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簪天河傾二一

難挽天河

還沒等眾人發問,殿內金鐘玉磬響起,皇帝已然臨朝。

雖然隔著遠遠的丹陛與裊裊熏香,但下面的臣子們看見皇帝的面容,便個個覺得詫異。三日的祈福絲毫未曾讓他有什麼得益,反而面如死灰,步履蹣跚,幾乎是倚靠在徐逢翰的身上才能挪動步伐。那顫顫巍巍的身形,令眾人不知所措。

待朝禮行畢,山呼萬歲過後。殿內大學士稟報了剛剛殿前發生的事情,殿內一片安靜,皇帝那異常難看的臉色,更是加重了數分。

許久,才聽到皇帝的聲音,微弱得只有近在咫尺的徐逢翰才聽得見。他側耳聆聽,然後朗聲說道:「聖上的意思,死者已矣,生者且善自珍重。鄂王已薨,朕不忍聞其過,就此揭過吧。」

下面的朝臣們頓時嘩然,料不到如此重大的事情,竟就此輕輕揭過,不聞不問。

就算不聞鄂王之過,可夔王之冤難道便就此消弭了?

眾人還在揣測,徐逢翰又聽到皇帝聖諭,代為傳達道:「聖上旨意,三日來禱祝不斷,廢寢少食,是以氣力不接,各位卿家無需掛懷。今奉送佛骨出宮,由京城各寺傳送祈福,體沐佛光,為社稷求福祉,為大唐謀永定,敕:李建為傳送使,上殿敬接佛骨。」

佛骨由李舒白接入宮中,此時宮人將佛骨舍利塔捧出,自然也由他起身,送出殿門。

舍利塔十分沉重,鏨銀為盒,足有一尺見方,隔著銀盒上鏤空的寶相花,可以依稀看見裡面的鑲寶金槨,金槨內是玉棺,玉棺之內才是佛骨舍利。

所有大臣跪伏於地,恭送佛骨舍利。

如三日前迎接佛骨事一般,李舒白依然手持柳枝,在凈水之中蘸水,左手輕扶舍利塔,右手輕揮九下。

黃梓瑕跪在人群之後,緊盯著楊枝甘霖灑於舍利塔之上。

然後,李舒白將舍利塔自宮人手中接過,在眾人的注視之中,從殿門口沿台階而下,來到李建面前。

李建深深叩拜於地,三跪九叩之後,起身接過舍利塔。

就在舍利塔移開,李舒白要放下自己的雙手時,侍立於旁邊的宮人們一時都「啊」的驚呼出來。

原來,李舒白的手上,赫然出現了斑斑血跡,十分可怖。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李建舉起舍利塔一看下面,依稀是兩個血手印的模樣,正與李舒白托舉舍利塔的雙手相合。

他大驚失色,不知所措。眾臣正在議論紛紛,早已有人起身,朝著殿上奔去,拜伏於地:「陛下!夔王雖已證明鄂王死前誣陷,但鄂王畢竟在香積寺死於他手上!他定是被鄂王揭穿真相後懷恨在心,因此惱羞成怒屠殺親弟,正是喪盡天良之人,陛下怎可受其蒙蔽,竟讓他沾染佛骨?眼下…眼下佛骨顯靈,夔王雙手染血,正是天地動怒之勢!」

這人正是太子身邊的田令孜,太子李儼最聽他的話,立即跟著他一起在殿前跪下。見此情勢,另有多人也紛紛醒悟過來,趕緊擠到殿前,個個附議:「天地動怒,佛骨有靈,正是要陛下及早發落這不赦之罪啊!」

