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5.緙絲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趙廷美坐於書齋中,細看中書守當官趙白剛送來的密報。趙白一身佈衣,是喬裝成秦王府粗使傢仆才進入府中的。

密報中寫著皇帝增設的“權知開封府事”職事:掌領京府畿甸民事、獄訴,諸凡戶口、賦役、道釋、治安等,頒其禁令、會其帳籍……

趙廷美胸口不住起伏,終於拍案而起:“這些事都讓他做瞭,要我這開封府尹何用?”

趙白深垂首,輕聲應道:“大王仍兼功德使,管佛、道及寺廟功役事,並兼畿內勸農使……”

趙廷美嗤笑,雙目被怒火灼得微紅:“官傢之心,路人皆知,用權知開封府事來分我的實權,無非是想把我架空。”

趙白向前兩步,靠近趙廷美,在其面前壓低聲音說:“盧尚書請臣向殿下傳語:殿下一直顧念手足之情,不忍做出兄弟鬩墻之事。如今怎樣?殿下若不先發制人,必將受制於人。”

趙廷美凝視趙白,趙白躬身以待。須臾,趙廷美將眼神移開,仍沉吟不語。

趙白又道:“盧尚書還有一句話請臣轉告殿下:金明池水心殿宴集是最好的機會,我們已有內臣策應,百戲之人盡在大王掌握,若再得禁軍相助,事可成矣。殿下切勿錯過良機,如今已到該仔細籌謀的時候。”

趙廷美惘然望向窗外,目中神色變幻,隨即長嘆一聲,隻是負手踱步,並未作決斷。

這時忽聞門外傳來步履聲,侍女槿伊未經傳報便推開緊閉的門,讓一名內人打扮的女子匆匆奔入房中。

趙廷美看清那女子是伺候陳國夫人的內人,煩躁地斥道:“誰讓你來瞭?退下!”

“大王恕罪……”內人跪下,叩首後道:“奴傢見事關重大,才來向大王稟報……陳國夫人吐血瞭!”

趙廷美一驚:“什麼?”

內人細說:“陳國夫人壽宴之後心口就一直發悶,這幾日撐不住,臥床靜養。今日醒來,竟嘔出一口血,夫人看瞭看,便暈倒瞭。”

趙廷美焦急地問:“傳瞭太醫沒有?太醫怎麼說?”

內人道:“太醫說夫人動瞭痰氣後又著瞭些風寒,開瞭兩劑藥,夫人飲瞭還是不見起色。”

趙廷美細問內人陳國夫人病發緣由,按時間推測,正是壽宴受趙炅譏刺珍珠之事後。趙廷美心知他這生母生性軟弱,心思又重,在皇帝那裡受瞭委屈不敢聲張,又恐連累兒子,苦處鬱結心中反復思量,越想越怕,終致病倒。

趙廷美焦慮之下於房中快步來回,最後卻也隻是喟然長嘆:“若夫人醒轉,替我傳話,就說我會去探望她老人傢。”

內人領命,旋即告辭退下。

趙廷美眉頭深鎖,目中盈淚,手無措地伸向案上一隻茶盞,似要引至唇邊飲,卻又陡然將茶杯摔到地上,茶盞碎裂,茶水四濺。

趙白跳開避讓,然後朝趙廷美跪拜:“殿下切勿太過悲傷,陳國夫人一事……”

趙廷美揚手打斷他,目色冷凝,一字一字吩咐道:“轉告盧尚書,金明池一事,就按他說的辦,請他速速聯絡潘美。”

趙白伏拜,朗聲道:“臣,遵命。”

楚國夫人把最近重金購來的新衣陳列於自己寢閣堂中,各色式樣,不同花紋材質的大袖衫、褙子、襦裙、披帛等約有百十來件,羅列其中,花團錦簇,燦若雲霞。楚國夫人緩步行於衣物之間,不時拈起這件,搖瞭搖頭,又拈起另一件,用審視的目光逐一細看。

劉娥入內,向楚國夫人行瞭萬福禮。

楚國夫人笑而招手:“你過來,看看哪件最好。”

劉娥聞言靠近她,開始細心翻檢每件衣裳。良久後從滿屋綾羅綢緞中挑出一件,雙手展開向夫人展示:“夫人,這件衣裳絲線瑩潔,編織精巧,設色清雅,最重要是圖案像文人畫,一定出自名傢之手。”

那是件緙絲大袖衫。緙絲織物是以生蠶絲為經線,彩色熟絲為緯線,采用通經回緯之法織成。遵循細經粗緯、白經彩緯、直經曲緯原則,用彩緯呈現花紋,配色如傅彩,十分精巧。這件大袖衫以天青色為底,緙絲圖案為荷塘小景,芙蕖姿態曼妙,荷葉下一對鴛鴦正在戲水,岸邊青草迎風搖曳,而遠處天際有一隻白鷺飛過,形神生動,意趣不俗。

楚國夫人聞言頷首:“你眼光果真不凡。這件緙絲衣裳,出自江南名傢之手,織者是參考她那做過官的夫君畫作完成的,據說成品隻有這麼一件,是可遇不可求的孤品。”

劉娥含笑問:“夫人是預備下次入宮穿麼?”

楚國夫人笑而不答,須臾道:“織綾務送入宮中的緙絲衣物,用的無非是吉祥紋樣生色花,均不如這件雅致。”

趙廷美的聲音忽然冷冷地自門邊響起:“官傢的李夫人要被冊封為德妃瞭,你可是準備在她冊封禮上穿這件衣裳?”

