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簪春燈暗十一

隔牆花影

黃梓瑕凝視著那尾小紅魚,長出了一口氣,喃喃道:「迄今為止,所有我見過的案件中,沒有比這個頭緒更多,線索更雜亂,也更無從下手的了。」

「不止。你繼續查下去,還會發現,這個案件的背後,才是更可怕的暗流。」李舒白將手中的琉璃盞放回小几,唇角浮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這個案件將關係著,皇后在後宮和朝廷的力量起落,琅琊王家一族的盛衰榮辱,益王一脈的存亡,反賊龐勛的餘孽,甚至是…」

說到這裡,他卻不再說出口,只看著那條小紅魚,那張臉上的表情明明是慣常的平靜無波,卻讓黃梓瑕隱約覺得胸口一滯,有一種無形的威壓讓她的呼吸都幾乎困難了幾分。

她望著他淡漠的側面,在心裡想,甚至,是什麼呢?還有凌駕在他列舉的世家大族,皇親國戚,反賊餘孽之上的東西嗎?那樣高不可攀的存在,又是什麼呢?

她看著面前這條彷彿兩根手指就能捏死的小紅魚,又想起第一次見面時,李舒白在她議論小紅魚時所說的話——

你可知道這件事,就連當今皇上都明言自己不能過問,你卻敢包攬上身,說你能處置此案?

黃梓瑕凝視著這條無知無識的小紅魚。這條李舒白一直帶在身邊的小紅魚,到底是什麼來歷,又關係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日光透過車簾,照在李舒白的面容上。他那輪廓極其清晰乾淨的側面輪廓,並沒有如那個琉璃盞般被光線減弱。他在陽光的背後,那往常清雅高華的面容反而顯得異常鮮明奪目,灼眼迫人。

她靜靜望著李舒白,在微微顛簸的車上,一時之間忽然感覺到天意高難問的茫然。

夔王府,語冰閣。

李舒白和黃梓瑕兩人面前鋪著一張七尺長,一尺八寬的紙,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這應該是這個案件幾乎所有的線索了。」黃梓瑕說。

李舒白站在案前,一條條看過。

王若身份:世家大族的閨秀,卻由雲韶苑琴師護送上京,且自小隨間坊女子學過市井艷曲。

馮憶娘之死:她的故人是誰,為何會死在幽州流民中,王若是否知情。

仙游寺預言:該男子如何在重重守衛中來去自如,什麼身份,他暗示過的王若不為人知的過往是什麼,射殺龐勛的箭頭為何出現。

雍淳殿:公然在宮中行刺王若的人是誰,王若如何在眾目睽睽下失蹤,突然出現在茶杯下的半塊銀錠來歷和用意。

京城乞丐之死:與此案是否有關?為何與出現在雍淳殿的女屍同時死亡,中同樣的毒?

假冒女屍:女屍的真實身份,中毒的傷口和手掌的異狀,她如何出現在王若失蹤的地方,誰要用她假冒王若的屍體。

李舒白看了一遍,將這紙放入博山爐內燃化了,然後回身在椅上坐下,說,「理一理有動機和嫌疑的人。」

黃梓瑕躊躇著,說:「若按照表面來看,第一個,應該就是歧樂郡主了。她有動機,仰慕你的事情京中人盡皆知;她有時間,王若失蹤的那一天就在宮中。」

李舒白一哂置之:「還有呢?」

「第二,鄂王爺。去西市學戲法的人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他,收留陳念娘的動機雖然說得過去,但似乎有點過於湊巧了。」

「其他?」

「第三,亂黨龐勛的餘孽,為了報復王爺所以借這個機會下手。」

「還有?」

黃梓瑕遲疑許久,才說:「朝廷中與王爺政見不和,或者有意打壓王家的人。」

「這個說起來,倒是有一大堆人選。」李舒白臉上又露出那種似笑非笑的神情,漫不經心的問,「沒有別的了?」

「還有幾個可能性很小的猜測,比如王若在琅琊那邊,或者揚州馮憶娘那邊的仇人之類的。」

「但此案還是沖著我來的跡象多一些,不是么?」

「是。」黃梓瑕點頭,「所以說她們之前結仇的人追殺到京城可能性很小,更不可能有辦法在皇宮之中行事。」

「關於案件真相,還有一個可能性,你沒有說。」李舒白靠在椅背上,唇角微揚地看著她。

黃梓瑕詫異的把案情又在自己腦中過了一遍,說:「不知…遺漏了什麼?」

「就是京中人一致認為的,鬼神作祟。」李舒白抱臂靠在椅上,臉上那種冰涼的笑意更加明顯了,「不是么,被我射殺的龐勛,一定要實現那張符咒上對我下的詛咒,所以才先在仙游寺留下了箭頭預警,後在重兵之中奪走了我的准王妃,最後將慘死的王妃遺體又送回原處。」