李舒白皺眉看看自己的手,又轉而看向當時將舍利塔交給他的那位宮人。

正是皇后身邊的女官長齡。她一見李舒白看向自己,立即跪下,驚恐道:「王爺饒命!奴婢將此物交給王爺之時,上面乾淨無比!不信,不信您看我這手…」

她顫抖著將自己的雙手呈現在眾人的面前,只見她的手乾燥白皙,絕無任何血跡。

殿前如此嘩然,又加上太子等人攻訐,皇帝已經命徐逢翰出來問話。見此情形,徐逢翰趕緊讓所有人都回殿內去。

李建抱著舍利塔,快步往殿內走去。長齡驚惶不已,跟在他的身後。李舒白沿著台階走上去,在經過黃梓瑕身邊時,對她示意,她趕緊跟了上來。

王蘊抬手,一把抓住她的衣袖。黃梓瑕倉促回頭,看見他黯然絕望的眼神。

他說:「黃梓瑕,你現在離開,我還能幫你。」

黃梓瑕緩緩搖了搖頭,將自己的衣袖從他的掌中抽走。

衣袂飄動,她腕上的金環晃動了一下,那上面的兩顆紅豆,在空中分開一剎那,又隨即順著命定的軌跡滑到一起,輕輕地碰觸在一起。

她垂眼望著手腕上這兩點緊緊靠在一起的紅豆,輕聲說:「多謝你,但…我必須得去。」

剛剛已經空無一人的廣闊大殿內,如今重又擠滿了人。

在丹陛之下,離皇帝最近的地方,是李舒白、李建和長齡。李建驚慌失措地將舍利塔舉起給皇帝過目,說道:「陛下,臣接過來時便是如此,不知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皇帝的目光在他身上掃過,揮了揮手。徐逢翰趕緊拿了巾子給李建,他將舍利塔下方沾染的血擦拭乾凈,然後將巾子交還給徐逢翰。

徐逢翰自然覺得沾染了血跡的巾子有點膈應,還在想要不要伸手去接回來,黃梓瑕在李建的身後,看著徐逢翰問:「徐公公,奴婢可以看一看這個血跡嗎?」

徐逢翰愣了愣,待看清她是誰時,又有些遲疑,正回頭看皇帝時,卻發現他目光還盯著無人之處,顯然他反應遲鈍,還沒有察覺到這邊的異動。

還沒等他請示皇帝,黃梓瑕已經將李建手中的巾子拿了過去,看著上面殷紅的血跡,待看見乾燥處的細微黃色時,又仔細地聞了聞巾子上氣味。

徐逢翰快步走到皇帝身邊,附耳說話。

皇帝的聲音微弱地傳來,但足夠前面幾個人聽見:「四皇弟,朕知道你鬼迷心竅,殺害四弟…然而朕還是要你替朕接這佛骨,本意…是捨不得你越陷越深,欲使佛骨洗滌你的神思,然而…然而…」

他氣力不接,後面已經說不下去。

田令孜立即喊道:「陛下聖明!夔王狼子野心,雖瞞得過世人,可神佛早知!如今他手捧過的舍利塔滲出血跡,便是佛骨警示,此等手染親人鮮血之人,陛下還要講什麼兄弟親情,顧忌什麼皇室體面?」

李舒白側過臉,冷漠而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田令孜頓時嚇得一個激靈,體若篩糠地跪在那裡,不敢再吱一聲。連他身邊的太子李儼都緊緊抱住田令孜的手臂,嚇得不敢抬頭。

皇帝停頓了片刻,然後微微抬手,一寸一寸地挪動,眼看微微一頓,正要落下之時,黃梓瑕已經出列跪在階前,清晰地說道:「陛下,這血跡是有人陷害夔王,請陛下明察!」

皇帝的手頓了頓,緩緩地放下,問:「這是誰?」

徐逢翰立即湊到他耳邊,輕聲說:「楊崇古。」

皇帝的臉色頓時變了,喉口咯的一聲響,牽動唇角的肌肉,露出一個看起來像是憤恨又像是冷笑的詭異神情。徐逢翰還沒來得及體會他的意思,黃梓瑕已經向皇帝叩頭,然後起身舉起手中的巾子,展示給眾人看:「這巾子上,除了鮮紅色的血跡之外,另有淡淡的一些黃色粉末,奴婢剛剛已經聞了一下,確信這是薑黃無疑。」

「薑黃?」眾人不解其意,還在猜測,黃梓瑕已經取出身邊另一條白色絹巾,以手托著放在舍利塔的下方,然後抬手「啪啪」拍了幾下舍利塔。

抱著舍利塔的李建頓時面色慘白,連叫:「公公,這…這可是佛骨!」

黃梓瑕沒有理他,徑自托著白巾走到捧凈水的那個宮人身邊,取過擱在上面的柳枝,蘸了凈水向著自己手中的巾子連灑幾下凈水,然後舉起來向眾人示意。

在眾人駭然的驚呼聲中,只見她那條剛剛還雪白的巾子,如今已經滿是斑斑血跡,一片鮮紅。

「這不是凈水,而是鹼水。」黃梓瑕指著宮人手托的凈水,高聲說道,「而在舍利塔的鏤空花紋之間,暗藏了極細的薑黃粉末。這本是坊間神棍神婆尋常的把戲,薑黃與鹼水相遇,便會化為血紅色,看起來就像是流出血水一樣。所以,剛剛夔王灑過凈水之後,再托舉舍利塔,手上便有了這些紅色『血水』!」

殿上響起一片輕微的嗡嗡聲,在眾人的議論聲中,黃梓瑕向坐在上方的皇帝行禮下拜,大聲道:「陛下垂鑒,此事必是有小人從中作梗,在宮中、在陛下的眼皮底下,企圖蒙蔽聖聽,謀害夔王!懇請陛下明察此事!」

