是說到底沈琦才是府中的嫡女,還是長女,自然應該事事以沈琦為先,不過瑞王也讓人去南邊采買東西了,裏麵特意吩咐多買了一些沈梓喜歡的。

可是如今已經鬧了起來,一麵是端莊的正妃,一麵是溫柔小意又漂亮的許側妃,瑞王心知這事情真的追究起來是沈梓的錯,可到底是疼了許久的女兒,瑞王直接皺眉說道,“陳氏,你是怎麽教育女兒的。”

這簡直是無妄之災,陳側妃什麽話也沒有辯解,趕緊起身跪了下來,沈錦眼中含淚,趕緊起身跪在了陳側妃的身邊。

瑞王妃給想要說話的女兒使了個眼色,沈琦抿了抿唇到底沒有吭聲,沈錦強忍著淚,開口說道,“都是女兒的錯。”

瑞王咳嗽了一聲,看向瑞王妃說道,“王妃,你看呢?”

瑞王妃嗔了瑞王一眼,柔聲說道,“陳氏和三丫頭起來吧,都是自家姐妹的小事,談不上誰對誰錯。”

陳側妃這才開口說道,“是。”她覺得當初還不如生下女兒後就直接病死,也好把女兒送到王妃身邊養著,明明同樣是王爺庶女,憑什麽光作踐她們娘倆。

許側妃此時開口說道,“陳妹妹,你別嫌姐姐囉嗦多說幾句,三姑娘明明是做妹妹的,瞧見兩個姐姐拌嘴也不知道勸上一勸,而且都是王爺的女兒,怎麽見了東西就想往自己身上扒拉,都虧是在自己家裏,若是在外麵,丟的可是王爺的人。”說著幽幽歎了口氣,“梓兒也是看不慣才多說了兩句,這丫頭自幼是個嘴拙不會說話還愛操心的,她隻是太重視大姑娘這個姐姐了。”

這話就差直接說,沈錦是個眼皮子淺,看見沈琦身上有好東西就想要,而沈梓看不過又關心沈琦這個姐姐,才會說了幾句,可惜嘴笨才讓人覺得話不夠中聽,把所有責任都推到了沈錦身上,簡直是在指著沈錦鼻子罵她是個精明的挑事精。

陳側妃臉色變了變,再多的委屈她都願意受,可是說到她女兒卻不行,不過還沒等她開口,沈錦就主動站出來,許側妃眼神一閃,隻要沈錦今天敢頂撞她一句話,她就能死死的把屎盆子扣到沈錦身上,總不能讓自己女兒有絲毫不好的名聲。

誰知道沈錦根本沒有理許側妃,反而對著沈琦說道,“今天這事兒都是我的錯,大姐也是因為疼我,才把這串子給我的,誰知道竟然鬧出這麽多事情,大姐這串子歸我,是不是我能做主?”

沈琦看著眼睛含淚的三妹妹,點了下頭說道,“這事怪不得你,是我瞧著三妹妹你可愛,才想送你的,現在是你的了,自然由你做主。”

沈錦對著沈琦一笑,臉上露出小小的酒窩,可是卻讓人覺得心酸的想要落淚,又心疼她懂事可愛。

就連一旁的瑞王心中都有些不是滋味,說到底這件事中最無辜的就是沈錦了,就算再不喜歡陳側妃,沈錦也是他女兒,明明剛剛事情都解決了,偏偏許氏不依不饒,瑞王心中也有些不高興了。

沈錦把手腕上的珊瑚串子擼了下來,白嫩的手指在上麵摸了一下,才看向許側妃和她身邊的沈梓,說道,“二姐姐不要再哭了,我不知道二姐姐這麽喜歡這串子,我把串子送給二姐姐就是了,父王、母妃平日裏最心疼我們幾個姐妹,他們看了也會心疼的。”

瑞王一聽,明顯楞了一下,剛剛幾次他都以為自己這個三女兒要落淚,可又偏偏忍了回去,莫非就是這個理由?這也太傻了吧,難道不知道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嗎?