「不錯,只要這樣解釋,那就動機,手法,過程全都圓滿了。」黃梓瑕說。

「如果你真的找不出來,那就讓刑部和大理寺就這樣結案吧。」

黃梓瑕緩緩搖頭,說:「我一定會查明真相的。這個兇手,不僅殺害了王若,還牽連了馮憶娘和無辜的四個乞丐。就算為了陳念娘,就算為了沒有任何人在意的乞丐們,我也一定要將兇手繩之以法。何況——」

李舒白望著她,見她神情決絕,眼中毫無猶疑之色,她目光灼灼地望著他,聲音中帶著疲憊的喑啞和堅決的意念。

「若沒能幫你破解這個案件,我怎麼能回到蜀中,去洗雪我父母家人的冤讎?」

李舒白自然記得她對自己的承諾,所以也不說話。他凝視著面前的少女,而她的目光投在更遠的窗外天際。

彷彿想起什麼,她又忽然轉頭看他,問:「對了,你那張符咒,如今怎麼樣了?」

「你猜?」他站起身,到後面的柜子中取出一個小方盒。

方盒沒有明鎖,只有盒蓋上九九八十一個格子,排列著八十個字塊,上面分別寫著散亂的字。

黃梓瑕知道這個是九宮鎖,只有那八十個字在準確的地方,才能打開這個盒子,否則的話,只有毀去盒子才能打開。

她轉過頭去,自然不會去看李舒白那個盒子上的字是怎麼排列的。到盒子打開,李舒白伸手到裡面,又取出一個橢圓形的小球。球呈半圓,穩穩放在桌面上。上面半球有細細的裂痕,就如一個雞蛋被剖出蓮花菡萏的形狀,下面底座是圓的,一共三個圈,每一圈上都有細微的凸起。

「這三圈鎖匙上,各有二十四個小凸點,全都可以左右旋轉,只有在都對準到正確位置之後才能打開這個圓盒子,否則的話,裡面的東西就會在圓盒被打開的一剎那,絞成碎片。」李舒白一邊調整暗點,一邊說。

看來,對於那個符咒,李舒白確實是藏得非常好。

隨著下面三圈旋轉到正確的位置,李舒白將圓盒子放在桌上,抬手按了一下圓頂,那如同菡萏般的圓盒,被機鈕扯動,頓時一片片綻裂開來,就像一朵木雕的蓮花,在她們面前瞬間綻放。

在片片蓮花的中間,正靜靜躺著那一張符咒。

符咒的紙張厚實而微黃,兩寸寬,八寸長,在詭異的底紋之上,「鰥殘孤獨廢疾」六個字,依舊鮮明如剛剛寫上。

在那「孤」字上,血色的圓圈依舊朱紅淋漓。而「鰥」字上面,那原本鮮紅的圈,卻已經褪去,只剩下淡淡一點紅色痕迹,與當初那個「殘」字一般,褪去了本已被圈定的血色。

黃梓瑕愕然抬頭看著李舒白。

他雙手輕拂,綻放的圓盒又如起初時般,片片花瓣合攏,回歸成半個橢圓。

「很顯然,這樁婚事,已經消弭無形了——我似乎又躲過了一次被詛咒的災禍。」

李舒白似乎毫不在意,將圓盒收歸方盒中,打亂了上面的九宮鎖,依樣收在柜子中,姿態舒緩一如方才。

黃梓瑕默然問:「你這張符咒,一直妥善收藏在這裡?」

「不知道是否妥善,至少我很少示人。」他緩緩地抬眼看她,說,「或許可以說,在離開徐州之後,除我之外,你是唯一一個看過的人。」

黃梓瑕的心口,不覺微微涌過一絲異樣的血潮。她抬頭看見他的目光,幽邈而深邃,他似乎是在看著她,又似乎不是在看著她。他在看著一些遙遠而虛幻的東西,又或許,只是在看著近在咫尺卻遙不可及的東西。