在滿殿的惶惑之中,皇帝向徐逢翰動了動嘴唇。徐逢翰會意,立即對下面說道:「陛下有旨,奉送佛骨不可延誤,舍利塔照常送出。夔王與宮人等留在殿內,陛下將徹查此事。其他人等,可皆散去——」

等朝臣們叩拜後依次退去,後面鳳駕到來,王皇后在隨駕的諸多宮女宦官簇擁下,步入殿內。

隨著她進來的,正是王蘊與王宗實。

王皇后迎向皇帝,目光落在黃梓瑕的身上,若有所思地滑過。

待見過皇帝,皇帝向她輕輕招了招手,她便上前側身坐在他身邊,半扶半靠著他,問:「不知陛下讓夔王留下來,所為何事?」

皇帝指指長齡,說:「皇后的女官…疑為陷害夔王。」

王皇后神情不定地看著長齡,問:「究竟怎麼回事?」

長齡連連磕頭,哭道:「奴婢也不知為何舍利塔內被人藏了薑黃,然後凈水又被換成鹼水,導致發生異狀——娘娘明鑒,奴婢絕不敢做這樣的事情!」

王皇后的目光又落在黃梓瑕的身上,知道定然是她破解的這個謎題,便對夔王說道:「此事我倒要與夔王明說。長齡是本宮身邊貼身女官,多年來謹小慎微,未曾出錯。此次也只是想親手摸一摸舍利塔,所以才求本宮允她從後宮送到王爺手上。她對佛骨敬重之極,又豈敢在其中動手腳,搞什麼薑黃鹼水的鬼把戲,陷害王爺?」

李舒白淡淡道:「皇后殿下言之有理,其實本王也知道,此事絕非區區一個女官敢於下手。」

長齡這才宛如得活,呼吸也順暢起來,趕緊向帝後和夔王磕頭,便匆匆退了下去。

王宗實仰頭,將自己的雙手攏在袖中,始終不言不語。 

皇帝靠在皇后身上,從那種萎靡頹敗中漸漸恢復過來,雖然喉音低微艱難,但勉強還能說話,不必徐逢翰傳達了:「四弟,朕要問你件事。」

李舒白拱手行禮:「請聖上示下。」

「之前,朕為了七弟之事,將你押在宗正寺之中。也為皇家顏面,始終未將你交由有司審理…」他說了這幾句,靠在王皇后身上喘息甚急,便又停了下來,直到王皇后幫他撫胸理氣許久,他才慢慢繼續說道,「如今朕問你,七弟之事,你可想好如何給朕、給朝廷、給天下一個交代了?」

李舒白垂下雙手,立於他們之前,說道:「臣弟早在宗正寺時便與陛下說過,此事蹊蹺之處,盡可多加查探。以今日之事看來,朝中有人要誣陷臣弟,已至不擇手段,還請陛下傳令,交三司審理此案,臣弟無不配合。」

「朕若是不呢?」皇帝打斷他的話,聲音太過尖銳,又是一番氣喘。王皇后撫著皇帝的背,看向李舒白道:「此事畢竟事關皇家顏面,鄂王殿下已薨,夔王又何須再惹刑獄,平白蒙羞呢?」

李舒白望著丹陛上的帝後,緩緩問:「所以陛下的意思,是此事不加審理,就此了結?」

皇帝沒說話,只閉上了眼睛。

李舒白見他如此,唇角不由露出一絲笑意,只是那笑意冰涼嘲譏,毫無歡喜之意:「那麼,又準備如何處置臣弟呢?」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即使夔王誅殺鄂王有再多理由,但朝廷始終容不下一個屠殺兄弟至親的兇手。」王皇后嘆了一口氣,轉頭看著皇帝,見他微微點頭,才又轉頭看著李舒白,說,「皇家顏面不可失,陛下已為夔王備好離別杯酒,將親送殿下上路。」

她看向王宗實,王宗實身後宦官立即捧出早已備好的一樽酒。

李舒白掃了那樽酒一眼,又望向皇帝:「多謝陛下盛情。原本陛下之命,臣弟不應多話,但如今即將永辭陛下,臣弟只想知道,陛下將如何對外述說臣弟?」

王皇后緩緩說道:「陛下仁慈,夔王是誤傷鄂王,因內疚而致瘋狂。」

「然而,臣弟已寫好了自述狀,待臣弟一有異狀,便會散布全天下,揭露其中內幕。到時天底下人盡皆知臣弟是冤枉的,兇手另有其人——恐怕陛下此說,不能自圓。」

王皇后頓時愕然,轉頭回望皇帝。卻見皇帝也是怫然變色。他撐起身子,壓低聲音,問:「自述狀?」

「倒也不能算是,只是一部傳奇小說,裡面人名略微掩蓋,但內容,卻與現實一般無二——其中牽扯到十餘年間,無數詭怪奇異之事,從臣弟身邊的符咒與小紅魚開始講起,直至揭發幕後真兇,有理有據,有心人定可一眼看穿其中指代的所有人。」

