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壺

第一章 斯人獨憔悴

所屬書籍:一片冰心在玉壺小說

皇佑六年,寒露,開封。

“莫捕頭,我傢婆娘這幾日就快生瞭,我想……能不能把我的巡班調成白日裡,夜裡放她一個人在傢,我實在不放心。”

莫研拿著巡班表來回看瞭幾遍,近來她手底下調瞭好幾個專門去查米鋪失盜的案子,人手確實有些緊,怕是抽不出人來與他調班。

“行,那你就巡日班吧。”既然無人可用,那麼隻得她自己來巡夜班瞭。

“多謝,多謝!”捕快連連作揖,歡喜朝門外而去。

“等一下!”

“還有吩咐?”

“咱們這裡人手不夠,叫你老婆快點生。”莫研咬牙切齒,交代道。

“……是,是。”

雖然不明白有什麼辦法才能讓老婆快點生,他還是連連應瞭才出門去。

巡捕房內,莫研歪在椅子上,瞅瞭眼窗外淅淅瀝瀝的秋雨,長嘆口氣,伸手取瞭旁邊的茶壺倒水喝。茶水剛碰到嘴唇,冰冷一片,竟是連杯熱茶都沒得喝,她懊煩放下。

正自在爐子上滾瞭水,馬漢頂頭進來,蓑衣上挾著一身的雨珠子。

摘下鬥笠掛到墻上,他又脫下蓑衣用力抖瞭抖。莫研遠遠地閃到爐子後面去,捅捅爐子,口中問道:“那無頭屍首的案子查得怎麼樣瞭?”

“別提瞭,今兒又去瞭趟城郊,”馬漢脫下濕漉漉的靴子,在爐子邊一邊烘著,一邊唉聲嘆氣,“在河邊轉瞭一溜夠,也沒發現什麼線索,要是展大哥在的話……”說到此處,他猛然停住口,瞥瞭眼莫研,見後者正低頭揭蓋瞅水,神情並無變化,像是根本沒留意他所說的話。他才放下心來,又接著道:“對瞭,你大嫂讓你待會過去吃飯,莫忘瞭。”

“我晚上要替人巡街,怕是吃不成瞭。”

莫研百般無奈道,拎著銅壺給自己和馬漢各倒瞭杯水,復放回爐子上,手捧著杯子縮回椅子上。

“怎麼又要夜巡,我記得你已經連著四五天都是夜班瞭。”馬漢奇道。

“誰說不是呢,”莫研倦倦地打瞭個哈欠,“現在人手實在不夠用,要不你調幾個人給我?”

馬漢雖然很同情她,不過也無能為力:“我們這裡也沒多的人。”

“那你替我向大嫂說一聲……哦,對……”她彎腰從椅子後面拖出兩大條熏魚,遞給馬漢,“人傢送的,你替我給大嫂帶去吧。”

馬漢下意識地接瞭過來,拿在手中才意識到不對,左顧右盼想找個地方將魚藏起來,不安地絮叨道:“你居然還收人東西,這要是讓包大人知道瞭,可瞭不得。”

“放心吧,我給瞭銀子的。”

莫研不耐地撓撓耳根,起身穿瞭自己的蓑衣,取下鬥笠,徑自走入雨中。因為是陰雨天,天色暗得比平日還要早些,酉時才剛過,已是黑沉沉地壓瞭下來。她緩緩地走在街市上,好幾傢店鋪已點瞭燈,隔著雨霧望去,朦朦朧朧,分外明亮。

眼睛有些酸澀,她深閉瞭幾下,耳邊仿佛聽見有人在喊她:

“小七,小七。”

她回過頭去,燈火闌珊處,恍恍惚惚仿佛看見一襲紅衣溫暖如火,那人眉目沉靜如水,溫溫柔柔的笑意在他唇邊……明明知道是幻覺,她還是眨也不眨地盯著。

“總算見著你瞭,你們開封府就忙成這樣,”攏著鬥篷的寧晉頂著雨珠子走過來,一臉不滿,“前幾日差人找瞭你幾趟,總說不在,最近有那麼多賊要抓嗎?”