黃梓瑕不由自主地側過臉,避開他的眼睛,逃避般望向窗外。

語冰閣內只輕輕回蕩著兩人的呼吸聲,窗外的鳥叫聲中,夾雜著一兩下鳴蟬,讓人忽然驚覺,暮春已盡,初夏來臨了。

崇仁坊周府前,黃梓瑕去敲門。門房應聲開門出來。

「這位大叔,麻煩幫我通報一下你們小少爺,就說我姓楊。」

開門的大叔趕緊出去了,還有其他幾人請黃梓瑕坐下,給倒了茶。黃梓瑕就喝著茶,坐著聽他們聊天。

「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好啦,距老爺定下的離京日期只有一個月了,什麼東西都得收拾周全了啊。」

「不過小少爺最近好像不太雀躍的樣子。」

「是啊,前段時間小少爺被皇帝欽點為川蜀捕頭,他不是一直喜不自勝歡欣鼓舞的么,怎麼一下子就連門都不出,悶在房中了?」

幾個人正說著,他們口中沉寂多時的小少爺周子秦就連跑帶跳的出來了:「崇古,你可來了!」

「小少爺!」門房們趕緊個個站起來招呼。

「你們忙去吧。」周子秦隨意揮手,只抓著黃梓瑕問,「是不是案情有什麼新進展了?是不是是不是?」

黃梓瑕搖頭,說:「只是找你一起探討一下。」

「進來進來。」他拉著她的手,趕緊往裡面跑,「我聽說啊,因天氣漸熱,那具屍體又太過難堪,就算放在冰窖里也鎮不住,已經開始腐爛了,所以皇后親自詔示王家,已經決定頭七都不等,三日後立即發喪了。」

「嗯。」黃梓瑕與他到了屋內坐下,才低聲說,「所以我們最好是在三日內查明真相,不然屍體一下葬,查案就更麻煩了。」

「這麼說,被我害死的那幾個乞丐,還是毫無頭緒啊…」周子秦沮喪道,「可是,這麼錯綜複雜的案情,怎麼可能在三日內查明呢?就算我最傾心仰慕的黃梓瑕到來,也不一定能辦結此案啊…」

黃梓瑕的唇角幾不可見地抽搐了一下,乾咳了一聲說:「不過,夔王說,若三日內實在無法查明真相,那就只能先將這具屍體不是王若這件事先披露出來,只要沒有蓋棺,就不會定論,我們還能爭取時間再查下去。」

「查…怎麼查,從哪裡下手,線索的一開始是哪裡,我毫無頭緒啊…」周子秦抓著自己的頭髮,苦惱地趴在桌上,「啊…這個時候要是黃梓瑕在就好了,她一定能迅速找出一個最有價值的點查下去的…」

黃梓瑕覺得自己的嘴角肯定又在抽搐了。她好不容易控制住情緒,輕拍桌角:「好了,我和夔王已經將案情理了一遍,並且提出了一個我們現在急需查找的方向。」

「什麼方向?」周子秦抬起頭。

「景軼已經到徐州去調查龐勛那枚箭頭失蹤的事情了,到時候若是能清楚當初夔王射殺龐勛的箭頭為什麼會出現在仙游寺中,或許也能成為本案的一個重要線索。」她說著,拿出一塊銀錠,放在面前的桌上,「而這個,就是我這邊要追查下去的線索。」

「銀錠?還是半塊的?」周子秦拿著銀錠,翻過來看著上面的字樣,問,「你缺錢啊?我借你啊!」

黃梓瑕無語,指著銀錠後面的字樣:「你看這個。」

「副使梁為棟…內庫使臣張均益,鑄銀二。」他念著,疑惑不解,「沒什麼問題吧?」

「但是,內庫中所有歷年鑄造的銀錠中,都沒有這兩個人的名字。」

「私鑄的?或者是假的?」

「私鑄的,當然會鑄上主人的名字,幹嘛要冒充內庫?也不是假的,而是絕對的真銀子。」黃梓瑕捏著這錠銀子,正色看著他,說,「最重要的是,這半個銀錠,是在王若失蹤時,我和夔王爺在東閣內發現的。當時它被一個倒扣的茶盞罩住,放在桌上,夔王爺喝茶的時候發現了。」