瑞王妃也在一旁歎了口氣,輕聲喃道,“這個傻丫頭。”這聲音別人聽不見,可是坐在她身邊的瑞王聽得一清二楚。

沈靜心中已覺不好,趕緊說道,“三姐不要誤會,二姐並非因為這串子。”

“恩,那就好。”沈錦沒有反駁,反而向前幾步,直接把串子塞進沈梓手裏,說道,“就當妹妹送給姐姐的。”

剛剛沈錦那句話,沈梓也不好再哭,好像她故意讓瑞王心疼似得,可是緊接著就被塞了一串手串,這樣一來就像是她確確實實因為這串子才哭,到手裏了就不哭了,沈梓猛地想到這個可能,又看見瑞王果然臉色不好看,猛地鬆開手說道,“我不要。”

豔紅色的珊瑚珠子啪嗒掉在了地上,沈錦身子顫了顫,蹲了下來,她年紀小身子骨還沒長開,還帶著嬰兒肥,蹲下的時候小小的一團,格外惹人憐愛,就見她伸手撿起那串珊瑚珠子,可並沒有馬上站起來,偷偷用袖子擦了擦臉,像是要隱藏什麽一樣,可是瑞王和瑞王妃坐的位置本身就高,雖然看不清沈錦的臉,可是小動作卻看得一清二楚。

沈梓趕緊站起來說道,“我不是故意的,剛剛……剛剛隻是太驚訝失手了。”這也勉強算是個解釋。

“恩。”沈錦站了起來,那串珊瑚珠子放在她的帕子上,擦幹淨了就重新遞給了沈梓,“給二姐。”

沈梓看向母親,卻不知許側妃心裏也暗恨,沒看出來陳氏那個悶葫蘆竟然養出這麽一個奸猾的女兒,也是她一時沒把她們放在心上,今天才吃了這個大虧,隻得說道,“還不謝謝三姑娘。”

“謝謝三妹妹。”沈梓咬牙接過,開口說道。

沈錦搖了搖頭,重新回到了陳側妃的身邊,低著頭不再說話。

“好了,都退下吧。”瑞王開口道。

許側妃先帶著兩個女兒行禮後離開,陳側妃帶著沈錦走在許側妃的後麵,到了正院門口,許側妃似笑非笑地說道,“我以往倒是小瞧了陳妹妹。”說完扭頭就走。

陳側妃拉著女兒的手,此時的沈錦哪裏還有剛剛的鎮定,不僅臉色刷白連小手都是冰涼的,“你這孩子……”陳側妃心疼得很,隻得拉著她快步往住的地方走去。

等人都走了,瑞王妃才看向女兒說道,“今日罰你抄三篇《女戒》。”

“是。”沈琦不敢多說,應了下來。

“去吧。”瑞王妃這才說道。

沈琦給瑞王和瑞王妃行禮後就退下去了,瑞王妃看著瑞王說道,“王爺今日處事太過偏薄,有失公正了。”

瑞王心中也有悔意,卻不好意思承認,倒是瑞王妃說了一句後就不再提,“許氏把二丫頭教的太小家子氣了,還不如三丫頭懂事。”

“不如王妃把她帶到身邊?”瑞王也覺得如此,許氏雖然溫存小意,出身卻低不會教女兒。

瑞王妃歎了口氣,“我最近要忙琦兒的事情,哪裏有時間,再說帶了二丫頭,四丫頭和五丫頭我是帶還是不帶?”

“不如把皓哥送到王妃身邊?”瑞王又想到許氏生的小兒子,如果小兒子被教毀了,那他才後悔呢。

瑞王妃自己就有兩個兒子,怎麽也不可能攬這個麻煩,不過這話卻不能明說,隻是開口道,“我的好王爺,你就讓我歇歇吧,皓哥才那麽大點,正是離不開母親的時候,等再大些就接到前院了,到時候有王爺和師傅親自教導,差不到哪裏的。”

瑞王一想也是這個理,就不再說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