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壺

楔子

所屬書籍:一片冰心在玉壺小說

皇祐二年,八月初三,開封。

油紙糊的燈籠在風雨中飄來搖去,火光閃爍不定,映得官傢驛站的門口忽明忽暗。隔著雨聲,一頂很不起眼的藍佈小轎拐過街角,停在驛站的門口。

從轎裡鉆出來的人,一身青袍,面色冷漠,徑直上前叩門。

不一會功夫,官役滿臉不耐地從裡面開瞭門,看見來人,慌忙換上笑臉,腰也頓時躬瞭下去:“大人。”

“姑蘇織造白大人在何處?”

“就在後面的廂房裡,小的來領路。”

見這位大人身邊並無小廝,官役忙又是打傘又是提燈,將他引至後面廂房。

“就是這瞭,要不要小的給您沖壺好茶送來?”

“不必,我若有事自會喚你。沒有我的吩咐,你不用過來瞭。”

看官役退下,他方抬手敲門。

“大人!快請進,小人已等候大人多時。”一位不惑之年,身材微圓的男子開瞭門,見是青袍人,慌忙往裡讓去,“這兩日小人遞瞭封信進府,大人可看見瞭?”

“看見瞭,”青袍人不耐煩道,“……誰讓你進京來的?”

姑蘇織造白寶震見他一臉冷然,頓時愣住:“小人、小人以為此事事關重大,應該和大人相商才是。”

“相商……”他冷笑,“寶震啊寶震,你讓我說你什麼好呢?你是想看著我死在那虎頭鍘下你才甘心啊!”

“小人不敢!”白寶震雙膝一軟,已然跪在地上,語氣間隱隱的哭腔,“大人何出此言?小人便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這樣想啊!”

見他如此,青袍人語氣又軟瞭下來,伸手扶住他,嘆道:“我也知道你還不至於如此,你比不得他們,都是些懦弱無能之輩,有瞭事便隻知道躲著藏著。”

“大人明鑒。”白寶震卻不敢起來,“隻是現在那包拯已經開始疑心我,下官惶恐,故進京請大人的示下。”

“你可將賬冊帶來瞭?”

“沒有,此物茲事體大,小人怎敢隨身攜帶。”

“你做的很對。”

青袍人點頭贊許,不經意地將食指在墨漆桌面上輕輕扣兩下——身後涼風掠過,白寶震隻覺背心一涼,低頭驚詫望去,一柄利劍已穿胸而過,劍尖上的鮮血猶自滴落。

“我也是沒辦法,你好好去吧,”青袍人淡淡道,“你的傢人我自會安置,不會虧瞭她們的。”

白寶震艱難地張張嘴,想說些什麼,不妨那劍猛地一抽,鮮血噴湧而出,一口氣還未來得及喘上來,便斷瞭氣。

“大人。”

握劍的赫然是方才抬轎的大漢,抬手收劍,行雲流水,顯見是一名用劍高手。

青袍人嫌惡地看著衣襟上的污血:“你到裡面看看,看他都帶瞭什麼來,務必搜仔細瞭。”

“是。”

倒在地上的白寶震氣息已斷,雙目猶自圓瞪,青袍人看瞭不耐,踢瞭踢,讓屍身翻瞭過去。

“稟大人,仔細搜過瞭,隻有些銀票,衣物,並無其他。”大漢從裡面轉出來,將搜出來的東西攤在桌上。

青袍人翻點一番,果然沒有其他,點頭道:“做得幹凈些,莫讓開封府找到什麼把柄。”

“小人明白。”

風急雨驟,小轎很快隱沒在黑暗之中,就像不曾出現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