皇帝面色青灰,死死地盯著他,喉音乾澀:「那麼,你指的那個幕後真兇,是誰?」

李舒白轉頭,看向黃梓瑕。

黃梓瑕點點頭,打開身旁的箱籠,說道:「請陛下容奴婢仔細道來。」

一直靜立在旁的王宗實,目光定在黃梓瑕的身上,終於開口:「勸誡兩位,須知輕重。這天底下,或許每件事都有真相,但並不是每個真相,都可以被說出來的。」

「請王公公恕在下無知。我只知天理昭昭,善惡有報,無論身居高位,還是身處下賤,做過的事情,永遠不能被掩蓋。」黃梓瑕目光堅定而清澈,毫不閃爍地直視著他,坦然相對,「這世上的虛假,就算騙得過大部分人、就算蒙蔽得了一時,但浮雲終究不能蔽日,深陷泥潭的美玉終有洗凈淤泥的一天。」

「王公公又何須擔憂呢?本王只是將我們猜測到的可能性說出來,以供探討,至於事情對或錯,此時做過一切的人便在殿上,自然知道如何判斷,又如何解釋。」李舒白雲淡風輕般說道,看也不看愀然變色的眾人,略一思忖,對黃梓瑕說,「那就先從,鄂王殿下的死開始說起吧。」

「是。」黃梓瑕向眾人拱手為禮,說道,「之前趁著天剛破曉,昏暗之中梓瑕已重演鄂王殿下消失的那一幕。鄂王如何於眾目睽睽之下消失,已無疑問。如今我們又面臨的一個問題,便是鄂王明知自己此舉一出,從此便要遠離王位,更可能要隱姓埋名一世不得顯露真身,又為何要如此偏激,當著所有人面污衊夔王殿下?」

「鄂王為祖宗社稷、天下黎民,方才捨棄一切,只為揭發夔王狼子野心。」王皇后冷冷道。

「確實如此嗎?夔王最後一次與鄂王見面時,我便在場,那時鄂王還托夔王調查母親瘋癲緣由。此後他閉門不出,期間只收到兩次別人假託夔王府送去的東西。試問他如何會在這閉門不出的短短旬月之間,對夔王產生如此大的怨恨?」

「自然是收到的東西,讓他發生了逆轉想法。」王宗實袖手道。

「正是。我查問了鄂王府之中的人,知道了當時他收到的東西,並在鄂王母妃陳太妃靈前的香爐中,找到了已經被毀的這三樣東西。」

黃梓瑕將箱籠中那柄殘破的匕首、燒毀的絲線,以及破碎的玉鐲,取了出來,放在地上。

「匕首,同心結,玉鐲。」黃梓瑕緩緩說道,「我曾反覆尋找其中的關聯,但卻並無任何線索。直到有一天我在街上聽到說書人講隋煬帝送給宣華夫人同心結,才終於明白了三者之間的關係——則天皇帝的匕首,宣華夫人收到的同心結,代表的是她們二者。而她們的相同點便是…」

她說到此處,便咬住了下唇,不便再說下去。

然而殿上所有人,都已知道她的意思。曾是太宗才人的則天皇帝,最終成為高宗的皇后;而隋文帝的宣華夫人,在文帝死後接下了煬帝送來的同心結。

死一般的沉默,籠罩在此時的大殿之上。皇帝面色鐵青,皇后驚疑不定,王宗實與王蘊駭然不語,就連一直平靜的李舒白,也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鎮定下來。

唯有黃梓瑕略停片刻,才徐徐說道:「正如一、三之後,連的數字應該是五,百、千之後必然是萬。鄂王母妃的玉鐲,自然,也是有這樣的意義,否則,鄂王殿下怎麼可能激憤之下,將自己母親生前最喜歡的玉鐲砸碎,與這兩樣東西同時棄入香爐?此時的他,受到了什麼暗示,他被誘導的是什麼?」

說到此處,就連徐逢翰都已經後背滲汗,殿上一眾宦官宮女體若篩糠,明白今日聽聞的秘密,將會使自己性命不保。

王皇后看向徐逢翰,低聲說道:「你們都先下去。」

「是!」徐逢翰如蒙大赦,連忙躬身下了台階,領著一眾宮人立即出了殿,又將殿門全部關上。

眼看緊閉的殿內只剩下他們六人,王皇后才緩緩問:「黃梓瑕,你的意思是,有人誣陷夔王,指他與陳太妃有不倫苟且?」

「是。鄂王與夔王,素來兄弟感情最好,若要挑撥實屬不易。但也因此,若利用好了,對夔王絕對是致命一擊,能造成最大的傷害。兇手處心積慮,明知鄂王柔弱敏感,最依戀自己母妃,便不惜侮辱已逝的陳太妃,終究使得鄂王痛下決心,豁出一切報復夔王!」黃梓瑕言說至此,也略顯激憤,聲音輕微顫抖,「在鄂王從翔鸞閣跳下之時,他控訴夔王的證詞之中,有『穢亂朝綱』之語,我當時只略感怪異,而此時想來…原來一切都有跡可循。」