莫研回過神來,手指瞭指附近,示意他到店鋪的廊下說話。

“我穿著這樣,你都能認出來。”她摘下幾乎遮住大半個臉的鬥笠,抖抖上面的水珠,又隨意捋瞭下鬢角有些散亂的發絲。

寧晉傲然撇撇嘴,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看他鬥篷也都濕瞭七八分,莫研輕嘆口氣,道:“不知寧王殿下有何吩咐?時辰不早瞭,我馬上還得巡街去。”

才初初碰見她,還未說上兩句話她就一副要走的模樣,寧晉微惱道:“你都是捕頭瞭,怎麼還要巡街啊?你手底下的人都幹什麼去瞭?”

“沒法子,最近人手不夠,米鋪失盜,那店老板不依不饒的,隻好調瞭幾人替他守著。加上有的差役娘親生病,老婆臨產,哦,還有一個說傢中田裡淹瞭水得趕回去幫忙。”莫研仰頭望著屋簷下滴滴答答的雨,隨口道。

“那你就一個人把他們的活全頂下來瞭?”寧晉搖頭,不滿地盯著她,“丫頭,你是不是被那隻貓附瞭身?”

莫研的目光從雨滴上收瞭回來,轉頭看向他,眼中不見悲傷,微微笑瞭笑,好像他說瞭句很有趣的話。

見狀,寧晉狠狠地別開臉,三年瞭,她還是這樣,每日裡在開封府忙忙碌碌,似乎是在替展昭做著他未做完的事情。

“殿下,你找我究竟有何事?”

“我傢裡頭丟東西瞭。”他於前兩年在京城內置瞭府邸,地方雖不算大,但佈置的甚是舒適,也確是方便瞭許多。

“不知是何物?”

她問這話時,語氣神態居然都像極瞭展昭,寧晉暗自咬牙,不耐地答道:“翡翠雪兔紙鎮。”

莫研略想瞭想,奇道:“這東西我記得好像你兩個月就說丟瞭。”

寧晉語塞片刻,飛快道:“沒錯,這紙鎮本來是一對,兩月前丟瞭一隻,現下又丟瞭另一隻,說不定就是同一個人偷的。”

“這賊還真不嫌麻煩。”莫研低聲嘀咕瞭下,復把鬥笠戴上,語氣平緩道,“殿下放心,明日我會派人過去。”

“那些個笨手笨腳的傢夥我不要,我要你過來。”寧晉幹脆直截瞭當道,頓瞭頓又道,“你午後再來就是,上午還可以歇歇。”

莫研微搖搖頭,淡然道:“明日我有要緊事,隻怕走不開。”這幾年來,她便是再傻,也明白寧晉對她的用心,隻是……寧晉固然很好很好,可她偏偏不喜歡,自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你……好歹你還叫我一聲殿下,我不管這麼多,你若不來,我就找包黑子去,告你開封捕頭瀆職。”寧晉氣結,開始不講理起來。

莫研默然片刻,抬頭道:“殿下,說起來,我畢竟算是個寡婦。”

“寡婦怎麼瞭?”

“寡婦門前是非多,我不想惹事。您……明白嗎?”

聞言,寧晉狠狠地盯住她:“我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你小七何時變得開始在意這些?”

莫研苦笑不語。她自然不會在意這些,這不過是她回絕寧晉的借口罷瞭,她倒希望寧晉能在意名聲。

吳子楚在街角處遠遠地候著,方才寧晉連傘都不肯打,攏瞭鬥篷便匆匆趕上前找莫研,他也隻是緘默不語,不敢出言相勸,亦不敢近前去。一來,他怕寧晉說話不便,二來,在此事上,饒得知道寧晉極中意莫研,他也終覺得不妥。

幸而他二人隻在廊下站瞭一會,他便看見莫研向寧晉拱手告辭復踏入雨中。寧晉面帶惱意地獨自又在廊下站瞭一會,似乎瞪著她的背景,直至莫研消失在雨霧之中,他才悻悻收回目光,緩步走回來。

吳子楚忙舉著傘迎上前去。

“回去後,把我那對翡翠雪兔紙鎮藏起來,”有人遮雨,寧晉頭都不用抬便知道是他,懶懶吩咐道,“藏妥當些,別讓那丫頭發現瞭,她明日午後應該會來。”

“是。”

寧晉頓瞭頓,又道:“多準備些點心……我看她近來好像又瘦瞭些。”

“是。”吳子楚暗自嘆口氣,心道,您自己何嘗不是呢。

寧晉正欲上馬車,忽見有一騎遠遠飛馳來,還未到馬車前便翻身下馬,朝寧晉施禮道:“寧王殿下,聖上有旨,宣您進宮。”

“皇兄找我?”

