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簪天河傾四

花萼相輝

京城的流言甚囂塵上之時,天氣也逐漸寒冷,到了冬至日。

大唐在冬至日祭天,典禮繁瑣浩大。今年祭天的大射禮,依然是皇帝初射,皇后二射,夔王三射,所以李舒白一早便換好了衣服,前往大明宮。

黃梓瑕送走李舒白,正想著一個人在王府做什麼,周子秦已經上門來了:「崇古,今日京城各大道觀法會,可熱鬧了,來吧來吧,我們一起去看!」

黃梓瑕躊躇片刻,便換了男裝與他一起出門。周子秦還騎著那匹小瑕,那拂沙與它也熟悉了,兩匹馬都是性情溫和,互相擦了擦鼻子,十分親昵。

天氣十分陰冷,似乎有下雪的跡象。京中各大道觀各顯神通,在作法事的時候也是各出奇招。有的專門用漂亮俊俏的小道士念經,有的仗劍噴火差點燒著了桃木劍,還有的在演奏鑼鈸時兩個人相對飛鈸,一來一往煞是熱鬧…

他們在京中轉了一圈,路邊吃了四五次茶點,已經到了下午時分。

「崇古,你要去哪裡玩?我帶你去呀…對了你現在還是末等宦官?你這個月的俸祿發了么?」

黃梓瑕無奈道:「沒有啊,現在我職業路途走得可艱難了,大家都知道我是個女的,看來是不可能給我升級了,俸祿也不給我發,如今我天天在夔王府蹭飯吃呢。」

「我就說嘛,你跟著我混好了。來做我們蜀地女捕頭,絕對拉風又好玩,還能體現你的獨特價值,還每月給你發錢,比別人多兩倍怎麼樣?」

「不用啦,我爹娘給我留下的產業,夠我一輩子了。」她嘆了一口氣,呵著自己有點寒冷的雙手,低聲說,「有夔王在,族中不敢吞併的。」

周子秦想了想,又想起一件特別嚴重的事情,忙追問:「對了崇古,我問你哦,王蘊真的退婚了?」

「算是吧。」她不願提起此事,轉身向著前方漫步目的地走去。

周子秦跟在她身後,鬱悶地說:「王蘊這混蛋,像你這麼好的女子哪裡找啊?長得好看,聰明又善良,而且還能和我一起挖墳墓驗屍體呢!錯過了你,天底下還能再找一個么?」

黃梓瑕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誇自己,只能苦笑。等她抬頭,看清了自己到底身在何處時,又獃獃地站住了。

她就站在光德坊之前。

十二年前,她一舉成名的那個地方,也是,禹宣的家。

她慢慢走到當初禹宣家的門口,站在矮牆之前,看向裡面。

和當年已經完全不一樣的地方,當時裡面爬滿牆壁的忍冬已經不見,裸露的石牆上全是青苔。院內的石榴樹也被砍掉,青石板滿是灰塵,小溝渠被垃圾堰塞。院中雜七雜八地堆滿了竹籮草筐,讓她乍一看還以為自己找錯了地方。

周子秦站在她身後,不明白她為什麼站在這個院子前怔楞許久。他問:「你來這裡找人嗎?」

她緩緩搖頭,說:「不,我只是來看看。」

「這有什麼好看的?」周子秦轉身在旁邊井欄上坐下,幫她拂了拂欄杆,拿出剛買的橘子,剝了分她一半,「挺甜的,來。」

黃梓瑕在他旁邊坐下,接過橘子吃了一瓣,才低低說道:「這裡是禹宣的家。」

周子秦頓時「哦」了一聲,嘴巴嘟成一個驚訝的圓:「你還記得這裡啊?」

她點點頭:「嗯,那是我第一次幫助我爹破案。」

「如果…」周子秦望著那個小院子,又轉頭看看她,遲疑地問,「我是說如果啊,如果你回到十二歲,又回到這裡,那個案件又在你的面前重演了…你會不會提醒你爹,讓他抓捕禹宣的哥哥,改變禹宣一生的命運呢?」

「會。」她不假思索地說。

周子秦有點訥訥的,沒想到她會回答得這麼快。

「就算我想改變禹宣的一生,也改變我家人的命運,可罪惡已經發生,我心中明知真相,又如何能為了將來的事情,而刻意忽視忍耐,不去伸張?」她捏著橘子,抬頭看著陰沉欲雪的天氣,緩緩說道,「但我一定會叫人好好關注他家的情況,絕不會讓慘劇再發生。至少,會好好照顧他的母親,讓她不至於在喪子之後,因為悲痛而陷入瘋癲,最後了斷生命。」

周子秦認真地點頭:「嗯,然後很要緊很要緊的,是好好地幫助禹宣。」

黃梓瑕仰望著天空,許久許久,才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天氣太冷,她的嘆息瀰漫出白色的淡淡霧氣,消散在陰翳的空中。

