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所屬書籍:與鳳行小說

沈璃皺眉:“我隻知自己是在戰場上生下來的,我的娘親與父親皆是魔族軍隊中的人,我被魔君養大,這千年來,從沒人質疑過我的身份,我自是也並不覺得自己身世離奇。”

金娘子一默:“興許你那魔君有許多事瞞著你呢,待你傷好,不妨回去問問他,或有所得。”她探手幫沈璃系上腰帶,“還有兩次治療便不能再如此碰你瞭,奴傢真是心有不舍呢。”

沈璃一笑:“金娘子於沈璃有恩,待沈璃將瑣事皆辦完瞭,定會來找金娘子飲茶對弈。以慰娘子寂寞。”

金娘子捂嘴一笑:“如是,奴傢可等著瞭。”她話音未落,倏地眼眸一厲,眼底起瞭點殺意,“哎呦,今天可是個稀奇日子,竟然有些個不要命的傢夥,到奴傢這裡來撒野瞭。”

沈璃面容一肅:“可難收拾?”

“約莫是有點難收拾,不過妹妹別怕,這再難收拾,撞到我與神君的手上也從骨頭變成瞭爛肉,容易消化極瞭。你且在這兒等著,待姐姐將他們應付瞭再進來領你出去。”

沈璃蹙眉:“我也一並去。”

金娘子將她摁下:“你如今法力恢復幾成啦?今天觸覺又沒瞭吧,你的武器呢,想赤手空拳的上陣麼?”沈璃被金娘子說得呆住,最後金娘子摸瞭摸她的頭,“乖,沒有完全治好之前你便安心被人保護著吧,讓我來。”

金娘子走後,洞|穴之中寂靜無聲,沈璃看瞭看自己的手掌,這樣無力的感覺還真是讓人無法適應呢。她不習慣坐在盾牌的最後,享受勝利消息這種身份,她應該……

耳中聽聞一絲極細的風聲,然而在這個幾乎封閉的洞|穴中本不該是有風的。沈璃眉目微沉,目光倏地落在洞穴的一角,極細的響動驚醒瞭她已無比靈敏的聽覺,她應該……

戰鬥!

沈璃倏地一仰頭,仿似有利刃自她頭頂飛過,有發絲落瞭幾根下來,她的目光立即追至另一個方向,在那處一個東西忽隱忽現,沈璃微微瞇起眼:“來者何人?”

照理說外面有金娘子與行止守著,便是一隻蚊子也飛不進來才對,這傢夥為什麼……

他顯出身形,那張臉,沈璃記得,便是這人,前不久才在那個海邊小屋偷襲過他,她猶記得這人當時是扛著被行止凍住那人跑掉的,現在竟又找來瞭,隻是這次……他好似與上次有瞭不同。

他弓著背匍匐於地,面容猙獰,齜牙咧嘴,有唾沫從他嘴角落下,若不是有一個人的身型,沈璃幾乎都要以為他就是個野獸瞭。

他為何……竟會變成這樣?

不等沈璃想出結果,那人一聲嘶吼,撲上前來,沈璃往旁邊一躲,險險避開,然而此人動作極快,一伸手,鋒利的五指徑直向沈璃腰間撓來,沈璃一咬牙,身體裡好不容易恢復的那點法力快速凝瞭個法障,將他一攔,沈璃趁機躲開,那人飛快跟上,起戰鬥力與幾天前根本就不是同一人!

沈璃心知不能與他硬拼,目光左右一轉,看見石床背後的那個黑糊糊的通道,沈璃心起一計,一邊躲閃,自己一邊又退回石床,她故意驚呼一聲,假裝被身後的石床絆倒,身子往後一仰,那人果然飛身撲來,沈璃躺在床上,雙腳一抬,借著他撲過來的力量,將他一登,徑直將他掀進那通道之中。

