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8.月光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眾人來到潘宅外,龔美請錢惟演至一僻靜處,向他作揖道謝。劉娥與蘇易簡站在他身後,也微笑面對錢惟演。

錢惟演還禮,道:“兄臺不必客氣。其實想出此計幫助你們的另有其人……”轉身目示趙元侃,“是這位……趙三郎。”

龔美又朝趙元侃一揖,趙元侃擺手,微笑著走到劉娥的面前,猛地握起她一隻手。劉娥蹙眉,迅速抽手,趙元侃加強力道,並不松開。蘇易簡也是一驚,上前一步,但欲言又止。

趙元侃直視劉娥眼睛,笑問:“我的馬好用麼?”

劉娥道:“還行,比我故鄉放羊的瘦馬管用。馬就系在那邊樹下,敬請自取。謝瞭。”

趙元侃握著她的手,漫視她指尖:“若要謝我,就告訴我你的名字。”

劉娥靜靜掠他一眼,忽然將手肘朝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在他胸前。趙元侃吃痛,一下放開瞭她。

劉娥悠然笑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的名字?你讓人誤會我是賊,瞧著可不像好人。”

趙元侃一笑,朝劉娥拱手:“來日方長,後會有期。”

趙元侃帶著錢惟演和錢硯琳朝自己的馬走去。

蘇易簡看看劉娥的手,關切地道:“劉姑娘,你沒事吧?”

劉娥搖頭:“沒事。”

錢硯琳行瞭數步,不時回首,看見蘇易簡與劉娥敘話的情形,忍不住問趙元侃:“大王為何徑直握那姑娘的手問她的閨名?狀元就在她身側,他們看起來似乎認識……”

趙元侃頭也不回地向前走:“你放心,他們也許認識,但肯定沒有任何關系。”

錢硯琳臉一紅,微垂首:“大王如何知道……”

趙元侃笑道:“蘇易簡出身世傢,此女性情潑辣,舉止爽朗,不像書香門第養出的女兒。適才我抓起她的手看瞭看,指尖有繭,像是長年做針線活的。而抓她的手時狀元雖驚,但未阻止,說明他們之間並不十分相熟。若他們關系密切,見別的男子如此輕薄,焉能不動怒?”

錢惟演亦聽得笑瞭:“大王英明,惟演佩服,”

蘇易簡待元侃等人走遠,回眸看劉娥龔美,朝他們一揖:“今日多謝兩位為我解圍。”

劉娥忙還禮:“狀元不必多禮。今日之事純屬巧合,還望狀元別嫌我們給你添亂。”

蘇易簡擺首:“易簡隻恐代國公不肯善罷甘休,繼續為難兩位。”

劉娥一哂:“他是國公,不會這麼小心眼吧?再說這京城這麼大,他要找到我們隻怕也不會太容易……”看看不遠處勉力攔著圍觀百姓的快行侍從,劉娥向蘇易簡道別,“我和龔大哥不耽擱狀元瞭,就此別過。”

蘇易簡含笑朝她欠身,然後目送他們,直到他們身影消失在街衢深處。

潘寶璐伏在閨房案上失聲痛哭,潘夫人又心疼又憤懣,卻也隻能壓下滿腔情緒,柔聲撫慰悲傷的女兒:“我的兒,你雖與狀元郎無緣,但天下好男兒又不是隻有他一個,回頭咱們另尋個更好的。”

潘寶璐邊哭邊道:“狀元也就罷瞭,女兒就是氣不過憑空被那窮鬼和野丫頭羞辱!”

潘美也是怒火難抑:“別說寶璐,我見那丫頭如此囂張,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潘夫人轉念一想,忽覺後怕:“夫君,你說,那窮鬼會不會又回來,要我們把女兒嫁給他?畢竟繡球落在他身上,這麼多人都看見瞭。”

潘寶璐聞言哭聲愈大:“要我嫁給那窮鬼,女兒寧可死瞭!”

潘夫人忙輕拍她肩:“女兒別擔心,爹娘怎會把你嫁給他!隻是他那幹妹妹伶牙俐齒的,若告咱們悔婚,也是個麻煩事兒。”

這是潘美擔心之處。他心煩意亂地來回踱步,暗暗做瞭個決定,沖門外大聲喚管事進來,吩咐道:“你派人跟上今日鬧事的窮鬼和野丫頭,把他們抓回來。”

管事領命離去。

潘美對潘夫人道:“聽口音他們是異鄉人,抓回來探探口風,若還聽話,就把他們送出京城,若想惹事,免不瞭要教訓他們一番瞭。”旋即又看潘寶璐,“那狀元不識抬舉,不要也罷,回頭爹爹必會為我兒訂一門更好的親事。”

劉娥與龔美四處打聽秦王府所在,被路人一陣東南西北地指引繞暈瞭,好不容易辨出方向,已暮色四合,劉娥買瞭一盞燈籠,提著與龔美在夜晚的巷道上前行。

感覺離秦王府已不遠,兩人加快步伐。在一狹窄的巷道中,卻見四名壯實的青年男子從前方疾步而來,擋住瞭他們的去路。

四人皆提著棍棒,目光兇惡地盯著劉娥與龔美。

劉娥後退兩步,打量著他們,很快明白瞭這些人有備而來,意圖不善,於是拉著龔美轉身就跑。四人追來,龔美回身阻攔,竭力擋住眾人,一壁喊“妹妹快跑”一壁揮動雙拳,與他們格鬥。