寧晉微愣瞭愣,心中不知何事,忙登上馬車,吩咐道:“回府更衣。”

次日,莫研本極不願意去寧王府,可又怕寧晉當真來開封府,到時愈發麻煩。她巡瞭一夜的街,此時倦容滿面,打瞭盆井水激瞭激,方才提起點精神來,懶得拖到午後,略收拾下便往寧王府而來。

這寧王府的下人似乎才剛剛起,開門時睡眼惺忪的,捕頭的制牌在他鼻尖低下晃瞭幾個來回,才如夢初醒地將莫研讓進府中。

“寧王殿下還未起,莫捕頭您請在這裡稍候,待我前去通報。”

莫研微點下頭,脫瞭蓑衣鬥笠擺在外頭墻根底下,方才在小偏廳中揀瞭最靠窗的椅子坐下等候。

雨仍在淅淅瀝瀝地下著,窗外種瞭一叢芭蕉,雨點落在上面,叮叮咚咚地甚是好聽。在這裡,周遭除瞭雨聲,安靜地出奇,莫研微垂著頭,閉上雙目……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很喜歡靜靜地聽著雨聲,似乎隻要她專註地去聽,就能聽見夾雜雨聲中的那熟悉的呼吸聲。

寧晉昨日被仁宗叫入宮中,深夜才回,心事重重,直到四更天才沉沉睡去。早間傳話的內侍在門口輕喚瞭幾聲,見裡面沒聲響,亦不敢驚動。莫研雖說是開封府的捕頭,可畢竟隻是個捕頭,自然犯不上因她而特地驚瞭寧王的夢。

寧晉這一睡便到快正午才起來,慢悠悠梳洗時才聽見內侍在旁稟道:

“殿下,開封府的莫捕頭一早就來瞭,說是來查失竊的案子”

“她一早就來瞭!”寧晉一喜,披上外袍就朝往外走,“人呢?”

“在小偏廳候著呢。”

寧晉一路快步而行,卻在將進偏廳時緩下瞭腳步,同時示意侍從不可出聲:大概是因為等得太久,加上整夜巡街,甚是倦乏,莫研已不知不覺地蜷在椅子上睡著瞭,時不時有雨絲自窗外飄散入內,微微濡濕她肩頭處的衣袍。

他朝窗口努努嘴,示意侍從將窗子關上,自己輕手輕腳地在莫研對面坐下,靜靜地看著她……依稀記得初次相見,是在姑蘇的寒山寺中,那夜自己與展昭秉燭下棋,她也是這般蜷在椅子上淺淺而睡。

如果那時,自己對她好一些,不知此時可否會所有不同?寧晉悵悵然想到,不由地長嘆口氣。

一陣風過,卷起雨點打在窗上,劈裡啪啦作響,莫研微微驚瞭下,睜開雙眼,看見瞭對面的寧晉。

寧晉似笑非笑地盯著她:“夢見什麼瞭麼?”

莫研似乎還未回過神來,呆愣瞭一會,又環顧下四周,這才想起自己究竟身在何處。

“失禮瞭,還請殿下包涵。”她起身整整衣衫,發覺肩頭冰涼也沒去管它,草草向寧晉施禮道。

見她施禮,寧晉隻是冷冷一哼,故意不去理她。

莫研也不在意,自行坐下,然後道:“丟失翡翠雪兔鎮紙的屋子,可否讓我去看一下?”

“來人,帶她去書房。”寧晉朝外間招瞭招手,一位侍從依命進來領莫研去書房。另有侍從進來朝寧晉恭敬問道:“殿下是直接用午膳還是先用早膳?”

莫研聞言,腳步一停,奇道:“午膳?現在是什麼時辰瞭?”

“午時二刻剛過。”

顯然是大大吃瞭一驚,莫研頓時顧不上講究什麼禮數,瞪著寧晉不滿道:“你居然睡到現在?”

“你不也是麼?”寧晉聳肩,開始睜著眼睛說瞎話,“再說,我早就起來瞭,是想讓你多睡一會。”

莫研平靜地拆穿他的謊言:“你要是早起來瞭,怎麼會到現在都未用早膳。還有,我肩膀衣服濕瞭不少,顯然這扇窗子是剛剛你進來時才關起來的。”

在一個捕頭面前,尤其是像莫研這樣的捕頭面前說瞎話實在是件很糗的事情。旁邊的侍從都有些替寧晉難堪,而寧晉卻絲毫不以為忤,微笑著看她:“你怎麼知道,我會替你關窗子?”