她緩緩的,卻清晰無比地說:「不,假如能再活一遍,我不會再認識他。」

那些美好的過往,那夢幻般的少女時光,那曾經在夕陽下微微而笑的少年——

統統都不要了。

「然而…人生並不能重來一次,不是嗎?」她彷彿自言自語,又彷彿是呢喃般,深深地吸進清冷的空氣,然後將胸口那些堵塞住的東西一點一點擠出來,呼出在空中。

「走吧,沒什麼可留戀的了,也沒什麼可感傷的。」她說著,慢慢站起。

周子秦十分擔憂地看著她,問:「崇古,你今後,可怎麼辦呢?」

黃梓瑕轉頭看他。

「你…和王蘊解除了婚約,禹宣又死了…」他憂慮地吃著橘子,皺著眉頭,也不知是被橘子酸的,還是心理原因,「要不,你還是來跟我混吧,你不考慮女捕頭的事情么?」

黃梓瑕搖了搖頭,說:「或許以後吧,但現在,我還有事情要做。」

「咦?什麼事啊?」他眨眨眼。

「我家人的冤案能翻案,全靠夔王。如今他身邊出了那麼詭異的符咒,我得幫他將底細查個清楚。」

周子秦拍著胸脯說:「對啊,夔王也幫我很多,我那一套驗屍的工具還是他幫我在兵部打造的呢。這事沒得說,算上我一份!」

「太好了,如果有你幫助,一定能水落石出的。」黃梓瑕點頭,說:「我懷疑,有人利用可褪色的墨跡,在那張符咒上下手腳,企圖對夔王不利。」

「墨跡褪色的話我知道的,我之前不是還幫你重現過那片紙灰上的字跡嗎?和那個道理差不多,我重新配一份就好了。」

「不,不一樣,這回是朱墨。」黃梓瑕皺眉道,「朱墨的配方與黑墨完全不一樣,你那個菠薐菜汁是無用的。而且,對方沒有在原紙張上留下任何痕迹。」

「高手啊…肯定還有我不知道的手法!」周子秦頓時雙眼閃閃發亮,興奮道,「我非學會不可!」

「你準備去哪兒學呢?」她問。

「跟我來!」他將懷中的橘子全都丟到小瑕身上的小箱籠之中,帶著她就往西市跑。

到了一家裝裱行前,周子秦指著裡面一個留著山羊鬍子的老頭,問:「看到那個老頭兒沒?」

黃梓瑕看著這個雙手攏在大棉襖中打盹的老頭兒,點了點頭。

「他可是京城最有名的裝裱師傅,我那個菠薐菜的法子,就是在古籍上看到之後,和他一起探討出來的。」

黃梓瑕頓時肅然起敬:「你準備為了這個,專門跟他學裱畫?」

「是啊,干仵作這一行,還不得活到老學到老嗎?你忘記啦,上次夔王妃那個案件,我為了王若和錦奴手的區別,可是專門去學了骨科,還去屠宰場研究了好多豬蹄呢。」

周子秦拉著她走到店內去,老頭兒微微睜開眼瞄了他們一眼,有氣無力地問:「周少爺,有何貴幹啊?」

周子秦立即換上了諂媚的笑容:「易老伯,反正冬天這麼無聊,我今天又過來跟你學本事了。」

老頭兒鐵青著一張臉:「滾滾滾!老頭兒沒空陪你,上次那個菠薐菜汁被你吵了半年多,差點沒搞掉我老命!」

「別這樣嘛…難道你不想知道如何消掉朱墨的痕迹?」

「還用得著跟你研究?太簡單了吧,白醋可以消融硃砂顏色啊!」老頭丟給他一個白眼。

「可是白醋有氣味啊?」周子秦一臉求賢若渴的模樣。

老頭驕傲地仰頭大笑:「哼哼…老頭家祖上流傳的不傳之秘,難道還要告訴你?」

「好吧…」周子秦說著,一臉無奈地走到櫃檯前,問,「易老伯,我問你啊,你家傳的那個辦法,真的能將朱墨洗得一乾二淨,不留半點痕迹嗎?」

「廢話,絕對光潔如新!我易家在京城開裱畫鋪這麼多年,手上要沒有這麼點絕活,能在這裡立足么?」

「真的?」

「真的!」老頭兒梗著脖子,跟只鬥雞似的。

「那麼…」說時遲那時快,他抓過旁邊一張裝裱好的畫,嘩的一下抖開,然後取過旁邊一碟已經半乾的朱墨,乾淨利落地全部潑了上去。

一直靠在椅上的易老頭頓時跳了起來,一把抓過已經被他潑得鮮紅淋漓的畫,氣得全身發抖,都快哭了:「展子虔啊…展子虔的卧馬圖…」

黃梓瑕趕上一步,一看那張圖,果然是展子虔真跡,畫上的馬雖然卧在山石之下,卻有一股騰然欲躍的氣勢,氣韻生動,果然是大家手筆。只可惜如今被周子秦一碟硃砂潑上去,那匹馬就跟掛了彩似的,一身鮮血淋漓,實在是慘不忍睹。

「你怎麼…你怎麼抓得這麼巧?啊?」老頭兒差點沒氣瘋了,氣得吹鬍子瞪眼,幾乎要把他給撕了,「旁邊那個王大學士的、劉大尚書的那些畫,你潑一百張也關係啊!你潑展子虔,你潑…我讓你潑…」