看人掉瞭下去,沈璃長舒一口氣,忽聞行止一聲氣喘籲籲的喚:“沈璃!”她扭頭一看,隻見行止不知什麼時候已跑瞭進來。

“外面如何……”話音未落,沈璃隻覺後背衣服一緊,她駭然轉頭,隻見那人如地獄中爬出來的厲鬼,拽著她的衣服,而在那人身後還有一雙腥紅的眼睛將她望著,沈璃還未將其看清,巨大的力量牽扯而來,沈璃手邊無物,隻覺失重感襲來,整個人已隨著那力道,被拖進瞭深淵。

掉落的那一刻,她好似覺得被風吹涼的手,被人溫暖而用力的握住。

有人陪她不顧一切墜落深淵……

有冰涼的水滴落在臉上,沈璃睜開眼,隻見四周一片漆黑,她這是……掉到這種環境裡瞭,還是又陷入瞭五感全無的境況中?沈璃掐瞭掐自己的臉,有些許痛感傳來,想必,她現在不是五感全失,而且觸覺既然已經恢復,想來她掉下來也該有些時候瞭。也不知有沒有到該讓金娘子疏通經脈的時間,若此時斷瞭,那隻怕得糟糕瞭。

沈璃站起身來,觸手摸到堅硬的石壁,想來這處應該是那通道底部的石洞中,她現在法力尚不足以讓她飛出去,難道……要手腳並用的爬上去麼?

正無奈之際,沈璃忽聞有腳步聲自洞穴另一頭傳來,踏步輕而穩重,是行止的腳步聲,她心頭一喜,喚道:“行止。”

那方腳步加快,沒一會兒便走到瞭她身前:“你醒瞭。”他話音一頓,“今天是眼睛看不見麼?”

沈璃一愣:“此處有光?”

“本是沒有,不過先前你從東海裡挑的那塊石頭竟是個會發光的東西,拿著它倒勉強能視物。”

沈璃點頭:“方才我還在想自己沒法飛出去,這下倒好,既然你尋來瞭,咱們便一同出去罷。”

行止沉吟瞭一會兒:“出去隻怕沒那麼容易,你醒之前我已來回將此處探瞭幾遍,看起來是一個普通的石洞,周遭有八條通道,但這幾條通道皆是封死瞭的,出不去,而頭頂上也找不到我們掉下來是的那個通道,想來此處是有封印設置。”

“嗯……金娘子好似說過,此處是她丟擲邪念欲望之地,她在這裡施瞭封印。”

“原來如此。”行止道,“她倒是選瞭個好地方,此處本就是天地大道之間自成瞭一個封印之地,易進難出,再加上她的力量,確實可做封印妖物的好地方,隻是……”行止聲音帶著苦笑,“這可害苦瞭我們。”

“這……莫不是神君也無法可破?”

“法子是有,不過,卻需要時間,而你等不起。”行止聲色微凝,“再有三個時辰你便該接受治療,而短短三個時辰,我什麼也做不瞭。”

“不如且等等吧。”沈璃道,“或許金娘子在外面會有救我們出去的法子。”

行止一嘆:“為今之計,也隻有如此瞭。”

石洞中一時靜默。

行止忽而問道:“冷嗎?”沈璃搖頭,又聽行止道,“我卻是有幾分冷。”沈璃一默:“神君身子倒是嬌弱。”言罷,她順著行止的氣息,慢慢挪瞭過去,挨著他站著:“金娘子說我如同火爐一般,如此站著,你可有覺得好受一些?”

“唔,再近點。”

沈璃又挪瞭一小步。

行止在她身後微微勾瞭唇角:“再近點。”

沈璃炸毛:“我都貼著你站瞭!”

