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壺

楔子

所屬書籍:一片冰心在玉壺小說

宮城內,紫辰殿。

“母後,您求求父皇,莫將我嫁入番邦,我不要嫁給耶律洪基……”

豫國公主趙渝跪在皇後曹英面前,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曹英亦是雙目含淚,趙渝雖是早逝的昭賢貴妃之女,並非她親生,但卻是由她扶養長大,聽聞仁宗要將她遠嫁遼國,她又何嘗不心疼。

“快起來,孩子。”

曹英將趙渝攙起,牽著她在榻上坐瞭,才輕撫著她的手,勸道:“你也要體諒你父皇,他的心裡也是不好受。”

此時的門外,仁宗靜靜站立,傾聽著門內兩個女人的抽泣之聲。

“皇上……”內侍不知是否該替他推開門,輕聲詢問道。

仁宗擺擺手,示意莫驚擾房中人,不是他不願見趙渝,實在是不知該如何與她解釋。自先帝與遼國定下澶淵之盟後,宋遼兩國雖無戰亂,但大宋每年都需供給遼國十萬兩白銀,二十萬匹絹佈,今有消息傳來,遼國耶律宗真似對歲供頗有微詞,曾言大宋年入一萬萬,遼不過僅得三十萬,實九牛一毛。且遼國已和西夏聯姻,耶律宗真將其女興平公主嫁西夏國王李德昭之子李元昊。兩國關系微妙,不忍百姓再受戰亂之苦,仁宗遂決定與遼國聯姻,暫且緩和局勢。

屋內,曹英仍在勸道:“那耶律洪基也正是年輕精壯,又聽說文武雙全,對漢學極是精通,想來定然不輸於我漢傢子弟。”

趙渝的抽泣聲漸漸止住,取而代之地卻是更令人心驚的話語:“母後,孩兒是寧死也不願嫁去番邦,您莫怪孩兒不孝,不能再承歡膝下。”

曹英聽得大驚,慌忙拉住她:“你這孩子,莫作傻事!”

仁宗聞言也是一驚,也顧不得叫內侍,自己推門入內,大步朝趙渝走過去。

“父皇……”

趙渝看見仁宗突然進來,顧不得驚訝,也不多說話,徑自直挺挺地跪下,連著磕瞭三個頭。

望著俯首在地上的女兒,仁宗長嘆口氣,將她扶起:“千般不是,要怪就怪朕,不該把你生在這帝王傢,朕也是萬般無奈。你既然貴為公主,就需得為朕,為大宋盡你所能。”

見女兒不言不語地盯著自己,雙目腫得桃兒一般,仁宗硬是讓自己狠下心腸:“看看宮裡還有什麼喜歡,你盡可以帶瞭去;或者還要添點什麼,也盡管讓人去辦……”

聞言,趙渝心中一片冰涼,知道父皇心意已決,再無回轉餘地。

“……孩兒回去想想。”

拖著腳步,趙渝失魂落魄地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