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壺

尾聲

所屬書籍:一片冰心在玉壺小說

開封府,西角門外。

展昭風塵仆仆地下馬,將馬交給看角門的官差,遂直往包拯書房而去。

“大人,這是黃忠思臨時前最後寫的一封折子,被夾在書中。”展昭呈上此次案件的證據。

包拯接過,贊許地著點點頭:“幾百裡路,三日內便行瞭來回,辛苦你瞭。”

展昭微微一笑。

“快去歇歇吧。”包拯揮手讓他快回去,“定是累壞瞭。”

“屬下告退。”

展昭施禮,退出書房,往東南角他所居住的小院而去。此時正是午後,四處靜悄悄的,蟬鳴在耳邊嘈雜著。

推開院門,進去,再推開房門,房中空無一人,靜得讓人心悸。桌上擺著一封信,用茶杯壓著。

他緩緩放下包袱和劍,拿起信來,筆跡甚是眼熟。拆開來,薄薄的一頁紙,隻有寥寥數語,他很快就看完瞭,唇邊笑意淺淺,復把信收入懷中,又略想瞭想,連衣衫也不換,隨即又轉身出門去。東角門就在出小院拐角的地方,他走過去,守門的官差的看見他便笑道:“展大人,回來瞭!”

展昭含笑點點頭,欲問:“她……”

“她往後街去瞭。”不待他說完,守衛便笑著往街面上遙遙一指。

“多謝。”

展昭頷首,略略拱手謝過他,即往後街行去。

後街緊挨著開封府,眾多店傢與開封府中人自是十分相熟。展昭一路行去,不停間地便有人招呼他。

“展大人!回來瞭……”

“展大人,不在這裡,還得再往前面去……”

“展大人,像是在舊書鋪那裡……”

……

展昭一一含笑謝過,一直行到舊書鋪前,他才停住腳步,看著裡面正捧本書認真看著的纖細人影,目光中滿是笑意。

“展大人!”先看見他的是店傢。

此時,那人影才猛然抬頭望過來,看見果真是他,忙放下書,朝他奔過來:“大哥!你回來瞭!”。

話音落下時,她便已在他眼前瞭,笑顏如花地望著他,看見他額頭上汗珠,忍不住用舉袖替他抹瞭抹,笑道:“我還以為你得明日才能回來,你又是星夜兼程往回趕麼?”

展昭笑而不語,挽瞭她的手往回走:“回傢去吧。”

莫研微惱道:“果然是,我不是與你說過瞭麼,現下我身子好瞭,你不用那麼擔心地急急趕回來。”

展昭不答,反問道:“桌上的信,你看瞭麼?”

“沒有,”莫研搖頭,“我看是寫給你的,又不知是不是案子的事,也沒敢拆。”

“是蘇大哥寫來的信。”

一聽這話,莫研喜得跳起來,緊緊抓住他胳膊:“她……不,他們現在在哪裡?好不好?”

“信上寫得很簡單,說已經離開瞭蜀中,接下來會往南邊去,尋一處四季如春的地方住下來,讓我們勿念。”

莫研笑逐顏開:“等我們有空瞭,就去尋他們,大哥,你說好不好?”

“自然好,隻是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得空。”展昭實話實說。

“不打緊,到時候我去和包大人說,不怕他不準。”

莫研跨入小院,自信滿滿道。

展昭微笑著,無奈搖搖頭。

院門被展昭從內掩上,清風過處,笑語隱隱可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