老頭兒抓起旁邊一個畫軸,劈頭蓋臉朝周子秦打去,周子秦一邊繞著店中的柱子跑,一邊抱著頭問:「你不是說可以一乾二淨完全不留任何痕迹嗎?」

「我…我那法子起碼得三天!可今天人家就要來取畫了!」老頭兒一邊喘氣一邊歇斯底里大吼,「何況這是展子虔!要是弄的時候破了一指甲蓋,把你這混賬小子打殺一百個也抵不上!」

「好嘛…主人是誰?頂多我仗勢欺人,讓他遲三天來取畫了。」

「呸!你這個小小二世祖還想仗勢欺人?人家可是王爺!」

「…頂多我跪他家門口負荊請罪嘛。」周子秦反正一點都不要臉,毫無羞恥地就接話了,「對了,哪位王爺啊?」

「昭王!」

「早說嘛,昭王和我有點交情的,我現在就去跟他說,讓他遲兩天去取畫。」周子秦說著,抬腳要往外走時,又回頭問,「三天後就能弄好了?那我到時候來參觀。」

「滾!」老頭兒身上的怒火熊熊,直接一畫軸就砍了過去。

捂著頭上的大包,周子秦灰溜溜從裝裱店跑了出來。

黃梓瑕跟在他身後,略覺無奈:「子秦,以後可不能如此魯莽了。」

「咦,我這不是為了幫王爺嘛。」周子秦捂著那個大包,還興高采烈的,「你看,現在我們已經打探到消除朱墨的辦法了,是不是替你解決了一個重要難題啊?」

「不可能。」黃梓瑕搖頭道,「對方絕對不可能冒險用三天時間來給那個符咒動手腳,如果是這樣的話,萬一夔王一兩天內就取出看一下,豈不是會出岔子?」

「…好吧,難道我被白打了?」周子秦委屈地嘟囔著。

黃梓瑕還在思忖著,一抬頭髮現已經到了呂氏香燭鋪面前。

今日冬至,香燭鋪賓客盈門。他們站在外面看見張行英的大哥大嫂忙得幾乎轉不開,便沒有進去敘話,只看了看,兩人便離開了。

「說起來…滴翠雖然命不好,但總算人生中還有些明亮的東西。」周子秦嘆了一口氣,說,「她的父親,還有她遇到的張行英一家,都是真心對她。」

黃梓瑕沒有回答,只回頭看了一下後面的香燭鋪。

在鋪子門口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她看見一條熟悉的嬌小身影站在香燭鋪對門的樹下,一動不動。

她詫異地睜大眼,轉過身想要向那條嬌小身影走去。

然而,滿街的人潮擋住了她的去路,摩肩擦踵的人群推搡得她反倒往後退了兩步。等到她站穩身子,再向那邊看去時,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她在人群中焦急地尋找,想看看還有沒有對方的影子,卻發現一無所獲。

周子秦問:「你在看什麼?」

「滴翠…我看到香燭鋪門口,有個女子的身影,很像滴翠!」她低聲道。

「啊?不會吧不會吧?」周子秦踮起腳尖,四下張望。但最終他還是放棄了,沮喪地說,「沒有啊,大約是你看錯了。」

「可能吧…」她只能這樣說。

畢竟,滴翠現在還是被緝捕的犯人,她如何敢回到京城呢?

眼看天色漸暗,周子秦陪著黃梓瑕一起往永嘉坊走。還未到夔王府,零星的雪已經緩緩下了起來。這邊人流稍少,他們催促馬蹄,來到王府門前。

還未等她下馬,一直站在門口的人已經急匆匆地跑下台階來,跺著腳說:「哎呀黃姑娘,你可算回來了!」

正是府中的小宦官盧雲中,他一貫聒噪,說話又急又快:「王爺從宮中傳出話來,說今晚要在大明宮飲宴。去年宮裡事忙人手亂,昭王居然醉後睡在了宮門內,到快天亮了才被人發現,結果大病一場!今年又下了雪,宮中特詔各府都要有人進宮候著,免得諸王到時沉醉,又鬧出這樣的事情來!」

黃梓瑕下了馬,走到檐下拂去身上的雪花:「王爺讓我進宮候著?」

「正是呢,你趕緊還是換上之前宦官的衣服…哦對了,前幾日剛裁好的狐裘,王爺讓你穿上。」他不由分說將衣服塞給她。

黃梓瑕苦笑打發周子秦先回去,等換好衣服披上狐裘,馬車已停在門口。盧雲中連推帶搡地讓她上車。

黃梓瑕看看天色,說:「還早呢,晚宴該剛剛開始,我看不到半夜是完結不了的。」

「那也得趕緊去等著,萬一王爺要人伺候呢?」

黃梓瑕頂風冒雪,一路向著大明宮而去。幸好永嘉坊離大明宮不遠,馬車行了不久,便看見了大明宮高大的宮牆。

今日的晚宴果然如皇帝之前所說的,設在棲鳳閣,而翔鸞閣那邊,則陳設著女樂歌舞。黃梓瑕在望仙門前下了馬車,零星的雪已經停了。她慶幸著,在提著紅紗宮燈的宦官帶領下,過了龍首渠,進昭訓門,過東朝堂,沿著漫長的龍尾道,一步步登上高達五丈的棲鳳閣。