「荒謬…」皇帝的聲音,嘶啞乾澀,因為氣力衰竭而顯得模糊陰森,「這天底下,誰敢污辱太妃?又有誰敢…如此對朕的七弟?七弟…七弟自小聰慧冷靜,凡事皆三思而後行,又怎會受人挑撥,如此蒙蔽輕信?」

「是,鄂王最關愛的,便是自己的母妃;而最敬重的,除了陛下之外,恐怕便是夔王。而他何以會對自己最重要的二人起疑,我想是因為這個。」黃梓瑕打開攜帶來的瓷盒,將它呈現給眾人看,「這東西,想必王公公最熟悉不過。」

瓷盒內出現的,正是兩條已經半腐爛的小魚,細若蚊蚋,極其可怖。

王宗實看著瓷盒內的魚屍,原本蒼白的臉上,此時湧上一層嘆息,終於有了些鮮活表情:「黃梓瑕,老夫真是不得不佩服你,這麼小的東西,你居然也能找得到。」

「這是梓瑕在義莊,解剖了張行英父子的屍身後,徹底清洗內臟,最後在聲門裂中發現的。」黃梓瑕淡淡說道,「一模一樣的小魚,一模一樣的所在,一模一樣的情況——死者在臨死前都是性情大變,原本溫厚安靜的人變得異常偏激,張行英死前直指我助紂為虐,要為天下人而除掉我;張父則在兒子死後爬上城樓,向京城百姓散布夔王謀逆的謠言,如此情狀,與鄂王殿下,豈非一模一樣?」

王皇后不敢置信,雖竭力保持平靜,但頭上的步搖依然不受控制地微微顫動:「你的意思,鄂王也是如此,體內被人放入了小魚?」

「不錯,正是因為阿伽什涅,所以鄂王癲狂發作之際,自盡而亡,卻在臨終前向所有人污衊,這是夔王所下的手!」

王皇后冷哼拂袖道:「荒謬!鄂王死於夔王之手,天下人盡皆知。鄂王死前親口說出是夔王殺他,王公公與上百神策軍俱是親耳聽聞、親眼目睹,你此時說一句他是自盡而亡,又有誰會相信?」

「奴婢並不是憑著口中話來翻案,而是我的手中,便有證據。」黃梓瑕從箱籠中取出一份驗屍案卷,舉在手中說道,「鄂王去世,大理寺與宗正寺等人請周子秦前去驗屍,如今卷宗已經簽字封檔,確據確鑿。而我的手中,便是抄本,上面清清楚楚寫著,鄂王胸前傷口為斜向右下,即是相對於面前驗屍者來說,偏向左下——也就是說,若鄂王不是自盡的話,兇手只可能是一個左撇子。」

王皇后的臉色,愈發難看,一言不發。

「然而朝中人盡皆知,夔王數年前在平定龐勛之亂後便遇刺,如今左手已只能做一些日常的動作,慣用手是右手。而殺人這種需要充分力度、角度的事情,他如今的左手又怎麼可能做得了?」

王皇后語塞,只能悻悻拂袖,憤怒作勢坐下,看也不看她一眼。

黃梓瑕看向王宗實,說道:「至於阿伽什涅的情況,王公公於此正是大行家,阿伽什涅的秘密亦是您告知我。梓瑕不才,見識淺薄,還有勞王公公向我等詳加說明此事。」

王宗實嘿然冷笑,本欲鉗口不言,但聽李舒白說:「王公公請說」,他猶豫許久,終於悻然開口,說:「黃姑娘所言略有偏差,阿伽什涅的魚卵細微如塵埃,服下後沾附於喉嚨之中,便可開始孵化。孵化後小魚極小,可鑽入聲門裂中吸食人血,但也活不了多久,便會死於體內,腐爛消失。但幼魚身懷毒素,死後微毒也可隨血液入腦,宿主便陷入一種走火入魔的偏執念頭,若心中正有疑惑,更是心心念念,狂熱偏激,至死方休。」

黃梓瑕點頭道:「讓人服下小魚很難,但細若塵埃的魚卵,則要簡單多了。而且小魚在人體內的孵化需要時間,是以鄂王應該早在夔王前去探訪時已經被魚卵寄生。同時,兇手還假託瘋癲的陳太妃,在她殿內桌上留下了指甲痕迹,暗示陳太妃之死與夔王謀奪天下有關,然後兇手趁機估摸著鄂王已因此那留言與阿伽什涅之毒而狂亂,便送去匕首與同心結等物,所以,即使他那段時間閉門不出,也依然能算準時機,給予鄂王最後一著暗示!」