劉娥跑瞭幾步,忍不住回首看,見龔美寡不敵眾,已被那四人打倒在地,而那些人兀自提著棍棒向他擊去。

劉娥記起懷中還揣著一瓶桂花頭油,於是迅速折返,取出頭油,拔開瓶塞將頭油朝四人揮灑,然後揮舞燈籠,燈籠著火,並點燃瞭四人的衣裳。

他們驚呼著手忙腳亂地拍打火苗。劉娥趁機拉起龔美往前跑。

兩人氣喘籲籲地跑過幾重街道巷陌,再度迷失瞭方向,但覺越走越靜寂,空曠的石板路上杳無人影。

龔美虛脫地滑坐在地上,表示暫無力前行。劉娥正一籌莫展,忽見前方迎面駛來一駕馬車,駕車的是位三十餘歲的男子。

劉娥眼睛一亮,朝馬車揮手。

馬車在她們身邊停下。劉娥問駕車人可否讓她與龔美搭車走一程,那人爽快答應,請他們上車。

劉娥扶龔美上車。那人問:“姑娘要去哪裡?”

劉娥道:“秦王府。”

那人揮鞭,馬車掉頭向前行。

劉娥在車中拭瞭拭額頭上的汗,長籲一口氣。

龔美亦放下心來:“我們坐車,想必那些歹人是追不上瞭。”

劉娥微笑,靜坐片刻後四顧馬車,但覺內飾頗精致,四壁有浮雕紋飾,細細看去,忽然發現紋飾中赫然有一白虎紋樣。

白虎主殺伐,紋飾多用於軍中或為將領所用,例如虎符、白虎旗。劉娥父親做過將領,母親曾給幼年的她講解過白虎紋飾的含義。

劉娥頓生疑竇,聯想起大名鼎鼎的代國公潘美不但是開國元勛,還一直領兵,去年曾大破偷襲邊塞的契丹騎兵,也不知這有白虎紋飾的馬車是否與他有關。

劉娥立即褰簾朝外看,臉色隨之一變,壓低聲音對龔美:“馬車兜回去瞭,是往我們來時路的方向。”

龔美一愣,也側首朝外看,旋即急促地沖駕車之人喊:“停車,快停車!”

駕車人並不回頭,加鞭策馬朝前沖。

龔美拔出做首飾的刻刀,撲上前去一刀紮在駕車人肩頭,駕車人吃痛勒馬,反手一鞭朝龔美抽去,將龔美抽落馬下。

劉娥隨即跳下車。扶起龔美,抬頭一看,此前襲擊他們的那四人已從前方奔來,將他們圍住。

劉娥與龔美均已明白這些人必定是潘宅傢仆。龔美踉蹌著站起想應戰,傢仆們隨手幾拳便把他打暈在地。

劉娥跑瞭幾步被追上,四名傢仆抓住她以繩捆綁,劉娥欲呼救,口馬上被人用佈塞住,隨後她被裝進一個大口袋裡,眾人迅速紮好瞭袋口。

傢仆中身材最高者把劉娥扛在肩上,正準備往車裡送,冷清的石板路上忽然傳來一陣清脆的馬蹄聲。

傢仆們回頭看,見一名背著弓箭的男子策馬緩緩走近。

那男子漸行漸近,於逆光中呈現的輪廓一如雕塑,線條優雅,夜風襲來,他衣袂飄飛,宛若謫仙。

傢仆們側身讓道。男子卻在他們身邊勒馬,冷冷地打量他們被火燒過的衣裳,最後目光停留在裝劉娥的口袋上。

那男子手握馬鞭,一指口袋,問:“這是什麼?”

扛著劉娥的人回答:“是一隻剛宰的羊。”

男子收回目光,策馬繼續前行。

袋中的劉娥感覺到來人逐漸遠去,焦急之下奮力一蹬,踢瞭扛她的傢仆一腳。傢仆吃痛,把她拋在地上,踢瞭兩腳仍不解恨,拔出匕首就要去刺她。

一支箭從前方飛來,刺中瞭那傢仆的手。傢仆痛呼怒罵,其餘幾人警惕轉身,看向箭飛來的方向。

馬上的男子馳回,淡定地提著弓箭,引馬走到瞭傢仆中間。

潘宅傢仆五人圍攻那男子,有的舉起棍棒,有的揮舞匕首。

那男子一手持弓,一手持箭,從馬上飛身躍起,揚腿踢飛兩位傢仆。落地之後以箭為戈握在手中左右一舞,風馳電掣間另兩位傢仆已被刺中,相繼倒地。剩下一位想跑,奔瞭數步,男子從容挽弓,一箭射去,正中那人頭上發髻。那人嚇得腿軟,跪倒在地,繼而迅速轉身,朝男子叩頭,不住地叫“公子饒命”。

之前被打倒的四位傢仆見狀也不再動手,在男子冷淡掃視下,也紛紛下跪,連聲告饒。

男子拾起傢仆遺落的匕首,走到劉娥身邊,挑開袋上的繩子,發現雙目緊閉,呈昏迷狀的劉娥。

他解開劉娥身上的繩子,取出她口中的佈,輕拍她臉頰,喚“姑娘”,劉娥仍無反應。

這時傢仆們爬起來迅速逃走,他追瞭幾步,忽聞劉娥叫瞭一聲,便又回來,將她扶坐起來。

劉娥悠悠醒轉,茫然睜開眼睛。

彼時的白月光一瞬如千年般漫過她的眼,景象從模糊到清晰,她看見一位年輕男子清澈的面容浮現於月光中。白襴衫沐著冰輪光華,他微鎖眉頭,見她認真打量自己,溫和地朝她呈出瞭一個優美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