含元殿宏偉壯麗,坐落於正中。東西衍生而出的棲鳳、翔鸞兩閣如鳳凰垂翼,拱衛朝堂。含元殿與雙闕經過重修之後,在通明的燈火之中美輪美奐,如神仙宮闕。

黃梓瑕解了外面狐裘,從偏門進入棲鳳閣,望見皇帝之下,設的就是夔王席位。她貼著牆不動聲色地行去,殿上所有人都正看著翔鸞閣的歌舞,無人察覺。唯有她在李舒白身後輕輕坐下時,李舒白回頭看向她,微微皺了一下眉,輕聲問:「不是讓你多穿點嗎?」

她接過宮女手中的酒壺,跪在旁邊替他斟酒,低聲說:「穿啦,閣內暖和,剛剛脫掉的。」

他接過酒杯,不動聲色地以自己的手背碰了一下她的手背,覺得不是特別冰涼,才點了一下頭。

黃梓瑕起身侍立在他身後,和眾人一起看著對面歌舞。

對面的翔鸞閣,在零星的雪中,百步之外遙遙相望。燈火通明,殿閣飛拱,歌女的聲音在這個距離聽來恰到好處,柔曼飄渺。殿內千枝燈燭,照亮了金碧輝煌的壁飾和牆上鑲嵌的珍寶。在如同仙宮的樓闕之中,仙樂飄飄之際,翔鸞閣所有門窗已被卸下,百名舞伎在通透的閣內聯袂起舞,如長安一夜春風,催得牡丹盛放,灼眼招展,盛世繁花。

黃梓瑕漫不經心地看著,覺得雖然種種架勢做足,卻沒有蘭黛編排的霓裳羽衣舞好看。她的目光在大殿內轉了一圈,皇帝之下,就是夔王,對面首座是鄂王李潤與昭王李汭,他們也正轉頭看外面。

她的目光落在李潤的身上,微微詫異。他與李舒白、李汭一樣都穿著紫色錦袍,那顏色在燈下卻似乎顯得比他人要暗沉一些。但那錦衣顏色,又確乎應該是一樣的。

她又將目光落在昭王李汭身上,才發現李汭穿的是素紗中單,而鄂王李潤裡面是玄色中單,自衣領和袖口微露,襯得那一身紫色就不太鮮明,連同眉心那顆硃砂痣也顯得暗淡。

她的目光又落在李舒白身上,見他也是素紗中單,一樣的服制,穿在他身上便如初雪映澄霞,滿堂冠蓋雲集,都不如他。

她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絲微笑,將目光又轉向前面的歌舞。雪已經徹底停了,對面的歌舞也已經到了最後,急弦繁管,裙裾飛旋,連閣中所有的燈燭都彷彿被旋舞的氣流引動,一朵朵燭芯向著旁邊偏去。

擊節聲中,歌舞停歇。所有教坊舞伎盈盈下拜,燈燭一盞一盞熄滅,余光中只見舞伎、歌女、樂人們依次魚貫退出,對面只剩下了三兩盞宮燈,懸掛在檐下。

棲鳳閣內門窗一扇扇閉攏,不一會兒,燈火與熏爐的熱氣使得裡面溫暖如春。暖氣與酒意讓皇親國戚與朝中大員們興奮不已,個個舉杯向皇帝賀壽,殿內融融泄泄,君臣和樂。

黃梓瑕在李舒白的身後,置身事外地望著面前這些人。雖然沒用晚膳,不過下午和周子秦足吃了有三頓茶點,倒是一點都不餓,只等著宴席散場,好及早回去。她的目光掃過閣內眾人,發現酒過三巡之後基本都有了醉意,唯有鄂王李潤,神思恍惚,在酬酢之餘常有發獃,神情頗不對勁。

李舒白也察覺了他的異常,便舉杯向他致意。李潤看見了,也隨手舉杯向他還禮,但目光虛浮,那一杯酒喝得甚為艱難。

在一片喧鬧聲中,黃梓瑕隱隱聽見外面傳來二刻報時聲。李潤喝完了手中那一杯酒,站起來緩緩向外走去。

鄂王府的人也過來了,正站在他的身後,趕緊上前要跟著他。他卻抬手示意不必跟著,一個人向著門口走去。黃梓瑕料想他該是去更衣,便將目光收回,依然關注著李舒白。

李舒白酒量不錯,雖然除了皇帝之外就是他喝得最多,卻至今渾若無事。皇帝已經有些醺醉,眼皮都有點耷拉下來,卻十分興奮地朝李舒白招手,示意他過去說話:「四弟,聽說七十二浮屠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是,昨日已經全部商議妥當,各州縣富商大賈競相爭奪,搶著修建迎佛骨的浮屠,工部現場競價十分熱鬧。」

「不錯,四弟啊,朝廷中就要有你這樣的人才!」皇帝拍著他的手臂,讚賞完之後,又沉下臉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啊?這七十二座浮屠,七十二件大功德,被你這麼一弄,就不是朕的了,這就算在那些建塔的商賈身上了!是朕要迎佛骨進京,怎麼這功德,就分給他們了?」