王皇后強自鎮定,將目光從王宗實身上收回,側身半扶著皇帝,見他面如死灰,身體越顯冰冷,便低聲問:「陛下感覺如何?可要回去休息?」

皇帝目光渙散,緊緊抓住她的手,似乎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嘴唇蠕動許久,才低聲說:「不…朕還要,聽一聽。」

李舒白的目光,緩緩落在帝後身上,聲音如常清冷:「王公公可知道,在先皇駕崩的那一日,本王曾在他咳出來的血中,找到一條阿伽什涅。」

王宗實唇角抽了一抽,彷彿是露出一個笑意,又慢條斯理地袖起手,說:「是啊,那條阿伽什涅,一直留在王爺的身邊。只是王爺養魚不得其法,老奴每每暗自惋惜。」

李舒白並不理會其他,只說:「當年先皇駕崩的時候,我們諸位皇子皆跪候在外,然而王公公卻是先皇近侍,不但進入殿內,而且,召集各地僧人法師入京,還賞識其中會攝魂術的一位沐善法師,帶他入殿為先皇祈福,是嗎?」

王宗實點頭,事實如此,他並不迴避。

「張行英的父親,當年入宮為先皇診治,下針換得父皇最後一刻清醒。然而父皇清醒後,你卻不讓諸皇子入內覲見,也不讓朝臣來聆聽遺言,只與沐善法師在內。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普天之下,如今只有王公公一人知道了。」

王宗實聽他這樣說,卻揚起唇角,露出一個平板的笑意:「還能有什麼,先皇醒來後知道是張偉益讓他蘇醒,便索紙筆。老奴還以為是要留遺詔,便拿了黃麻紙來,誰知陛下只提筆在紙上胡亂塗繪,留下三團黑墨,便龍馭歸天了。老奴與陳太妃揣測,原來是先帝要賜張偉益畫,於是便命人送去了。如今那幅畫,應該尚在張偉益的手中呢。」

黃梓瑕聽著,發聲問:「公公敢肯定,陛下遺筆所留的,真的只是一幅畫嗎?」

「三團塗鴉,不知所云,我當時看了不解其意。但陛下確是說要賜給張偉益。當時,一直伺候陛下起居的陳太妃也在,便是她命人送去。此後,我便未再見此畫了。」王宗實冷冷說道。

黃梓瑕直視著他,緩緩問:「公公是認為,白紙黑墨,板上釘釘,那被塗鴉掩蓋的真相,永不可能有再現的一天,所以才會如此篤定,是嗎?」

她說及此處,李舒白忽然微微側頭,看向殿外,似乎聽到了什麼,但又似乎不真切,便又將頭轉了回來。

王蘊原本奉命時刻緊盯著他,但此時聽黃梓瑕剖析案情,殿外初升的日光透過窗欞照在她的身上,玄青色的衣衫與黑色的紗帽,映襯得她的肌膚在日光中瑩白如玉,通透無比。他一時恍神,竟顧不上李舒白,只專註側耳聽黃梓瑕說下去。

只聽王宗實仰頭漠然道:「什麼叫被塗鴉掩蓋的真相?事實便是如此,我又何須多言?」

「然而,王公公可知道,異域有書雲,菠薐汁調和阿芙蓉、天香草等,可層層剝墨。若將書紙塗上此水,便可將表層塗鴉剝掉,顯露出下方的東西——」黃梓瑕又俯身從箱籠中取出一個紙卷,在神情陡然僵硬的王宗實面前展開。

黃麻紙上字跡歷歷,就連一直虛弱倚靠在王皇后身上的皇帝,也驟然瞪大了雙眼,喘息聲急促起來。

黃麻紙上的字,分為三塊,是因書寫者體帶虛弱,手腕顫抖垂墜,而顯得不太連貫。但那字跡潦草,行筆無力之下,卻依然可以清楚看出上面所寫的那三塊內容:

長聞天命,今當以歸。

夔王,朕愛之不離左右,穎悟類太宗,今以社稷托之。

王歸長輔。皇帝,敕。

王宗實臉色劇變,面上的冷峻倨傲頓時不見,只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站在他身後的王蘊則愕然望著這張陳舊的黃麻紙,他明白那上面的字是什麼意思,只是巨震之下,竟不知所措。