周子秦很開心地說:「夔王爺果然是我輩中人,在那種膿血橫流的屍體旁邊也能悠閑自在地喝茶,真是見過大局面。」

「那個時候女屍還沒出現,王若失蹤只有片刻。」黃梓瑕忍不住提醒他。

周子秦根本不在意這些細節,他手中捧著那塊銀錠,問:「所以,按照你的想法,我們接下來應該是去哪裡?」

「當然是去吏部查看歷年的官員名檔,看這兩個人究竟是不是能在記錄上查到。」

吏部今日當值的知事捏著黃梓瑕遞上的那張條子,看著上面「梁為棟、張均益」兩個名字,臉苦得都快滴下黃連汁來:「兩位,我建議你們不要等了,十天半月能查到就算運氣好。」

「十天半月?」周子秦目瞪口呆,「需要這麼久啊?」

知事抬手一指面前兩層七間的屋子:「喏,那裡就是歷年官員名冊存檔,從本朝開國到現在,雖然資料散軼了一些,但存著的檔案還有這麼多——這只是第一排檔案房,因為放不下,後面還擴建了三排一模一樣的。」

「…」兩人站在那裡,覺得此事確實不是辦法。

「怎麼辦呢?有什麼辦法能從這麼多資料中迅速篩選出我們想要找的人呢?」周子秦問。

黃梓瑕想了想,忽然向著那位知事走去,說:「麻煩您幫我找找看徐州最近十年來的官員檔案。」

「徐州?這種地方上的官員資料,估計不太多。」知事說著,叫了個小吏過來,小吏帶著他們到了第二排的第四間,打開門說道:「這就是歷年來徐州的官員資料。」

周子秦目瞪口呆地看著裡面滿滿一排排的書架,書架和書架之間擠得幾乎人都走不進去的距離,喃喃地說:「還是感覺…工程浩大啊…」

「多謝,我先找找看。」黃梓瑕丟下一句,已經抬腿進了房間。

周子秦看到她直奔咸通九年的官員檔案,從架子上取下大中初年的那一大摞資料,迅速翻開到龐勛所授偽官及朝廷處置那裡。

屋內有點陰暗,瀰漫的灰塵在窗外斜照進來的陽光中輕輕飛舞。周子秦轉頭看著她,她原本抹了黃粉的面容被陽光淡化,在灰塵中顯得玉白無瑕,長而濃密的睫毛如蝶翅般覆著那雙春露般的眼睛。

他一時之間怔了怔,心想,楊崇古應該是在很小的時候就去勢了吧,不然的話怎麼會這麼清致,有種從骨骼內部散發出來的柔軟。這麼些年來,他也曾見過許多嬌柔如好女的宦官,但是以他對各種人體骨頭的研究來看,總覺得楊崇古的身上,有一種截然不同的感覺——他端詳著那圓潤的下頜,纖細的脖頸,還有柔削的肩膀想,如果某一天楊崇古只剩下一具骨架的話,自己一定會將他的屍骨當成一個女人的。

難怪京城流言說,楊崇古是夔王身邊的新寵,出則同車,入則同屋…

隨即,他又趕緊強行制止自己對這個小宦官和夔王進行什麼聯想,慌忙搬起大中年間的那一摞資料翻著上面的記錄。

房間內一時悄然無聲,只聽到沙沙的翻書聲。在一片寂靜中,周子秦忍不住又轉頭看黃梓瑕。只見她的手指一路向著右邊滑去,一目十行掃過一個個人名及條例,然後指尖終於停在一處,又將前後看了一遍,輕輕吁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冊子遞到他面前,說:「你看。」