「陛下,您醉了。」李舒白不動聲色地說道,「這天下是陛下的天下,佛骨迎來也是藏於宮中的佛堂,供陛下日夜禮拜。陛下澤被萬民,天下人的功德便是陛下的功德,縱有些許指間遺沙,總為蒼生聚沙成朝堂之塔,何來分功德之說?」

皇帝點著頭,回味著他所說的話,露出一絲笑意,說:「四弟說得對啊,這天下,是朕的天下,萬民螻蟻,總不過是為朕奔走,何足掛齒…」

話音未落,緊閉著的閣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尖叫。

棲鳳閣內的人都是一怔,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外面已經一片混亂,有人大喊:「鄂王爺!」

還有人大叫:「快,快去救護!」

更有人匆匆奔進殿內,快步走到御前跪下,急聲道:「陛下,鄂王爺他…他在翔鸞閣中…」

李舒白看向皇帝,他還在半醉之中,茫然不知何事,他便說道:「臣弟去看看。」

他當即起身,快步走向外面。

黃梓瑕匆匆跟了出去,到殿門口時,李舒白已經站在棲鳳閣的欄杆前,望向對面的翔鸞閣。

顧不得外面的寒風,宦官與侍衛們將棲鳳閣的門窗大開。所有人都看見,鄂王李潤正站在翔鸞閣那邊的欄杆之前。寒風凌冽,吹起地上的零星雪片,點點沾染在他的紫衣之上,也粘在他的發上。

隔著百步遙遙望去,他面容蒼白,眉心那點殷紅的硃砂痣已經看不清晰,但那面容身形卻絕對是鄂王李潤無疑。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爬上了翔鸞閣那邊的欄杆之上,佇立在寒風之中,一動不動。

棲鳳閣內頓時一片驚呼,更有人大喊:「鄂王殿下,萬萬不可啊!」

「殿下您喝醉了,可千萬要當心呀!」

李潤對這邊的聲響聽若不聞,只看著這邊混亂的人群。

李舒白轉頭髮現身邊就是王蘊,便問:「翔鸞閣那邊,還有什麼人在?」

王蘊皺眉說:「沒有人了,那邊歌舞撤走之後,所有人手都到了這邊,如今空無一人。」

李舒白皺眉問:「偌大一個殿閣,怎麼會無人當值?」

「護衛大都在下面,上來的不過數十人,而聖上與重臣都在這邊,所以眾人自然全都守在了這邊,無人去理會那邊的空殿。」王蘊說著,側過目光看了黃梓瑕一眼,神情複雜,似乎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

黃梓瑕微覺尷尬,正不知如何是好,對面的李潤已經大喊出來:「統統不許過來!你們再走一步,本王就跳下去!」

正要奔往那邊的護衛們,只能全部停下了腳步。

李潤站在翔鸞閣後的欄杆上,抬起手,指向李舒白,聲音略帶顫抖,卻清晰無比。他說:「四哥…不!夔王李滋——你處心積慮,穢亂朝綱,今日我李潤之死,便因被你威逼,走投無路!」

李舒白聽著他的厲聲呵斥,卻只一動不動地佇立在夜風之中,望著對面的他。

夜風捲起碎雪,粘在他發上,肌膚上,冰涼如針,融化成一種刺骨的寒冷,鑽進他的身體。

萬千寒意逼進他的骨髓,讓他整個人在瞬間無法動彈。

李潤的話,讓所有人都在瞬間想起京城的傳言。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李舒白的身上。

站在他的身後的黃梓瑕,清晰看見他在一瞬間鐵青的臉色,還有,眼中絕望的憤恨。她的心口也不由自主地搐動起來,一股冰涼的寒意在胸前瀰漫開來——

真沒想到,致命第一擊,竟來自鄂王李潤。

來自這個總是溫和微笑、神情縹緲的少年王爺,來自與李舒白最為親近的七弟,來自這個前幾日還托他們調查母親被害真相的鄂王李潤。

李舒白站在棲鳳閣外,看著對面翔鸞閣之中的李潤,聲音依然沉穩,氣息卻略帶急促:「七弟,四哥不知平時何處冒犯了你,讓你生出如此猜疑。你先下來,我待會兒慢慢向你解釋。」

「解釋?哈哈哈…」他仰天大笑,狀若瘋狂,「四哥,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你自出征龐勛之後,已經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你不是夔王李滋,你是被龐勛附身的惡鬼!我今日若不死,落在你的手中,只會比死更難!」

李舒白將手按在欄杆之上,手掌不自覺地收緊,因為太過用力,那手背的青筋都隱隱爆了出來。他對著李潤大吼道:「不論如何,四弟你先冷靜下來,從那裡…下來!」

「夔王李滋——不,龐勛惡鬼!我今日將以我殘軀,奉獻大唐!若上天有靈,我必將屍解飛升,祐我李氏皇族萬年不滅!」他說著,從自己懷中掏出大疊白紙,上面是一條條相同的黑色字跡,只是隔得遠了,看不清楚寫的是什麼。

