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5.斧聲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趙元佐記憶中的二伯趙匡胤是個和藹可親的人,這與他帝王的外表有些相悖。

武將出身的伯父身材魁偉,皮膚黝黑,不怒自威,宮廷流傳著一些關於他的故事,描述瞭君主的雷霆之怒。例如,某日他在後苑賞牡丹,欲與一位他寵愛的宮嬪共享這和美春光,遂遣人傳宣美人前來。美人推說疾病未愈,兩次宣召均不至。趙匡胤遂親自摘瞭一朵牡丹,前往美人居處,將牡丹簪在美人髻上。美人勉強受之,但待皇帝出門,便將牡丹摘下,擲於地上。

趙匡胤並未走遠,思及美人,又轉身折回,豈料正好看見這一幕。趙匡胤面上青紅不定,旋即大怒:“我何等艱勤才得天下,豈可被一婦人蒙蔽心智,敗壞基業!”言罷引佩刀斬斷美人皓腕,揚長而去。

因此,元佐每次入宮,母親都要叮囑他言行謹慎,切勿激怒伯父。

然而元佐兄弟面對的伯父絕非傳言中暴戾的君主,他一見子侄就開懷笑,甚至會把年幼者舉到他肩頭坐著,舐犢之狀與尋常百姓無異。

元佐兄弟之中,最得伯父寵愛的是元侃。元侃從小便聰明伶俐,被伯父養在宮中。元侃與叔伯兄弟們嬉鬧,常指揮他們排兵佈陣,而自命為“元帥”,甚至要元佐和皇帝的幼子德芳都在遊戲中聽命於他。有一次,那時名為趙光義的趙炅看見,十分惶恐地代元侃向皇兄請罪,趙匡胤哈哈一笑,提起被他當拐杖用的玉柱斧,輕輕拍瞭拍元侃的臀部,口中卻贊道:“好小子,有志氣!”

與弟弟相較,元佐沉靜得多,小小年紀便沉浸於書史弓弦之中,見瞭伯父及從兄弟,也言談得體,進退合宜。

開寶九年冬十月,十二歲的趙元佐入宮看望弟弟元侃,元侃拉著他到皇帝寢殿萬歲殿見伯父。趙匡胤從大殿禦座上下來,笑而相迎。

趙元佐打量伯父身後剛換上的暫新的禦座,目中滿溢好奇之情。趙匡胤便一指禦座:“來,你坐上去試試。”

元佐立即欠身推辭:“明君禦座,侄兒豈敢僭越觸碰。”

趙匡胤笑問:“何謂為明君暗君?”

元佐不假思索地答道:“君之所以明者,兼聽也;其所以暗者,偏信也。”

趙匡胤大為驚奇:“你讀過《貞觀政要》?”

他們的一問一答,正是《貞觀政要》裡記載的唐太宗與魏征的對話。

元佐道:“臣隻是胡亂看過兩頁。”

趙匡胤笑著拍他的肩:“不錯,不錯。二伯夜間就寢之前,也愛讀些史書。你這次在宮中多住幾日,晚上來萬歲殿,我們一起看看書,講講故事。”

元佐領命。

二人對談之後一回首,發現元侃竟悄無聲息地自己爬上禦座,大喇喇地端坐著瞭。趙匡胤錯愕,旋即靠近禦座,俯身問元侃:“這天子,好做麼?”

元侃手按禦座兩側,保持著正襟危坐的姿態,老成地道:“順應天命罷瞭。”

趙匡胤捋須大笑。元侃則朝低首淺笑的元佐揚瞭揚眉,九歲孩童的明眸中閃爍著關於未來的一千種好奇。

元佐留在宮中,每夜前往萬歲殿,與伯父談論書史,然後各自安歇。伯父常誇贊他學識,又每每從歷史中引一段故事,與他探討。元佐喜歡這種感覺,這是他與父親之間從未有過的經歷。父親奔波於宮城與開封府之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總是那樣的忙碌。

十月十九日這晚,元佐如約來到萬歲殿,卻被殿中內人告知,官傢去太清閣觀望天色,不在殿中,請元佐稍候片刻。元佐仰首觀天,但見星鬥明燦,月色清澄,儼然是晴空夜相。估計伯父很快會歸來,元佐進入殿內,坐下靜待伯父。

元佐於等待中不時側首看天際,那一輪明月像是長瞭絨毛,漸趨模糊,開始融於夜空中。須臾,陰霾四起,天地陡變,一陣夜風襲入殿中,元佐覺察到那潮濕空氣帶來的刺骨涼意,不禁打瞭個寒戰。很快地,雪雹被北風席卷而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遽然落下,迅速在階前積瞭茫茫一片。

元佐退到殿中被幔帳隔出的燃炭的暖閣繼續等待,眼簾在溫暖的火光中逐漸低垂,不知不覺地墜入夢鄉。

元佐被禁中傳來的更漏聲驚醒,此時已三更。元佐掀開暖閣幔帳,從縫隙中看見殿中設有酒案,僅伯父與父親與燭影中對酌,身旁並無人伺候,應是被他們屏退瞭。

元佐本欲現身請安,卻發現此刻的伯父面含怒氣,滿面通紅,目光灼灼地盯著父親。元佐心中害怕,遂止步不前,依舊通過幔帳縫隙觀看二人情形。

伯父拍案而起,拄著玉柱斧走到殿門階前。父親離席追隨,銜笑向他作揖致歉。他口中說著請兄長恕罪的話,卻笑容冷淡,目色冰涼,看上去並無誠意。

殿前積雪已數寸,兩人的影子落在雪上,中間約有兩尺的距離。父親忽然朝伯父傾身,在他耳邊低語。聽瞭父親的話,伯父陡然暴怒,提起柱斧猛地戳雪,逼父親遠離他。在那沉悶的鏟雪聲間隙,元佐聽見伯父對父親怒喝:“好做!好做!”

