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6.柳下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金明池園林中湖山石與花草林立,劉娥在其中奔跑,七拐八繞,身形靈動如遊魚,然而追逐他的趙元侃亦不遑多讓,緊跟在她身後,如影隨形。

劉娥跑到垂楊掩映下的池畔一隅,見前方碧波如頃,再無去路,回頭看看正在迅速逼近的趙元侃,作瞭個決定,縱身一躍,跳入水中。

趙元侃疾步沖瞭上去,隻見池水漣漪陣陣,劉娥裙袂於波心一旋,即沒入水底,再無蹤跡。

趙元侃驚惶,對著水面連聲喚“姑娘”,卻無人回應。

趙元侃不及多想,隻疑是自己逼得她墜湖,又急又悔,旋即心一橫,也隨她躍入水中。

潛於水下的劉娥見趙元侃落水,轉身朝遠處遊去。

水中的趙元侃不停撲騰,擊打得水花四濺,口中兀自間歇地喚:“姑……姑娘,你在……哪裡?我來……救你……哇,救命!”

話音未落,他已嗆瞭一大口水,受驚之下手足亂動,連呼救命。但此處僻靜,金明池禁衛大多守護在龍舟及水心殿附近,這時百戲藝人正在龍舟周圍表演水傀儡、水秋千之類水百戲,仙樂飄飄,鑼鼓喧天,趙元侃的呼救聲被蓋過,除瞭近處的劉娥,並無人聽見。

劉娥浮出水面,看著還在水中掙紮的趙元侃鄙夷地笑:“你這旱鴨,還想救人?”

趙元侃嗆水嗆得涕淚交流,也是這時才意識到自己被劉娥捉弄瞭:“啊,我忘瞭,你會水嬉……快拉我……上去……咳咳……”

劉娥從容不迫地遊到池邊上岸,再回過頭來看趙元侃:“這點苦頭,請你笑納。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糾纏我!”

趙元侃繼續撲騰,邊咳邊朝劉娥伸出手:“拉我……上去……”

劉娥挑瞭挑眉,卻不答話,轉身作勢離開。

趙元侃急喚:“別走……拉我……上……”

話未說完,精疲力竭的他身體如被灌鉛一般,止不住地往下墜。他眼前一黑,絕望地睜著空茫的兩眼,凝視被池水蔽住的日頭,雙手無力地向上伸著,沉入水中。

龍舟周圍的水百戲表演結束,趙炅命賞賜眾藝人,百戲藝人謝恩散去。但見龍舟邊有幾艘蘭舟劃來,每艘船上都有數名美女,正是更衣後的水嬉舞伎。

趙廷美見狀立即向趙炅稟道:“水嬉舞伎已重理妝容,望陛下許她們上龍舟,隨侍陛下,稍後為陛下拉纖引船。”

趙炅笑而不答,起身走到舟頭,含笑審視趨近龍舟的舞伎,須臾,忽然問趙廷美:“方才水中表演的舞伎是二十四人,怎麼如今少一人?”

趙廷美愣怔,旋即躬身作揖:“陛下恕罪。適才表演後一名舞伎稱水中寒涼,她感覺不適,所以行首未讓她前來。”

趙廷美此番行動醞釀已久,對豢養多時的舞伎們以榮華相誘,無奈仍有人驚懼逃亡。讓劉娥替補實屬無奈之舉,趙廷美隻讓她參加水嬉,並不打算命她加入此後針對皇帝的行動。一則劉娥為故人之女,趙廷美對她多少有些顧惜之意,不欲令她以身犯險;再則,劉娥與楚王親近,趙廷美並非不知,也擔心她知道計劃後告訴趙元佐,令叔侄反目,計劃失敗。所以趙廷美再三告誡行首,勿告訴劉娥實情,水嬉後讓她獨自留下。卻不料趙炅對舞伎人數居然十分上心,少瞭一人都能立即發現。

聽到趙廷美回答,趙炅回身註視他,道:“秦王身處龍舟之中,倒是運籌帷幄,對龍舟之外發生的事也能及時知曉,卻不知這消息是飛鴿傳書來的麼?”

趙廷美垂首長揖,手心一片寒涼,賠笑道:“陛下說笑瞭,臣哪懂養信鴿。舞伎不適的消息是行首遣人適才乘小船靠近龍舟,請船上內臣傳遞的。”

趙廷美暗暗側首看趙炅身邊數名內臣,立即有人趨前,承認剛才傳遞瞭這消息。

趙炅笑而擺手:“朕隨口問問,秦王不必如此認真。”

趙廷美訕笑道:“那,臣命那些舞伎此刻上龍舟?”