他將手中所有的紙往空中撒去,夜風吹來,片片白紙頓時如暴雪般四散而去。

「你當年曾送給我的東西,今日我當著你的面盡皆焚化,以祭當年你我之情!」

他手中的火折一亮,最後看了李舒白一眼。火折的光芒明亮,照出他臉上扭曲與詭異的笑容。他口中厲聲叫道:「大唐將亡、山河傾覆、朝野動亂、禍起夔王!」

最後「夔王」二字出口,他的身體後仰,整個人便自城闕的欄杆之上向後墜落,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唯有那一支火折,落在地上,轟然大火燃起,一片火光。

翔鸞閣之上,再無鄂王李潤的身影。

李舒白立即向著翔鸞閣狂奔而去。

王蘊則沖著左右御林軍發令:「快去翔鸞閣的台闕之下!」他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但眾人皆知他的意思,棲鳳、翔鸞兩閣都在高達五丈的台基之上,鄂王跳下後絕無生還之理,御林軍過去,只能是幫他收撿屍體了。

黃梓瑕跟在李舒白的身後,踏著薄薄的雪向著那邊奔去。李舒白步伐極快,越過前面的士兵,疾衝到了翔鸞閣。

一片火光映著翔鸞閣,地上早已潑好黑油,是以火起如此迅猛,劇烈異常。李舒白當年送給他的東西,全都在火中付之一炬,盡化灰燼,唯有那串自回紇海青王處得來、李舒白轉贈給李潤的金紫檀佛珠,木質堅硬,尚未燒朽,還在火中焱焱吐光。

黃梓瑕奔到翔鸞閣前,看見李舒白佇立在火前,一動也不動。

她走到欄杆邊向下看了一眼,見下面的人尚在搜尋,不覺微皺眉頭。回頭見李舒白悲慟茫然,還站在火前盯著那串金紫檀佛珠,便走到他身邊,輕聲說:「王爺節哀,此事有詐。」

李舒白與李潤感情最好,此時驟然遭逢大變,就算他素日冷靜決斷,也終於無法承受,一時不知如何才好。聽到黃梓瑕的話,他才在寒風之中微微一凜,回過神來,緩緩轉頭看她。

她低聲說:「下面,沒有鄂王李潤的屍身。」

李舒白睫毛一顫,立即轉身,大步走到欄杆邊向下看去。

欄杆上積了薄薄的雪,除了兩個腳印之外,其餘一無所有。他們越過欄杆向下看,翔鸞閣下大片空地,左右御林軍在大塊青石板地上搜尋著。然而別說屍身了,就連一滴血都沒有看見。

李舒白收回目光,與黃梓瑕對望。

兩人都想起了,李潤在跳下去時說的那句話——若上天有靈,我必將屍解飛升,祐我李氏皇族萬年不滅!

沿著長長的龍尾道向下,含元殿前後左右俱是大片廣闊的平地,由大塊打磨光滑的青石鋪設。為了展現大明宮的宏偉遼闊,除了道旁的石燈籠之外,其餘沒有陳設任何東西。

然而,就在這樣沒有任何阻掩的地方,他們上百人眼看著從翔鸞閣上躍下的鄂王李潤,卻並沒有落到下面的地上。

從翔鸞閣到地面,他彷彿消失在半空,無聲無息,就如一片微塵飛逝,煙雲離散。

黃梓瑕跟在李舒白的身後,兩人疾步走下龍尾道,在翔鸞閣下的廣袤平台上,看見騷動慌亂的人群。

遍地都是李潤撒落的字條,有些被眾人踩在了雪泥之中,也有些正被人拿起,仔細端詳著上面的字跡。有人辨認出了字跡,卻只趕緊把字條丟掉,誰都不敢念出聲。

黃梓瑕彎腰撿起一張紙條,拿在手中,迎著旁邊跳動燃燒的松把火光,看了一眼。

細長的字條上,窄窄一條字跡,凌亂的十二個字——大唐必亡、朝野動亂、禍起夔王!

是他們曾在鄂王府的小殿中見過的,被陳太妃刻在檀木桌上的那些字。

鄂王李潤竟將它臨摹了無數份,在此時撒在宮中。

她心口急劇跳動,手也忍不住顫抖起來。她轉頭看見站在身後的李舒白,他的目光定在這張紙條之上,神情沉鬱。

她便將這張字條胡亂塞在自己的袖口之中,低聲說:「我帶回去看一看。」

旁邊有人低聲嘀咕著:「難道,鄂王捨身為社稷,所以太祖太宗顯靈,真的在半空中升仙了?」

旁人趕緊悄悄以手肘撞了他一下,他立即閉嘴,不敢再說了。

王蘊過來見過李舒白,目光在他身後的黃梓瑕身上掃了一眼,神情略有僵硬,說:「下官並未找到鄂王的蹤跡。」

李舒白環視四周,問:「當時在這邊當值的御林軍呢?」

「當時這邊…並無御林軍把守。」王蘊皺眉道,「雖然依律是要守衛的,但這邊高台離地面足有五丈,又無出入口,絕不可能有人上下的,守在下面又有何用呢?所以制度名存實亡,幾十年沿例而來,都沒有人在這邊看守的。今晚御林軍也都把守在龍尾道及各出入口,並沒有分人手在這裡。」