周子秦探頭看去,只見上面寫著——

龐勛所設內庫,授偽官:內庫主使一人張均益,副使五人魯遇忻、鄧運熙、梁為棟、宋闊、倪楚發等。夔王俱撤之,融所有私鑄金銀錠,歸於內庫。

黃梓瑕抬頭看著他,說:「看來,那銀錠就是龐勛企圖自立為王時,私下鑄造的。」

周子秦一拍那本冊子,不顧被他拍得飛舞瀰漫的灰塵,又驚又喜地大吼:「原來此事又是龐勛餘孽搞的鬼!」

「然而就算是龐勛餘孽,拿什麼東西不好,為什麼要留下銀錠呢?」

「難道是留下買命錢的意思?」周子秦摸著下巴若有所思,「但怎麼可能一個王妃只值十兩銀子?」

黃梓瑕沒理會他,去借了紙筆將那段話抄錄下來,說:「不管怎麼樣,總之也是一個線索,先回稟王爺吧。」

周子秦和她一起走出吏部,天色近午,周子秦摸著肚子說:「哎呀好餓,崇古我請你吃飯吧!」

黃梓瑕微有猶豫,說:「王爺那邊我還要及早去回話呢…」

「王爺身兼數職,每天這麼忙碌,現在還沒到散衙時刻,怎麼可能在府中等你?」周子秦說著,不由分說拉起她的手,就往西市走,「來吧來吧,我知道一家特好吃的店,那裡的老闆做的牛肉太好吃了!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切牛肉是按照肉的紋理,一絲不苟橫切出來的,味道煮出來就特別入味!說起這個肉啊,我覺得殺禽畜和殺人的時候一樣,下刀也是很有講究的,如果橫砍斷肌肉紋理的話,傷口綻開來就會像一朵貼梗海棠,而如果順著紋理豎劈的話,傷口就行雲流水,血流起來也就分外流暢,不會噴濺得到處都是…」

「血噴濺不噴濺,主要還是看是否砍到了經脈吧。」黃梓瑕打斷他的話,補上一句,「要是你再提血肉骨頭之類的一個字,我就不吃了。」

「那提內臟之類的呢?」

黃梓瑕立即轉身要走,周子秦趕緊將她的肩膀扳回來,說:「好啦好啦,我發誓,絕對不提!」

不過這家店的牛肉湯餅確實好吃,兩人都吃了一大碗。今日店裡沒有其他客人,老闆和老闆娘坐在店中看著這兩個客人,一個小宦官,一個公子哥,小宦官眉宇輕揚,有一種雌雄難辨的漂亮勁兒,吃著飯聽著公子哥說話,面無表情。公子哥一身衣服是絳紅配石青,浮華艷麗的撞色,一身掛了十七八個飾件,香袋火石小刀玉佩金牌活銀墜,遠看跟個貨郎似的。

真是一對奇怪的同伴。

吃完飯,黃梓瑕走出這家店。外面是擁擠的人群。她在人群中看見一個人正在匆忙往前走,不覺低低地叫了一聲:「張行英?」

周子秦好奇的問:「他是誰啊,你認識他嗎?」

「嗯…他曾經幫助過我,他被我拖累了。」她說著,嘆了一口氣,然後不自覺地便跟著他一路走去。

周子秦不明就裡,見她一路悄悄跟著,便也不多話,只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兩人慢慢跟著張行英。

張行英提著沾滿泥土的一麻袋東西,慢慢走進了普寧坊。黃梓瑕年幼時對京城十分熟悉,記得普寧坊中有一棵合抱的大槐樹,而張行英的家似乎就在大槐樹的附近。

果然,大槐樹依然枝繁葉茂,而張行英的家就在大槐樹的旁邊。正是初夏時節,樹下的石凳上,幾個婦人們一邊做著針線活一邊談天,看著自己的兒女們在樹下嬉鬧。

黃梓瑕慢慢走近張行英的家,他的院牆雖然只有半人高,但上面還長了一片一人高的樹籬,剛好遮住了她的身影。她透過樹枝的空隙往裡面張望了一下,看見張行英把那個袋子中的東西倒出來,原來是一些剛剛采來的草藥,放在院子中的青石上晾曬著。

旁邊有個老婆婆看見了她,問:「這位大人,你找誰啊?」她認不出宦官的服飾,以為黃梓瑕是官差,面帶笑容地問,卻只敢看了周子秦一眼,彷彿怕被他全身金銀珠玉的光芒閃瞎了眼。

黃梓瑕趕緊說:「我是張二哥的朋友,過來看看他近況。」

「哦,張家小二?他不是被夔王府趕出來了么,現在跟著他爹在端瑞堂呢,說是學徒,其實據說是打雜,有時候遇上短缺的藥材,還要跟著採藥人進山呢。」老人家畢竟話多,一下子就全都抖摟出來了,「前段時間不是說他在王府做錯了事,被打了三百軍棍趕回來了么,怎麼兩位還來找他…」

「二十軍棍。」她有點無奈,傳言真是離譜,打了三百軍棍還有人能活么?