行止笑瞭出來,過近的距離讓他的氣息噴在沈璃耳後,不經意的激得她臉頰一麻,微微燥紅起來。

沈璃垂著腦袋,沉默瞭一會兒,倏爾問道:“金娘子說與我本身靈力相抗的那股力量或許是妖力。”她聲音有些悶,“她既然看得出來,神君與我好歹也算接觸瞭些時日,你不該看不出來吧。”

行止隻“嗯”瞭一聲,也沒解釋是什麼意思。

沈璃張瞭張嘴,一句“你為何不曾與我提過?”沒敢問出口。罷瞭,沈璃心道,為什麼要提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打量。

時間慢慢流逝,越發臨近沈璃該接受治療的時間,而上面卻沒有半分動靜。行止忽然開口道:“她……素日是如何幫你治的?”這話一問出口,沈璃便知道瞭他心裡的打算,因為……她也這樣想的,實在不行,不過是疏通經脈一事,行止應該也能做吧,隻是……

沈璃穩住所有情緒,冷靜道:“咬破頸邊皮膚,將法力註入,然後以法力住我疏通體內氣息。”她省略瞭許多,因為她想,平時金娘子雖讓她褪去上衣,但褪去衣裳隻是為瞭方便她用蛇身為她降溫,這隔著衣服應當也是能降溫的吧。

行止皺眉:“便隻是如此?”

沈璃肯定道:“隻是如此。”

行止默瞭一瞬:“這次,我來幫你。”他心中有數,估摸著時辰快到瞭,他撩開沈璃的發絲,將她頸邊的衣裳輕輕拉扯著往旁邊撥開。頸項在他眼前出現,他隱隱能看見沈璃前面的鎖骨。思及許久之前,他還是那個凡人行雲之時,那隻沒毛的鳳凰在夜晚涼風之中,變成瞭一個裸身少女,當時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給她披上瞭毛毯,如今……

如今隻是鎖骨,卻讓他有幾分失神麼……

真是太沒出息瞭。

沈璃等瞭許久,察覺到行止的氣息一直輕輕落在她的皮膚上,但卻老是不下口,她奇怪:“我頸邊很臟麼?”說著她伸手去揉瞭揉,隻聽行止一聲嘆息,拽住瞭她的手:“很幹凈。”他聲音微啞,說罷便咬瞭上去,行止的牙齒遠不如金娘子變成蛇身時那般鋒利,而沈璃的皮肉也當真皮實得緊,是以行止這一口,將沈璃咬痛瞭,也沒咬破她的皮。

沈璃“嘶”的倒抽一口冷氣,微有些生氣:“你是在玩本王麼?不能認真一點?”

行止隻想扶額。

末瞭,他在牙上附著瞭法力,隻輕輕一下,便破開皮肉,血腥味微微在嘴裡散開,他將法力送入沈璃血脈之中,隨著她血液的流動慢慢走遍她的的身體。

然而行止不曾料,越是往裡走,沈璃之中細小的氣息爭鬥便越是多,然而每當他紓解開一個沖突,沈璃的身體便更熱一分,不過片刻時間,連一周天尚未運轉完畢,沈璃額上已是熱汗涔涔,身體更是燙得不像話。

行止當然知道沈璃有事隱瞞自己,當即他掌心凝瞭寒氣,從兩個肩頭往沈璃身體裡送,然而寒氣運轉的速度卻怎麼也跟不上她身體裡熱氣升騰的速度。

行止心下一沉,雙手滑下,探手到沈璃身前,解開瞭她的腰帶。

沈璃此時已熱得有些迷糊,任由著行止將她腰帶解下,褪去衣衫,然而當行止將掌心貼上,卻發現,連自己衣物的阻隔也會妨礙寒氣的傳送,想到自己將要做什麼,他身形一僵,連帶著沈璃體內的氣息一頓,沈璃立時難受得微微□,行止回過神來,一閉眼,凝神,將衣裳褪去,赤|身|裸|體的將沈璃抱入懷中。

作者有話要說:呼~終於寫完更新啦~~~

今天早上短篇要交稿,所以昨天趕著寫瞭一個短篇,連帶著今天早上也沒時間寫長篇,好不容易把短篇寫完瞭可以寫美麗的女王大人時,寢室卻斷電瞭!尼瑪斷電瞭!

真是讓九爺在即將X的時候瞬間萎瞭啊有木有!

於是阿九背著電腦累死累活的跑到瞭親戚傢,所以……現在才艱辛的將稿子趕好,真是抹瞭一把不知所措的辛酸淚啊!

另外~作為今日晚更的補償,明日雙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