李舒白舉目四望,又問:「你是第一個到來的人?」

「是,我領著眾人過來時,這邊大片空地之上,薄薄的積雪完好無缺,別說鄂王的身體,連腳印也不曾有半個。」

跟在王蘊身後的御林軍眾人也都紛紛附和,保證當時雪上沒有任何痕迹。

黃梓瑕在平台下抬頭看上面,翔鸞閣已經亮起了燈火,五丈高的台闕,牆壁光滑,附著一些均勻細碎的雪花,也沒有留下任何刮擦過的跡象。

皇帝已經親自到來,他站在鄂王李潤跳下的地方,往下俯視。

李舒白的目光,與他不偏不倚對上,高遠的燈火照亮了他面容上的陰鷙,跳動的火光扭曲了他的容顏,讓他在一瞬間,如同陰沉可怖的神魔,正在俯瞰整個宮城。

三更鼓響徹整個長安城。

冬至夜已經過去,凌晨時分,所有的車馬離開了大明宮。

李舒白與黃梓瑕坐在馬車之內,車內點了琉璃燈燭,在馬車的行進中微微晃動,光芒搖曳不定。

黃梓瑕靠在車壁上,望著李舒白。耳邊只有馬車上的金鈴輕微而機械的聲音,其餘,便是長安城入夜的死寂。她覺得自己該說些什麼打破這寂靜,卻又不知自己該說什麼,只能沉默望著李舒白,讓燈火在他們兩人身上投下濃重陰影。

「該來則來,無處可避。不是么?」李舒白的聲音,終於低低響起,依然是那種清冷得幾乎顯得漠然的嗓音,低沉而平靜,「只是,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會是他給了我這致命一擊。」

「我想,或許這並不是出於鄂王的本心。」黃梓瑕將那張拓印字條從袖中取出,仔細端詳著,緩緩說道,「不久前,鄂王還托王爺幫他查陳太妃的事情,若他早已設計好對王爺下手,又怎麼會在當時便提起此事,打草驚蛇,讓我們及早防備呢?」

李舒白點頭,默然道:「是,大約我們想法一樣,七弟或許是和禹宣一樣,中了攝魂術。然而…是誰敢以鄂王為刃,用以傷我?」

黃梓瑕望著他,卻不說話。

他也不說話,其實兩人心中都已有答案,只是不願,也不能說出口。

琉璃燈緩緩搖動,光焰在搖曳間忽明忽暗。

窗外的各坊燈火暗暗照進,朦朧而恍惚。李舒白轉過了話題,說道:「還有,七弟究竟去了哪裡?他明明當著我們的面自城闕跳下,又是如何消失在半空之中的?」

黃梓瑕低聲道:「我想其中必有機關——只是我們還不知道而已。」

「我們當時,真的看見他站在了欄杆上,是嗎?」

「是,他真的站在欄杆上。」黃梓瑕抬手按住自己的簪子,按住簪頭上的卷紋草,將裡面的玉簪從銀簪中拔了出來,在自己的衣上緩緩畫出一個凹型。如同鳳凰展翅的形狀,含元殿前相對延伸而出的兩座高閣,棲鳳閣和翔鸞閣,與含元殿正形成一個「凹」字。

她將自己的簪尾點在最外的一點上,回憶著當時情形,皺眉說道:「棲鳳閣和翔鸞閣一樣,都在五丈高台之上,台邊沿的欄杆,圍著整個翔鸞閣。他在離我們較遠的,後面那處欄杆之上——這是他自盡時,我察覺到的第一個疑點。」

「若他真要在痛斥我之後跳樓自盡,那麼,他應該選擇的,理應是前面的欄杆、靠近棲鳳閣那邊的欄杆。因為那裡正好是棲鳳閣遙遙相望的地方,他在跳樓墜落時,我們所有人都會眼看著他自高空摔下,從而更加引起當時在場眾人對我的痛恨與駭怕,而不應該選擇一躍便消失的後方欄杆。」

「對,除非,他有什麼理由,迫使他一定要在後面的欄杆上演這一場戲。或者說,在後面的欄杆上,有可以動手腳的地方。」

「沒有動過手腳。」李舒白緩緩搖頭,說道,「鄂王墜樓,我們立即追過去的時候,欄杆上積的那一層薄雪上,只留下一處痕迹,那是七弟踩在上面的腳印。其餘的,沒有任何痕迹。」

黃梓瑕默然點頭,她手中的簪子又在衣上畫下第二個點,說:「第二個疑點,便是在翔鸞閣旁邊,他身前燒起的那團火。」

李舒白仰頭長出了一口氣,將靠在車壁上,低聲說:「將我所有的東西都在自己臨死前焚燒掉,很好地渲染了恩斷義絕的場景。」

「我不相信,悲憤之下殞身不恤的鄂王爺,還會想著在那個時候上演一出這樣的悲情戲碼。除非,這對他的消失,有幫助。」

李舒白的眼前,彷彿又出現了那一串在火中吐著光焰的金紫檀佛珠。李潤性子安靜,篤信佛教,所以他拿到這東西之後,便立即想到了這位七弟,轉手贈送給他,卻沒想到,如今他連這東西都不肯留下,將之一併焚燒殆盡。