莫研聳聳肩,理所當然回道:“待客之道,本應如此。”說罷,她便邁步往門外走去。

“喂!你去哪裡?”寧晉以為她要走。

“書房。”她頭也未回。

寧晉這才放下心來,不由地笑瞭笑,吩咐侍從道:“準備午膳,動作快些,莫捕頭同我一起吃。”

“是。”侍從領命而去。

莫研沒用多少時間就把書房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轉遍瞭,問瞭負責打掃書房的侍女幾個問題,又問過日常在書房進出的侍從。

“怎麼樣,有什麼線索嗎?”寧晉坐在桌後,不在意地問道。

“應該是傢賊所為。”

莫研此言一出,裡裡外外伺候的侍從聽在耳中皆是不自在。

寧晉不驚不奇,笑道:“巧瞭,和我想得一樣。”他朝莫研招招手,“站著做什麼,坐下坐下,這個時辰你回去連剩飯都撈不著,就在這裡把午飯吃瞭吧。”

確是腹中也餓瞭許久,莫研倒不推辭,在寧晉對面坐下。

寧晉招手讓侍女盛上飯來,抬眼問莫研:“既是傢賊,該怎麼查?”

“傢賊的話,你自個在傢裡頭審審,說不定就能審出來瞭。”莫研接過侍女端上來的飯碗,也不客氣,舀瞭魚羹汁澆在米飯上,便大口大口吃起來。

“這怎麼審,我可不懂。”

“先把能出入書房的人都……然後一個一個問,既然不是頭一遭……傢裡頭發瞭橫財的……”莫研口中有飯,含含糊糊道。

寧晉用目光示意旁邊侍從舀碗湯給她。

“你急什麼,我這裡你就那麼不願意呆。”他語氣中已有些惱意。

莫研咽下口中的飯,搖頭道:“不是,我下午還得趕到米鋪去看情況,守瞭幾日,若再無狀況,就好讓手底下的兄弟們撤瞭。”

寧晉不耐地撇嘴:“什麼大不瞭的事情,值得這樣趕,慢慢吃,我還有事同你說。”

“何事?你說,我聽著呢。”莫研挾瞭菜,低頭刨著碗。

“你想不想去遼國走一趟?”他問,作隨意問狀。

手中筷子頓住,莫研抬眼看他,半晌,才搖瞭搖頭,復垂頭吃飯。

“為什麼?”

“不為什麼,就是不想去。”

“公主快要與耶律洪基舉行大禮,你就不想去看看她?”

莫研愣瞭愣,卻仍是搖瞭搖頭,低低道:“……公主她,其實一點都不喜歡耶律洪基。”

“你怎麼知道?”寧晉問道。

莫研不答,神情有幾分悵然,筷子也停瞭下來,似乎一下子沒瞭胃口。

昨日仁宗宣寧晉進宮便是為瞭此事,一方面讓寧晉押送今年的歲貢,一方面便是為瞭參加趙渝的大禮。趙渝離傢三年,雖每每書信中盡是平安喜樂,仁宗卻終是不甚放心。寧晉與趙渝自幼感情便好,由他這個小皇叔替自己去瞧瞧,自是再合適不過。

去遼國一行寧晉倒無意見,隻是他又加上瞭自己的私心。

展昭死在遼國,莫研這些年這般模樣就是因為展昭,她的心結不解,自己便是在她身上花盡心思也是無用。而要解開她的心結,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再帶她回到遼國,正視這一切。傷口撕開固然疼痛,但不剜去腐肉,就永遠也好不瞭。

“這次我要押送歲貢去遼國。”寧晉淡淡道,“你反正去過,不如就陪我走一趟。”

“我不想去……開封府也走不開。”

她的回答早在寧晉意料之中,此刻也不勉強於她,隻微微笑道:“反正我還有月餘才走,不用著急,你回去問問包黑子,好好安排下,我料開封府衙未必就忙成這樣。”

莫研沒接話,低著頭心不在焉地扒瞭幾口飯。

寧晉望著她,暗自長嘆口氣。

外間的雨下得越發急起來。

遼國,大同館內。

趙渝倦倦地靠在軟榻上看書,手中的詩集還是三年前偷溜出宮時在街市上買的。柳永的詩集在宮裡見不到,她偷偷藏瞭起來自己竟也忘瞭,直到這幾日讓侍女整理舊衣箱才翻瞭出來。

“……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闌意?……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讀在口中,將那句“為伊消得人憔悴”在唇齒間反復回味,她竟呆呆地落下淚來。

旁邊侍候的侍女見狀,輕聲勸道:“公主,您現下身子不好,還是莫要看這些傷神的東西。”

趙渝方覺失態,止瞭淚,勉強笑問道:“你怎麼知道這是傷神的東西?”