「哦,總之就是被發回來了,肯定是行差踏錯了,有人說啊…」老婆婆口氣興奮又神秘地打聽著,「據說和那位夔王妃的死有關啊?」

黃梓瑕更加無語了:「哪有的事,他離開的時候,夔王妃還沒有定下來呢。」

老婆婆便搖頭嘆氣,「哎,這麼好一個小伙兒,長得又好,身材又高,不然怎麼能進夔王的儀仗隊呢?都是人尖兒才能被選上的!當初去的時候大家都羨慕得不得了,可沒成想就這麼幾個月,被打回來了。」

黃梓瑕怔怔站了一會兒,低聲說:「也沒什麼大事,夔王府不定還找他回去呢。」

「還有這樣的事?可他們都說夔王爺御下最嚴,怎麼可能會讓犯過錯誤的人回去呢?」老太太左右一看,立即滿臉掛上八婆神情,小聲地說,「哎喲你們不知道啊,以前我們街坊十幾戶人家都託人說媒,想要把女兒嫁給他,現在倒好,連本來正在說的一門親事,現在都沒了聲息啦——你看,還不如我兒子呢,早早就在劉木匠那裡學著,現在都快出師了!」

黃梓瑕默然許久,才轉身往外走去。婆婆在後面問她:「你不進去了?他今天在家呢。」

「不了,多謝婆婆了。」黃梓瑕說著,轉身向外走去。聽到身後老婆婆自言自語:「這挺好一小夥子,就是有點女人相,倒像個宮裡的小公公似的。」

周子秦忍不住哈哈笑出來,黃梓瑕卻沒心思理會他。他們除了普寧坊,一路行過大街小巷。直到來到寬闊的朱雀大街上,她才回過神,對周子秦說:「今日多謝你幫我到吏部查詢,等接下來有了什麼頭緒,我們再會吧。」

周子秦見她神情低落,抬手拍拍她的肩膀說:「好啦,你那個朋友叫什麼…張行英對吧?別擔心,我幫你解決。」

黃梓瑕詫異地抬頭看他。

「我好歹在京城混跡多年,六部多少也認識幾個人。我一哥們最近跟我說,京城防衛司的馬隊最近剛好要擴充人手。你是知道的,各衙門之間,馬隊是最風光的,每天騎馬在大街上巡視兩圈,穿著制服帶著刀,一大堆的姑娘小媳婦倚門偷看,找媳婦是絕對不用愁的。再有,每月的錢糧也多,這可是個肥差啊,好多人擠破腦袋走後門的,要不是你這個朋友長得挺拔英俊一身正氣,我還不敢引薦呢!」

「真的?」黃梓瑕驚喜問。

「當然了,京城防衛司馬隊的頭兒就是我鐵哥們,包在我身上了!」周子秦拍著胸脯保證,「等這個案件告一段落,我們帶你去見隊長許叢雲。」

「那就多謝你了!」黃梓瑕十分感動,仰頭對他說道,「若真的能成事,怎麼感謝你隨便開口!」

「哈哈,到時候讓我吃飯的時候隨便說話就行了。」他說著,見黃梓瑕一臉尷尬,又抬手拍著黃梓瑕的背笑道,「開玩笑的啦,其實一點小事不足掛齒,畢竟你是除了黃梓瑕之外我最崇敬的人,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我就是!」

黃梓瑕被他拍得差點吐血,嘴角抽搐著朝他笑了笑,說:「既然如此,等這個案件結束後,我在綴錦樓設宴請你,到時隨便你說什麼我都洗耳恭聽!」

「那也得你有錢啊,我聽說你在夔王府才當差不久,你發月銀了嗎?」他說著,又用大拇指比比自己,「不過小爺我正巧家中有倆糟錢,你儘管來找我,好吃好喝供著你…」

「什麼時候夔王府的人需要你供著了?」他們身旁有人問。那冷漠淡然的口氣中無形透出的威壓讓黃梓瑕不由得頭皮一麻,回頭一看,果然是李舒白。

李舒白的馬車正停在街口,他掀簾看著他們,神情淡淡的,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但黃梓瑕還是覺得他眼中隱隱有不悅的跡象,於是只能選擇了縮著頭站在那裡,默默地向這位難以揣測的夔王挪近一點。

沒心沒肺的周子秦卻毫不自覺,笑著沖李舒白點頭:「好巧啊,王爺也從這裡過?」

「送突厥使臣下榻驛站回來,剛好遇到你們了。」李舒白隨口說。

京城驛站正遙遙在望,周子秦也不以為意,指著黃梓瑕對李舒白說:「王爺你看,崇古這人就是這樣,平時老是板著臉,要不是王爺剛好經過也看不到,她笑起來的時候真是頂好看的,春風拂面,桃李花開。以後王爺可以命他多笑笑嘛。」