楚國夫人一怔,旋即滿面笑容地上前相迎:“大王怎麼有空來看我的衣裳?”

趙廷美不理她,徑直走到劉娥面前,上下打量那件緙絲大袖衫,然後側首命令楚國夫人:“這件列入給德妃的賀禮,稍後送入宮去。”

楚國夫人愕然,然後忿忿道:“這可是孤品,我花費重金千裡迢迢派人去江南買來的!”

“你也知道是孤品?”趙廷美冷笑,頃刻間已拉下臉來,厲聲斥道,“你上次戴那掬水弄月的頭面,已然在宮中風光無兩,德妃冊封禮上你還想如法炮制,穿一身孤品衣裳去搶她風頭?”

楚國夫人氣餒,嘀咕道:“我隻是不愛那些循規蹈矩的錦繡衣裳……”

“論身份,李夫人是官傢娘子;論年齡,她隻是個二十出頭的小姑娘。你跟她爭什麼?”趙廷美嘆息,又和緩瞭語氣命道,“如今你衣著打扮,乃至說話措辭,都要平淡謙和,切勿引人矚目,更別存心與嬪禦較勁,讓人覺得你僭越。”

楚國夫人雖不滿,但見趙廷美神色,亦不敢反駁,隻得鬱悶地頷首稱是。

若是以往,趙廷美並不會過多妻子服飾,但經陳國夫人珍珠之事,已知女眷妝容言行不慎隨時會招致皇帝對自己的猜忌,如今自己又有瞭不臣之心,更是處處小心,生怕楚國夫人再來添亂。每次她入宮,總恨不得她穿得如尋常老婦一般,混跡於蕓蕓眾生中,不會引來趙炅狐疑目光半瞬迂回才好。

然而他的心思,楚國夫人並不十分明瞭,還道夫君謹守天傢儀制,才要求自己一味謙讓。雖說被迫同意將那件緙絲大袖衫送給德妃,但一想到自己千挑萬選出來的絕世華服將穿在李清瞳身上,心頭便如被刀狠狠剜瞭一塊,幾欲滴血。

次日小妍把緙絲大袖衫盛入紫檀禮盒中,呈給楚國夫人過目。楚國夫人黯然看看,揮手命她闔上。小妍正準備送入庫房,楚國夫人忽然睜目,問:“這衣裳還沒薰香吧?”

小妍一愣,道:“這是新衣,不曾薰香。”

楚國夫人欣然端坐,一瞥劉娥,吩咐:“劉娥,你去潘樓街上的韓氏香木堂,向店主韓儔買一些黑角沉來,我要親自為德妃娘子合一款防蛀衣香。”

劉娥有些訝異:“送入宮的衣裳要先薰香?”

楚國夫人道:“原非必須,但這是禮品,德妃收下後若不喜歡便會長年存於庫房中,若遭蟲蠹,豈不可惜?所以不如先用上品香藥薰薰防蛀。”

劉娥遲疑道:“若德妃娘子不喜歡這衣香……”

楚國夫人一哂:“不會的,她愛什麼香我知道。那韓儔是江南李主的名臣韓熙載之子,他傢的香有不少比宮中的還好,那黑角沉,我看近年海南貢品中都沒品質這麼上佳的。快去吧,我要合的香,須黑角沉定香。”

沉香中積年老木,外皮俱朽,而不壞之木心,堅黑沉水者,稱黑角沉。黑角沉含香脂極多,色如烏文木而有光澤,為沉香中上品。用來合香薰衣,黑角沉油脂逸出,附於衣物上,其味芳鬱,雖經浣洗而香不易散。楚國夫人欲以其合香,也是暗暗希望自己的香品能長附那襲華服之上,將來衣裳雖被李清瞳穿著,但這縷揮之不去的香氣也沉默而頑固地證明著,它曾為楚國夫人擁有。

劉娥領命,來到潘樓街上。

此地遊人甚多,街道兩側各類店鋪一字排開,既有珠翠首飾、刺繡衣物等閨閣用品,也售賣馬鞍弓箭和文房四寶等男子愛物。往來行人絡繹不絕,劉娥亦於其中東看看,西轉轉。拿起一把高麗摺疊扇打開瞧瞧,擺個文士身姿,再轉身走向一傢首飾鋪,拿起一隻玉鐲暗自估估價,向店傢問瞭價格,又含笑放回原處。

她近日盡心服侍楚國夫人,遠離秦王,楚國夫人漸漸不像以前那麼對她滿懷戒備,亦有瞭好臉色,兩人堪稱相處融洽,所以劉娥心情頗佳,見天日尚早,便先在潘樓街上逛逛,沒立即去韓氏香木堂。

而在她斜對面的街邊,獨自閑逛的趙元侃正百無聊賴地從一個攤位上提起一把獵弓。

趙元侃將弓箭徐徐拉滿,移向人群作勢瞄準,轉瞭半圈,不遠處的劉娥於不經意間步入他視野。

趙元侃驚喜地把弓放回原處,朝劉娥疾行兩步,忽然又放緩步履,悄悄地朝她身後走去。正斟酌著如何與她打招呼,卻見她剛買下一些五彩絲線,付錢時從袖中帶出一張紙條,落於地上。

劉娥渾然不知,亦未發現趙元侃,捋捋頭發,又逛著街緩步走開。

趙元侃走過去拾起她遺落的紙條,見上面寫著韓氏香木堂的地址,下方另有一行小字:江南舊藏黑角沉二兩。

趙元侃略一沉吟,旋即迅速越過劉娥,朝韓氏香木堂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