王皇后霍然起身,又趕緊跪下,半扶半抱地攙住皇帝,胸口急劇起伏,卻連一個字也發不出來。

而黃梓瑕走到丹陛之前,將那張先帝御筆呈給皇帝看,緩緩說道:「請容梓瑕猜一猜當年先皇去世那一夜,究竟發生了什麼——王公公為陛下登基而煞費苦心,做好了兩手準備。一個是小紅魚,另一個是沐善法師。王公公早已在喂葯時給先帝喝下阿伽什涅魚卵,估摸著孵化時間,便讓張偉益強行施針將昏迷多日的先帝救醒,並讓沐善法師誘導先帝,立遺詔傳位於鄆王。卻沒想到先皇病重吐血,小魚竟隨著鮮血吐出,未能奏效。而沐善法師似乎也只能在遺詔立好後,控制了當時在場的陳太妃的神智,使秘密不至於外泄——不知梓瑕猜的,可正確么?」

含元殿內,丹陛上下,一時死寂。

皇帝與王宗實,都只咬牙不言,沒有承認,也沒有反駁。

黃梓瑕只覺得體內湧上一陣暈眩虛弱。如此重大的秘密,此時被她這一番話揭開,她彷彿已經看到刀斧加身的那一刻。然而她深吸一口氣,還是強行支撐著,繼續說了下去:「然而,先帝留下的詔書、遺言、託孤之臣,最後,都沒能起到作用。先帝駕崩之後,遺詔被毀,知曉遺言的太妃被弄至瘋癲,託孤的王歸長被殺,帝位被奪。到如今,陛下賜下一杯毒酒,連夔王存活於世的資格,都要剝奪!」

皇帝盯著那張陳舊的先帝手書,臉上的肌肉抽搐,青紫的臉色加上抽動的肌膚,顯得極為可怖。他看了許久,才又合上眼,靠在身後榻上,低低地笑出來:「王宗實,朕早說過,隨便撕碎燒掉,誰…又敢追究先皇臨死前寫的東西哪兒去了?或者,給那個張家一把火…連這東西一起燒掉,就一了百了…你偏偏覺得他還有用,不肯下手!」

「臣不敢相信…這不可能!」王宗實低聲嘶吼道,「世間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法門,能將兩層墨剝開,恢復下面的字跡?!」

「王公公,世間之大,無奇不有,您是太輕信自己的見識了。」黃梓瑕說著,又輕嘆道,「只是陳太妃未免太過可憐,當夜她在殿中服侍先帝,必然也知曉了此事,於是便被沐善法師下了攝魂術,先是出面將遺詔賜給張偉益,後又瘋癲發狂,一世也只清醒得片刻,給鄂王留下了警誡。只可惜,卻適得其反!」

「她居然還清醒過來了?」王宗實臉上露出慘笑,問,「她幹了什麼?」

黃梓瑕深吸一口氣,緩緩將手中的黃麻紙收捲起來,說道:「太妃給鄂王留下了一張塗鴉,與被塗改後的遺詔相差無幾——想必,那該是她陷入瘋狂之前腦中最深刻的景象。她雖然瘋癲,但還因為遺詔而覺得夔王會再次爭奪皇位,因此提醒鄂王擔心夔王,怕他被捲入這朝政鬥爭之中。卻不料,鄂王將這些話當成母親對夔王的控訴,再加上他自己又確實喜歡年長的一位女子,因此而越發促成他對夔王的猜忌與怨恨。在陷入瘋狂之後,只一味鑽牛角尖,也不管其中不合情理之處,至死不悟。」

皇帝指著她手中那張手書,喉口嗬嗬作響,不成語調地問:「怎麼?你拿著十幾年前的先帝遺詔來,想要幹什麼?如今的天下,已經是朕的天下,難不成…四弟還以為,自己能翻出什麼大浪來?」

「臣弟並無所求,只是陛下對臣弟,防範得太深了。」李舒白筆直站立於階下,仰頭淡淡說道,「自臣弟在徐州平叛之後,陛下既想要借臣弟壓制王公公,又生怕臣弟有二心,在臣弟身上動了無數詭異手腳,實在沒有必要。」

皇帝只冷冷一笑,扶著王皇后慢慢坐下來,靠在榻上,緘口不語。

「陛下在臣弟身邊安排人手,時刻關注動向也就罷了,為何還要賜下一張詭異符咒,令臣弟時刻活在惶惑之中,不得安生呢?」

皇帝只冷冷牽著嘴角的肌肉,露出一個似是笑意,又似是怨恨的神情:「朕怎麼聽說…那是龐勛惡靈所化,要尋你報復?」

李舒白注視著他,聲音沉緩:「陛下處心積慮,令人在臣弟身旁操控這符咒,莫非,就是為了在此時,讓臣弟成為眾人口中惡鬼,又操控鄂王指認,親手殺了我們兄弟?」

「不!朕…並不想殺了你們。」皇帝聲音乾澀,猶如朽爛的樹根被劈開的啞聲,「朕從小,最羨慕,最嫉妒的,就是你。舒白…你聰明,可愛,受盡父皇寵愛。朕十歲便被丟到了偏窄的鄆王府,而你…你長那麼大了,父皇依然捨不得你出宮,每次我進宮,看見你坐在父皇懷中時,我回去後,都要大哭一場…」