黃梓瑕覺得自己的臉都快抽搐了——明明是那種抽筋的笑,明明夔王看到之後臉色如烏雲壓頂,周子秦這人居然還感覺不到,真是什麼眼力勁兒。

「是嗎?」李舒白側目看了黃梓瑕一眼,問,「有什麼好事,讓楊崇古這張石板臉都居然開顏了?」

「沒什麼,只是…他幫了我一個忙。」黃梓瑕趕緊說。

李舒白見周子秦點頭,也便不再追究,只是依舊沉著一張臉看黃梓瑕,問:「今日去吏部,可有什麼收穫?」

「今天簡直大有發現啊!」周子秦興奮的說,拉著李舒白的衣袖就要在大街上談論案情。黃梓瑕實在無語,輕輕咳嗽了一下。周子秦還恍然不覺地看著她。

李舒白指指後面一家酒館,周子秦才驚覺過來:「不行不行,我們不能站在街上講這個!」

李舒白下了車,三人移師酒館,進了僻靜的二樓雅間。

一壺清茶,四樣點心。其他人都退下之後,周子秦才壓低聲音說:「還是崇古精明,他斷定那銀錠是與龐勛有關,因此一開始就直奔那一批龐勛所授的偽官去,果然一擊即中,這錠銀子,確是龐勛在徐州私鑄的庫銀。」

李舒白看著黃梓瑕遞上來的那張謄抄的字條,若有所思。

周子秦則用崇拜的目光看著黃梓瑕:「崇古,你是怎麼推斷這銀子與龐勛有關的?」

黃梓瑕隨口說道:「從這銀子外表發黑的痕迹看,我想應該是近年鑄造的。既然排除了民間私人鑄銀和假銀錠的可能,又寫著內庫字樣,那麼也有可能是有心謀反之人所鑄。而近年來的亂賊,能發展到鑄內庫銀地步的,只有一個龐勛。」

「說的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周子秦拊掌,嘆息自己錯過一個破解疑問的時機。

黃梓瑕又說:「現在就是不知道這銀錠當時鑄造了多少,又流出去多少了。如果很多的話,又是無從查起。」

「並不多,而且都是有數的。」李舒白淡淡說道:「龐勛起兵謀反之時,因為倉促,並未開始設立內庫、封冊偽官。直到我聯合六大節度使圍困徐州,他才大肆封官賜爵,企圖收買人心,並將他們與自己捆綁在一起,以免人心渙散。所以內庫設立時日極短,而且因為戰事節節敗退,根本就沒鑄造多少錠銀子。龐勛死後,我入駐徐州,查看賬目時,不過才鑄了大小共五千六百錠銀子。其中,二十兩的銀錠共八百錠整,幾乎全部還留存在府中。我命人當場融化了七百九十四錠,只留下五錠作為罪證。銀范已經被毀,不可能再有其他的留下來的銀錠了。」

黃梓瑕敏銳地抓住了其中的一個問題,問:「最後剩下的那一個二十兩銀錠呢?」

「如果刑部留存的五錠罪證都還在的話,看來,最後一錠應該就是這個。」他將雍淳殿中王若消失後發現的那半塊銀錠放在桌上,徐徐地說,「這就是當時清點龐勛罪證時,唯一失蹤的那一個二十兩銀錠了。」

周子秦抓著頭,陷入更迷惘的境地:「當時查抄徐州的時候,唯一漏掉的這塊銀錠,怎麼會出現在大明宮雍淳殿?而且,這留下一半又是怎麼回事?看來,在解開了這錠銀子的來歷之後,我們反倒陷入更深的謎團了。

「嗯,這案情越是深入,越似乎與龐勛有關——或許,是有人想方設法讓我們覺得與龐勛有關。」黃梓瑕說。

李舒白不置可否,將面前的茶碟蓋好,然後站起身說:「今日就這樣,先回去吧。子秦,你去刑部看看那五錠罪證銀還在不在,楊崇古再整理看看其他可以追查下去的線索。」

「好!」周子秦是個行動派,不顧現在已經過午,各衙門行署都已經散衙,他依然準備拍開刑部的門去驗看東西——反正他在刑部混得好,和每個人都是哥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