“奴婢聽人說過,柳耆卿的詞大多都是淒切得很,雖有好得,可有的也並不甚雅,說的……”侍女臉有些微微泛紅,“……說得都是男女間的情愛,而且方才我聽公主讀的那兩句,什麼‘衣帶漸寬’,您瞧,連寬衣解帶都寫上去,這不是羞死人瞭麼。”

趙渝聽她之言,忍不住微微一笑:“你不懂,莫要胡說。這上面說‘衣帶漸寬’的意思是,因為人漸漸地瘦瞭,所以平日裡穿得衣衫也顯得越來越寬,哪裡是你說的什麼寬衣解帶。”

侍女聽瞭這才明白,羞澀笑道:“原來是這樣,那這詞公主您讀來還真是對景,您瞧,您這些衣衫可不就是顯得越來越寬瞭麼。”

趙渝聞言一怔,輕輕道:“……是麼?”

“您病瞭這些日子,自然是會瘦一些。”侍女怕她多想,忙又安慰她,“隻要您聽大夫的話,好好吃藥,多多歇息,肯定就能好起來瞭。”

趙渝卻仿似沒有聽見,靜靜地想著什麼,良久才道:“我是什麼時候開始生病的?”

“公主您忘瞭麼?就是今年春天,在鴨子河的捺缽,您夜裡出去時淋瞭場雨,回來就病倒瞭,直發瞭三日的高燒,可把奴婢們都急壞瞭。”

“哦……我想起來,是春天的時候。”趙渝微垂雙目,悵然道,“現在都快冬天瞭吧,一下雨,涼氣就直躥進來。”

“已經過瞭寒露,這兒冷得早。”侍女答道。

“真快啊……”趙渝慘淡一笑,不知不覺自己竟然都病瞭大半年,“大禮是什麼時候?”

“聽說是準備在冬至那日。”侍女笑道,想引她開心,“公主,您可得多吃點,到時候穿上素錦紅堆花繡袍才好看。”

合不合身,好不好看,趙渝渾然不在意,她剩下來要做的事情便是平平順順地和耶律洪基行大禮,便算是盡責瞭。

而那個人,他有他的事情要做,她強忍下心中酸楚,自己什麼模樣,自然不是他會在意的事情。

寧晉一點都不傻。

他知道要說服莫研不是件容易的事,而若以公事的名義讓包拯把莫研調派過來,顯然要容易得多。

“莫捕頭心思縝密,這些年屢破奇案,我耳聞以久。正巧她與我私交甚好,又去過遼國。這次我押送歲貢,少不得身邊得有個熟門熟路的人,包大人,您就賣個人情,讓莫捕頭隨我走這一趟吧。”

秋日的一個午後,他笑意淺淺地坐在包拯的書房中,端得是風流俊朗,一席話侃侃說來。說罷,他自低頭品茗,心中料定以他寧王的身份,不過是借用開封府的小小捕頭,包拯斷無回絕之理。

偏偏他語罷良久,卻不見包拯開口說話。

半晌,才聽見包拯緩緩道:“此事有些難處,近來開封府事情甚多……”他話才說瞭一半,門外有人朗聲稟道:

“包大人,我有要緊案情回稟。”

寧晉聽見這聲音,抬眼望去,正是莫研。

“進來吧。”包拯點點頭,轉頭朝寧晉道,“包拯失禮,請殿下稍候片刻。”

“國事要緊,國事要緊,可要我回避?”寧晉做瞭個手勢。

包拯笑道:“那倒不必。”

莫研邁步入內,連施禮都免瞭,自懷中掏出個小佈包遞給包拯,稟道:“這是李傢巷女屍頭上的發釵,我看過,出自玉桂閣歐陽師傅之手。屍首我初步勘驗過,胸部有屍斑,後腦曾被利器撞擊,且屍身已經腐爛發臭,應是在水缸中泡瞭三日有餘。”

聽她說到此處,寧晉已連茶都喝不下去瞭。

包拯倒是聽得非常專註,又問道:“是何種利器,你可看得出來?”