他面上肌肉扭曲,身體蜷縮,彷彿自己現在還在孩童,還要痛哭失聲。王皇后輕撫他的脊背,低聲叫他:「陛下,切勿太過激動,請紓懷些…」

「然而朕終於當上了皇帝,一是朕娶了王家的女子,二是…二是朕看起來懦弱無能,比你,好掌控許多…對嗎?王公公?」他的目光,直直地盯著王宗實,聲音嘶啞。

王宗實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下巴繃緊。許久,才向他施了一禮,說:「陛下多心了。」

「哼…」他也不在乎,只喃喃道,「父皇臨死前,是要傳位給你的,所以,朕登基之後,理應馬上就殺了你…可是,可是朕下手了嗎?朕沒有!朕就想看著你這輩子無聲無息腐爛在夔王府中,讓父皇在天之靈看一看,他寄予厚望的這個孩子,會多麼窩囊地一輩子跪伏在朕面前,就這麼過一輩子…哈哈哈…」

他笑得凄慘,氣息奄奄,到最後聲音都發不出來了,喉口依然在嗬嗬作響。

黃梓瑕默然望向李舒白,卻見他只是抿緊雙唇,目光盯著階上的皇帝,一言不發。

「朕還記得,龐勛之亂,節度使不聽調配,你居然上書請往替朕徵調。好啊…朕就看看你如何調配群狼,最後死的凄慘!朕以為,你會莫名其妙就死在外邊,卻沒想到,你回來了…你意氣風發的日子就此開始,大唐皇室也自此開始氣象一新。就連王宗實,都開始忌憚你,勸我早日收拾了你…朕偏不!朕以為,自己抓住了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坐山觀虎鬥,看你們斗個你死我活,朕便可以坐觀其成,垂拱而治…」

王宗實冷冷看向李舒白,默然不語。

王皇后抱住皇帝顫抖不已的手臂,低聲道:「陛下,您切勿太過激動,臣妾還是扶您先到後殿休息吧…」

皇帝振臂想要拂開她,然而他手臂無力,又如何能甩脫?只有呼哧呼哧地衰弱喘氣,喃喃道:「但朕沒有想殺你…朕用那一個符咒,就是想讓你害怕,讓你恐懼,希望有個東西可以讓朕控制住你…四弟…若是你和其他人一樣,相信命運,相信鬼神,甚至,會因為恐懼而向朕求助,一切,不都好了嗎?」

李舒白看著皇帝那雙死死盯著自己的昏渙目光,慢慢地抬手朝他行禮,說道:「請陛下恕罪,臣弟此生,不信鬼神。」

「你,還有一個黃梓瑕,你們看著一個一個預言成真,依然不信邪…」皇帝的手無力地垂在榻上,竭力握拳,卻始終因為力竭而無法屈曲五指,他只能徒勞地瞪著他們,聲音模糊得幾乎聽不見,「四弟,你若是不這麼倔強…若是甘心情願信了命,低下頭…朕何至於,會與你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

「那麼,七弟呢?」李舒白緩緩問,「七弟對陛下一向敬愛有加,他又妨礙到了陛下什麼,為了對付我,陛下連他都願意捨棄?」

「朕不願捨棄!」他聲音顫抖,想要嘶吼卻已經沒有力氣,只能一字一字從自己胸口擠出破碎的字句來,「是他三番四次…向朕請求,要捨棄一切,去王摩詰的輞川別業閉門修行…朕怎麼可能答應他?他…是當朝王爺,就算修行,也得在…王府內…」

「是老奴勸服了陛下,應允鄂王要求。」見他實在已經無力說下去,王宗實便淡淡說道:「當時陛下龍體不豫,正在憂心如何安排夔王殿下。蜀地兩次刺殺不成,反倒搭上了岐樂郡主,夔王殿下您,可令我們感到十分棘手啊。所以我們便在估摸您回京之前,給鄂王服下了魚卵,又安排下種種機關,終於成功讓鄂王答應在天下人面前揭發您的罪行,說起來,也算是著實不易。」

話已至此,所有一切已坦誠公布。李舒白長長出了一口氣,看著日光自鏤空雕花窗外斜照進來,殿內陰暗處與明亮處迥異。

他們站在稀薄的日光之下,而帝後卻坐在最為幽暗之處。殿內的宮燈中,燭火已經相繼殘盡,再無一絲光線站在他們身上,令他們的面目都顯得模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