趙炅問:“她們上龍舟做些什麼?”

趙廷美道:“或歌舞,或吹簫,陛下若要她們侑酒,自然也是可以的。”

“吹簫?”趙炅搖頭,“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雖則風雅,然而如今僅餘二十三人,大失意境。”

趙廷美強笑目示一蘭舟之上的行首,又道:“行首窈娘加入,仍是二十四人。”

趙炅隻是擺首:“你看,二十三名舞伎所著一式的衣裳,而窈娘不一樣。再說,窈娘是有名的行首,豈肯混跡於這些舞伎之中吹簫侑酒?朕雖是官傢,卻也不好如此折辱於她。”

趙廷美默然,旋即再道:“如此,臣先讓她們上龍舟,如何獻藝但憑陛下吩咐。待龍舟行至水心殿,再讓她們下船拉纖。”

趙炅暫未開口表態。此前演習水軍的曹彬這時已上龍舟,聞言分別看看趙炅與趙廷美表情,隨即上前,朝趙炅抱拳道:“陛下,恕臣直言。臣聽聞民間傳說,隋煬帝禦龍舟,擇妙麗女子千人,執雕板縷金楫拉纖,號為‘殿腳女’。此番若陛下亦命舞伎拉纖,或令人聯想到殿腳女,以致物議喧嘩,將陛下與隋煬帝相較,有損陛下清譽。”

趙炅聞言收斂笑意,肅然道:“朕謝卿諫言。如今天下初定,百廢待興,朕委實不宜行此奢靡之事,令臣民將朕與亡國之君相提並論。”

趙炅隨即命王繼恩:“傳令下去,舞伎勿上龍舟,且退去歇息,今日不必再獻藝。”

王繼恩領命下去傳令。趙廷美見計劃有變,心亂如麻,一時卻也無計可施。少頃,才又請示趙炅:“那拉纖之事何人來做?”

趙炅笑道:“適才曹卿演習水軍千百人,喚幾十人來拉纖,又有何難?”

趙元侃往池底沉去,眼中光芒漸漸黯淡,逐漸失去意識。

忽然池面上擊水之聲驟響,驚亂的漣漪流金漱玉,一個女子身影如箭一般破水而入,在池中激起千百個大大小小珍珠似的氣泡。

劉娥撥開水流,四下探尋,看到正在下沉的趙元侃,立即朝他潛去。

潛遊數丈後,劉娥終於拉住趙元侃的手。

趙元侃雖已昏迷,但臉上表情甚是平靜。

劉娥抓住趙元侃肩膀搖晃,趙元侃並無絲毫反應。劉娥一隻手拉住趙元侃,另一手奮力劃水,想要上潛,趙元侃卻身子一歪,又朝水底沉去。

劉娥湊到趙元侃面前,捧住他的臉,輕輕拍拍。

趙元侃緩緩睜開瞭眼睛。水中兩人散開的長發糾纏,默默凝視對方。

趙元侃眼中含笑,嘴角上揚。伸出一隻手,環住劉娥的腰。

劉娥立即將他推開,卻被他兩隻手牢牢抱住。

劉娥豎起眉毛,瞪大眼睛,竭力讓自己表情顯得兇惡,又指指水面,用力將趙元侃一隻手拉開,搭在自己肩頭,朝水面使勁劃去。

劉娥帶著趙元侃遊到岸邊,又欲拖著他上岸,見趙元侃伏在岸邊閉目不言,也不再動,像是又陷入瞭昏迷。

劉娥“喂喂”兩聲招呼,又拍瞭他幾下,均不見他回應,以手試他鼻息,覺得雖有生氣,但十分微弱,左右一顧,不見有人來,遂伸手想拖他到遠離池水之處救治。但岸邊碎石甚多,拖瞭兩步,見趙元侃手足有幾處被碎石劃破,劉娥心下不忍,嘆瞭嘆氣,扶他半坐,然後一手攬住他腰,一手伸到他膝下,再一咬牙,將他攔腰抱瞭起來。

劉娥抱著趙元侃,拖著沉重的步伐走瞭幾步,感到趙元侃頭微微一動,側首朝她懷裡躲去。劉娥垂目一看,見趙元侃雖仍閉目,但唇角輕揚,似笑非笑,呼吸變得綿長均勻,似在聞她身上的香氣。

劉娥兩眉倒豎,雙手一拋,將趙元侃遠遠地拋在池畔柳樹下。

趙元侃“哎喲”一聲坐起,一壁揉著被摔疼的腰臀,一壁似真似假地大聲咳嗽,將此前嗆的水都咳瞭出來。

趙元侃偷眼看劉娥,見她一臉漠然,冷眼旁觀,遂嘆道:“這位妹妹,雖說我落水皆因你而起,但看在你出手相救的份上,我並不怨你,隻是……你這一拋,出手忒重瞭,實非淑女所為。”

“妹妹?”劉娥冷笑,“你確定比我大?素昧平生,就姐姐妹妹地亂叫!”

