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台第241章

第241章 柴册之礼4


  太后有旨,宗女云集,在其中终于挑出了给李继迁的妻室人选,就是宗室、王子帐节度使耶律襄之女耶律汀。
  耶律汀是个有想法、有气『性』的姑娘,她父亲地位不算低,也算得宗室近支,可惜生母早亡,继母想干涉她的亲事,她不愿意。刚巧与萧海澜交好,就成了太后帐下侍女。
  燕燕自成为摄政皇后乃至太后以后,身边的侍女就有不少皇族后族的出『色』少女,她这次在校场选拔骑『射』,考问才学,真正出挑的都选作她身边的侍女。
  或许是萧海澜素日与耶律汀走得太近,见耶律汀中选,高兴地拉她去一起置办嫁妆,结果居然让人误会了。
  南院枢密使耶律斜轸匆匆赶来,焦急地道:“太后,你可不能把海澜嫁给李继迁啊。这家伙又老又丑,阴险狡诈,对我们大辽不怀好意,根本不值得贵女下嫁!”
  燕燕奇怪地看著斜轸,疑问:“海澜?嫁给李继迁?”
  斜轸更著急了:“太后扶持李继迁,无非是想给宋国找麻烦。只要太后将海澜赐婚给我,我就立军令状,保证宋军有来无回。”
  燕燕啼笑皆非:“胡说八道!你堂堂南院大王立什么军令状。你要娶海澜,自己与她说去吧。”
  斜轸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头,看到萧海澜牵著耶律汀的手站在外面,一脸又气又羞,顿足道:“姑母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才不嫁这个浪『荡』子!”
  斜轸急得抓耳挠腮,委屈得不行:“海澜,咱们不是已经解开误会了吗?我、我不是浪『荡』子啊。”
  海澜跺著脚,恼道:“你不是谁是!谁让你闯到崇德宫里胡说八道来了!”
  斜轸忙道:“好好好,你别生气,是我不对。”
  燕燕看著一对小儿女这般作态,了然一笑,清了清嗓子:“海澜说得对。斜轸身为南院大王,『乱』闯禁宫,罪不容赦。来人,把斜轸拉下去,重打八十大板,以儆效尤。”
  海澜顿时变了脸『色』,忙求道:“姑母,不要!”
  燕燕故意道:“哦?为何不要?他私闯禁宫,胡言『乱』语,坏了你的名声,到时候害你嫁不出去可就糟了。姑母这是为你出气。”
  海澜突然结巴起来:“我、我们契丹姑娘也不顾忌那些胡言『乱』语。”
  燕燕道:“那不成,你小姑娘不懂事,姑母可不能看著你被人陷害了。双古,还不快快把斜轸拉下去。”
  见双古作势要把斜轸带下去,海澜慌忙拦住双古,护著斜轸:“不不不,姑母,你别打他。”
  斜轸起初有些发愣,看到海澜回护自己,万分感动地道:“海澜,没事,我皮粗肉厚的。”
  海澜闻言狠狠一脚踹向斜轸,怒斥道:“蠢驴,八十杖打下去是要人命的。”
  燕燕拖长尾音:“双古,还不赶紧把人拖下去。”
  海澜慌了:“姑母,他、他没坏我名声,你别打他。”
  燕燕道:“那他求我赐婚,你也是愿意的喽?”
  斜轸眼睛发亮地看著海澜,海澜羞涩地点了点头。
  斜轸抱著萧海澜欢呼起来:“海澜,你点头了,你点头了!”
  燕燕轻咳了一声:“斜轸,既然你们都是愿意的,朕便将海澜赐婚于你,你可得好好待她。”
  斜轸又兴奋又激动,忙道:“是。谢太后!”
  燕燕似笑非笑地道:“还不出去,留在我这儿做什么?”
  斜轸傻笑著拉著海澜出去了。
  燕燕招了招手道:“阿汀留下。”
  耶律汀走到燕燕跟前,燕燕将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才道:“你是个聪明姑娘,朕也很欣赏你的果决。现在最后问你一次,是否真的愿意远离大辽,嫁与李继迁为妻?”
  耶律汀坚定地点了点头:“阿汀虽是女儿家,也是耶律家血脉,愿为太后节制银夏党项部。”
  燕燕欣慰地笑道:“好,朕便如你所愿。”
  当下就下旨:“封李继迁为定难军节度使、西夏国王,赐婚义成公主,并以三千兵甲为义成公主之陪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