他靜靜發了一會兒呆,然後才說:「而且,那東西必須要迅速焚化,所以他要在地上潑滿黑油,在瞬間將一切化為灰燼。」

「而第三個假設,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鄂王死了,他縱身躍下台闕之時,就是喪命之刻。只是有人為了『屍解飛升』之語,所以將他的屍體藏了起來。而能做到此事的人,當時應該就在翔鸞閣下,或者說,將當時閣下的人都調集到含元殿之前,而刻意忽略高台之下守衛的人。」

王蘊。今晚負責御林軍調集與安排的人。

他們的心中,都不約而同想到他。

負責大明宮防衛的左右御林軍,今晚正是王蘊在統領,在鄂王李潤從翔鸞閣跳下之時,第一個率眾到翔鸞閣後尋找鄂王屍首的人,正是他。也正是他,認為高大五丈的台闕是絕對不可能有問題的,因此只在龍尾道和各處進出口設置了兵馬。而翔鸞閣在停止了歌舞之後,所有侍衛全部調離,使鄂王李潤有機會獨自進入翔鸞閣,導致慘劇發生。

三個疑點說完,黃梓瑕將玉簪插回自己頭上的銀簪之中,神情平靜地看著他,再不開口。

李舒白沉吟許久,才說:「所以如今,擺在我面前最大的問題,不是七弟的死,也不是他究竟如何消失、消失後去了何方,而是,我究竟該如何應對,他身後的那個人。」

黃梓瑕點了點頭,目光在琉璃燈下含著明燦的兩點光芒,一瞬不瞬地望著他。

而他推開車窗,側耳傾聽著後面的馬蹄聲,然後又將車窗關上,緩緩的轉頭看她,說:「你現在離開,還來得及。」

「不,來不及了。」她輕輕地搖頭,說,「就算我人走了,心魂也在你身邊,走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她的目光中倒映著他的面容,清晰可見,澄澈無比。

李舒白亦望著她,望著她眼中清湛的光,清晰的自己。

至此,再說什麼都是多餘。

燈光被琉璃重重摺射,暈出水波般的光芒,在他們的周身恍惚晃動。只此一刻,外界一切都成虛無,至少他們在一起,這片刻寧靜,將所有即將來臨的風雨隔絕在外。

夔王府已在面前。

他們下了車,站在府門口等待著後面的宮車到來。

來的人,是皇帝身邊最得力的宦官徐逢翰。他親傳皇帝口諭,今日夔王辛勞,又恐寒夜受驚,可在家休養旬日,朝中事宜可交由他人代勞,待日後再行安排。

一句話,便剝奪了李舒白所有職權。

他卻十分平靜,命景恆陪徐逢翰在花廳敘話,又遣人到書房收拾了各部送過來的文書,將它們封好後存到門房,準備明日一早就發還給各部。徐逢翰拿了封賞,看看門房那一堆公文,暗自咋舌,但也不敢說什麼,立即就上車離開了。

黃梓瑕陪著他走過九重門戶,回到凈庾堂。

堂前松柏青青,薄雪之下透出淺淺綠意,在燈下看來,越見秀挺。

黃梓瑕與他輕握一握手,說:「也未必是壞事,好歹可以休息一下了。」

他握著她的手,停了許久,才說:「是啊,不過是回到四年前而已。」

黃梓瑕端詳著他的神情,微微笑了出來:「我可不信。」

他也笑了出來,一夜的沉重壓抑,終於也稍微沖淡了一些:「依然是天羅地網,依然是網中那條魚。只可惜,這條魚如今更肥的同時,身上的鱗片也變硬了。」

所以,到底是漁夫網走這條魚,還是魚掀翻了這艘船,還未可知。

黃梓瑕如今的身份,依然是王府的小宦官。

不過因為大家都知道楊崇古已經變成了黃姑娘,所以也不適合再住在宦官們隔壁了,所以已經住到了凈庾堂不遠的院落中。

回到住處時,已經是五更天了。守夜的侍女長宜看見她便趕緊幫她打水清洗,又說:「昨日冬至,府中發了錢物,不過黃姑娘你按府例還是末等宦官,所以拿到手的東西比我還少呢。明天得趕緊找景翌公公問問去,很快就要發年貨了,到時候又拿最少一份!」

黃梓瑕笑著搖了搖頭:「再說吧,我孤身一人在府中,拿了年貨又有何用。」

何況,誰知道還有沒有這一個年能過。

長宜見她似乎十分疲倦,便也不再說了,只送她入房休息。

黃梓瑕也覺得自己睏倦之極,可是躺下卻無法合眼,只睜著一雙眼睛,盯著外面漸漸亮起的天色,眼前閃過無處幻象。

鄂王李潤飄渺如仙的面容上,眉心一顆殷紅的硃砂痣。

被凌亂地刻在檀木桌沿上的那些字,又被轉拓到字條上。

字條被飛散在風中,與零星的飛雪一起瀰漫在整個大明宮中。

他站在欄杆上,轉過身往後一跳,消失在夜空之中。

無從清理的頭緒,無法查明的真相,那些消失在大火中的,又究竟是什麼——

黃梓瑕按著自己突突跳動的太陽穴,僵直地躺在床上,望著窗外漸漸明亮的天色,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就算該來的總要來,但她卻無法坐以待斃,任由那些瀰漫的謎團,將自己覆蓋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