趙元侃笑道:“是的,未敘年齒便隨意稱呼,是我不對,失禮失禮……不過妹妹肌膚柔嫩,眸如剪水,應處豆蔻之齡,不可能比我大。”

劉娥上下打量他,不以為然:“瞧你這瘦猴樣,顯然身量未足,我若穿上重臺履,一不留神就比你高瞭,你會比我大?”

重臺履是高底鞋,劉娥身材高挑,如今看來確實不比趙元侃矮多少。面對劉娥的譏諷,趙元侃倒毫不介意,依舊笑道:“我是開寶元年十二月生的,你呢?”

“開寶元年,也是乾德六年……”劉娥嘴角一翹,“我也是這年生的,但生在一月,你果然比我小。”

“一月的哪天?”趙元侃追問。

劉娥見他笑容古靈精怪,才意識到他是在打探自己生辰訊息,旋即將臉一沉,斥道:“剛脫險就又開始動小心思,早知道不救你,且讓你在水中冒壞水。”

趙元侃亦不反駁,低頭笑笑又道:“方才我落水之時隻是在想一件事。”

劉娥漠然側首不顧他,也不問他想的是什麼。

趙元侃自己說瞭出來:“我在想,死瞭就死瞭,原本也沒什麼大不瞭,隻是我連姑娘叫什麼都不知道,這變瞭水鬼都不知道找誰去喊冤……”說完假意嘆息,狀甚惆悵。

劉娥嗤笑:“又想套我名字?可是想去開封府告我?”

趙元侃道:“咦,姑娘冰雪聰明,竟知我想告你?”

劉娥“哼”瞭一聲:“告我什麼?又不是我把你推下水的,你是想告我打你罵你,還是構陷我偷你東西?”

“嗯,你是偷瞭我的東西。”趙元侃笑道,然後笑容淡去,徐徐指瞭指自己的心,“喏,你偷瞭這個。”

劉娥一怔,滿含疑惑地瞪他一眼,見趙元侃神情難得地正經,沉默地凝視她,頓感周身不自在,旋即清清喉嚨,故作輕快地轉移話題:“你雖胡說這園子是你的,但瞧你衣飾不俗,多半真有萬貫傢財。如此富貴卻不惜命,不識水性也敢跳下去,在下佩服……告訴你我名字可以,不過敢問兄臺,可否立下字據,下次若落水不治,便把身傢交給我保管?以免傢產閑置。”

趙元侃立即鄭重地朝劉娥一拱手:“如此,請姑娘告知芳名,我這就立字據,請姑娘日後幫我照顧好傢人……我全傢上下三百餘口,全托付給姑娘瞭!”

“三百餘口,你是想說你傢大業大?”劉娥鄙夷道,“傢大業大還當二道販子來賺我的錢,必定愛財如命。如此甚好,字據立瞭,日後你若不慎落水,一想到將來錢財皆落於我手,定會拼死拼活地自個兒遊回來。”

趙元侃笑道:“姑娘此言聽起來甚是有理,在下無言以對。”

劉娥冷面道:“所以我讓你立字據,也算提前救你一命。”

趙元侃仰首長嘆:“我真是好感謝蒼天,讓我認得姑娘這樣值得托付的朋友。”

劉娥見他無恙,也不欲與他再多言,疾步朝更衣小殿走。趙元侃迅速跳起來跟上。劉娥轉身面對他,沉著面色一步步將他逼退。趙元侃見她眼風凌厲,亦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直至退到柳樹下,後腦勺碰到樹幹,才吃痛止步,見劉娥逼近,雙膝一軟,身體亦下滑些許。

劉娥左手撐在他肩頭上方的樹幹上,正色告誡:“別再糾纏我,否則下次你不一定有命爬上岸來。”

“我是被你抱上岸的。”趙元侃淡定申明,然後趁劉娥語塞時,站直,探首至她耳邊,重又露出微笑,低聲道:“我喜歡現在這個瞬間,因為又聞到瞭你身上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