“頭骨破裂粉碎,應該是錘子,而且能使出這樣的力度,兇手的力氣一定很大,而且慣常用錘子。”

包拯點瞭點頭,似乎想起什麼:“米鋪的事情這麼樣瞭?”

“今晚就可收網,手下的弟兄都憋瞭好幾日,”莫研微微一笑,“就等著今晚抓個現行。”

“還是要小心行事。”

“屬下明白。”

幾件案子都有瞭眉目,包拯似乎輕松瞭許多,朝寧晉笑道:“公事太多,怠慢殿下,還請多多包涵。”

寧晉笑道:“不妨不妨,看來,小七在你開封府衙當真是歷練出來瞭,又是屍首,又是發臭,聽得我頭都暈瞭。”

“要是看上一眼,你會更暈。”莫研稟報完公事,也不再拘著,自行坐下倒瞭茶水喝,朝寧晉奇道,“你來這兒做什麼?”

“來找你們大人要人?”

“要誰?”她順口問。

“要你。”

莫研聞言一呆,她倒未想到寧晉特地來開封府竟然是為瞭此事,不由得抬眼望向包拯。寧晉朝莫研微微一笑,接著道:“你就隨我走一遭遼國吧。”

她尚未來得及開口回絕,已聽見包拯道:

“近來開封府衙公事甚多,莫捕頭又是得力之人,何況再過幾日,我還得派她去趟江南查件要案,恐怕是沒法隨殿下去遼國,還請殿下多多體恤。”他頓瞭頓,又笑道,“對瞭,我記得近衛官孔凝曾幾次隨同押運歲貢,此人武功不弱,殿下若帶他隨行,相信應能幫上些忙。”

寧晉未料到包拯竟然連個人都不肯借,心中不愉,口中卻仍笑道:“既然孔凝如此能幹,不如把他調來開封府,讓小七跟我走。”

“殿下玩笑瞭。”包拯一笑帶過,並不回應,顯然仍是不願答應。

莫研見包拯已替自己回絕,倒也省得自己再費口舌,起身施瞭一禮,便欲告退。

“等等,我同你一起走。”寧晉急喚,她隻得停住腳步。

寧晉復看向包拯,無奈道:“既然開封府連這個面子都不給,那本王也不敢勉強,就此告辭。”

“老臣慚愧,恭送殿下。”包拯帶著歉意拱手。

待出瞭包拯書房,一路曲曲折折送寧晉來到角門,已能看見候在馬車邊的吳子楚。莫研正欲向寧晉告辭,他卻停住腳步,直直立在石階上……

“因為怕下瞭雪不好走,今年要提前出發。過瞭霜降之日我就要走瞭,你當真不去?”他問。

莫研沉默著搖搖頭。

寧晉頓瞭頓,突又搖頭苦笑起來:“沒料到連包黑子都這般幫你。我倒沒想到,開封府衙已到瞭沒你不行的地步。”

聽他此刻說起,莫研心中也有些疑惑。方才在書房中隻顧感激包拯替自己推托,卻未思及他為何要替自己推托此事。按理說,自己雖是捕頭,可也沒有到不可或缺的地步。以寧晉他寧王的身份,且並無惡意,要向開封府借調一個小小捕頭,包拯又怎麼會斷然拒絕呢?

如此一想,她眉頭擰緊,頓時疑心大起。

“怎麼瞭?”寧晉看她臉色變瞭變,關切問道。

“你說……包大人為何不願答應你?”

“我和包黑子還算有些交情,這些年也沒有得罪他的地方,照常理,他沒理由不賣這個人情。”寧晉也有些氣惱,想瞭想道,“我想,要麼就是你們開封府確實忙得不可開交,要麼就是他不願你去遼國。”

“……他不願我去遼國……”莫研喃喃自語,低下頭細想,“那你說,他為何不願我去遼國?”

“怕你去瞭惹事!”這點寧晉倒是毫不遲疑就答出來。

莫研斷然搖頭:“不對,我已經不是三年前的模樣,他不會是怕我惹事。”她猛然抬起頭來,雙目炯炯地盯住寧晉,“他不願我去,一定是那裡有什麼事不願讓我知道。”

“會是什麼事?”寧晉奇道。

“這,恐怕要去瞭才能知道。”莫研咬咬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