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壺

尾聲

所屬書籍:一片冰心在玉壺小說

轉眼已過瞭月餘,這日展昭早起在院中練過劍,抹瞭抹汗,正看見雪花飄落,細細小小的,繞在他身周打著轉……

已經是冬天瞭,真快啊,他想著,這是今年京城裡的第一場雪吧。

雪粒子鉆入衣領,冰涼冰涼的,他自嘲地笑瞭笑,也不撣開,提劍回屋,卻見馬漢從不遠處頂著雪走過來。

“展兄,我傢裡的說瞭,今兒是小雪,讓你早起先過來喝碗羊肉湯。”馬漢人還未到,已經喊過來瞭。

展昭笑道:“替我多謝嫂夫人,我稍後就過去。”

展昭獨身,在京城裡又無親戚,平日裡與王朝馬漢等人皆以兄弟相稱。馬漢已成傢,夫人正是開封府內的廚娘,有著一手好廚藝,故逢年過節,馬漢常常招呼展昭王朝等人同來傢中過節。今日小雪,馬大嫂特地燒瞭補氣暖胃的羊肉湯,也算是應景。

剛進馬漢傢的小院,混雜著當歸味的肉湯香味撲鼻而來,團團霧氣在飄雪中散開,暖意沁人。王朝,趙虎早已在屋中,見展昭到來,忙挪瞭挪,讓他落座。

馬大嫂手腳麻利地給各人端上湯碗,端得是好手藝,那羊肉湯色澤乳白,毫無臊味,上面灑瞭一把碧綠的蔥花,香氣四溢。王朝性急,也顧不得燙,端起來就著碗便喝瞭一口,連連咂舌,隻覺得鮮美無比。

取過湯勺,輕輕在湯中攪動散去熱氣,看著碗中的蔥花,展昭不由自主地想起某個人歡歡喜喜地往面中灑蔥花的樣子……現在的蜀中,不知是否下雪?

“展大人快喝,這羊肉湯就得趁熱喝。”

馬大嫂又端上一大盤白饃,笑呵呵地看著正大快朵頤的眾人,得意道:“這湯裡頭我加瞭白芷,還有杏仁,一點臊味都吃不出來吧。”

“嫂子真是好手藝。”趙虎抓瞭饃在手中,贊道。

王朝口中還未咽下,連聲附和:“好吃……好吃。”

聽他們連聲稱贊,馬大嫂笑瞭笑,自言自語地嘆道:“你們也就是知道好吃二字,其中的功夫哪裡會懂得。……要是那個小丫頭沒走,說不定她能吃得出來。”

聞言,展昭手上動作略停,隨即恢復尋常。

一時吃罷,謝過馬大嫂,出馬漢傢,展昭信步往包拯書房而來,正遇上押送白盈玉的差役已經回來,向包拯回稟經過後退出去。

包拯見展昭進來,示意他坐下,遂語氣低沉道:“白盈玉在汾水投瞭河。”

這原是展昭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此刻他也無法確定莫研是否做瞭手腳,又或許白盈玉真的投瞭河。

見包拯面色傷感,展昭心中隱隱歉疚,含糊地勸道:“這是她自己的選擇,也許覺得如此更好。”

包拯沉重地嘆口氣,目光落到桌上卷宗,繁多復雜,隻有暫且收拾情緒,以政事為重。昨日城南郊外一處別院失火,疑是有人縱火,展昭心細,正好派他去調查此事。

展昭領命前往城南郊外,策馬而行。

郊外的雪似乎下得比城裡還要密些,紛紛揚揚,天地間蒼蒼茫茫。天寒地凍的,路上行人稀稀落落,路邊茶水鋪亦是生意冷清。

剛用過羊肉湯,腹中暖和,他暫不欲飲茶水,並不停留,策韁而過。

“老板,你茶水裡怎麼不加點肉桂葉……”茶水鋪裡的一個聲音飄過來。

展昭猛地一下勒住韁繩。

“這個時節,要加點肉桂葉才好。”那聲音仍舊如記憶中那般快活。

仿佛能看見她說話時的樣子,他不由微微笑開,翻身下馬,似乎怕驚擾瞭什麼,牽著馬緩緩走過去。

茶棚內,一個俏生生的身影正立在茶爐旁,偏著頭瞧茶水冒水泡……

餘光瞥見有人過來,她方抬起頭,正與展昭目光相遇,頓時歡喜喚道:“展大哥。”

展昭微笑:“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