父親隻是冷笑著避讓,卻並無告退的意思。伯父愈怒,舉起柱斧就要砸向父親。父親抬手握住柱斧手柄,驟然將這武器奪去,另一手箍住瞭伯父的脖頸。

伯父年紀大瞭,舊傷復發,行動不便,所以需要玉柱斧支撐,此刻為父親挾持,足下無力,呼吸困難亦不能發聲,遂被父親半扶半拖地帶回燭影搖紅的殿中。

兩壁宮燭焰火搖曳,忽明忽暗,寂然無聲。伯父節儉,萬歲殿中隻用青佈幔,層層疊疊,夜間晦暗的光線中看起來像水墨洇染的山巒。

宮燭跳躍的光影幻化成一隻隻妖冶的手,依次撫過父親冷峻的臉。他目不斜視,挾持著伯父,一步步堅定地穿過青佈幔中的墨色山澗,朝伯父禦榻走去。

禦榻所在處不在元佐視野之內,他不知道隨後那裡發生瞭什麼,隻是偶有些許掙紮聲傳來,元佐茫然聽著,心中恐懼隨夜色漸深,終於縮至一隅,閉上雙目捂住瞭耳朵。

不知過瞭多久,父親從禦榻處走出,來到門外,他仰首看看雪後初霽的夜空,撣撣衣袖,踏雪而去。

待父親身影消失。趙元佐從暖閣中出來,步履輕緩、小心翼翼地走向帷幔低垂的禦榻。

撥開榻前的青佈幔,他看見伯父躺在榻上,閉著眼睛,在宮燭映照下,伯父面上呈現出一種奇異的潮紅,然而五官並不猙獰,似在安然沉睡。

元佐輕喚一聲“二伯”,並無人回應。他伸手觸摸伯父的臉,發現已是一片冰涼。

元佐惶然後退,足下有物阻隔,令他步伐一滯。他低頭一看,見正是伯父常用的玉柱斧。

元佐心下大慟,淚水奔湧而出。他竭力抑制著哭聲,狂奔著離開萬歲殿。

禁漏五鼓,宮中傳來皇帝駕崩的消息。父親據說“受遺詔”,於柩前即位,成為瞭如今的官傢。

元佐帶領著眾弟弟,向禦座上的父親行禮如儀,從此將白雪,青幔,妖冶的燭影,戳雪的斧聲,及那夜所有的記憶深鎖於心間,從不願憶及,更遑論向任何人提起。

“所以,那天的事,你看見瞭?”趙炅問面前的兒子,他的聲音聽起來飄渺而蒼涼,令元佐想起那晚侵入萬歲殿的夜風。

“我看見一些,但並未盡知。”趙元佐淒然笑笑,“正如我看見德昭自刎,德芳病逝,卻不知他們之間經歷過什麼。”

“你認為,他們都是我殺的?”趙炅舉目望著幔帳上搖曳的焰影,沉聲再問。

趙元佐搖搖頭,垂目道:“爹爹做過什麼,沒做過什麼,元佐不敢妄斷。隻是希望爹爹明白,四叔多年來,教我以義方,元佐愚魯,隻知忠、孝、恭、儉,有負爹爹厚望,成為不瞭爹爹那樣的人,請爹爹降罪,無論貶為庶人,或流放斬殺,悉聽尊便。如今惟望爹爹顧念與四叔兄弟情誼,勿連坐其親眷傢人,許他們一世平安。”

趙炅冷道:“事到如今,你還是一心念著你四叔和他的傢人。”

趙元佐道:“四叔於我有顧復之恩,我於四叔有孺慕之情,若此時置身事外,不聞不問,是何人也?”

“顧復之恩,孺慕之情?”趙炅嘲諷地重復著這幾個字,忽然仰面大笑,直至眼角笑出淚來,然後他收斂所有驛動的表情,肅然直視趙元佐,揚聲道,“好,我就讓你看看,教你忠孝恭儉的四叔給予你的,是何等顧復之恩!”

他疾步走到寢閣一側加鎖的立櫃前,取來鑰匙將鎖打開,從中取出一個依舊上鎖的匣子,開鎖之後揭開蓋子,握起裡面的一卷文書,走回元佐面前,拋於地上:“你自己看吧。”

那是盧多遜的供詞。

趙元佐拾起供詞,匆匆掃視,面上如趙炅所料,迅速出現瞭紊亂的情緒。

“不可能!”趙元佐抬起頭,一把將文書揉成一團,擲向黑暗的角落。他眉峰緊蹙,目含刃光拂向父親,斬釘截鐵地斷言,“四叔不可能想殺我……你騙我!”

趙炅坦然與他對視:“這是你四叔最信任的人的供詞,絕無虛妄之言。”

“你騙我!”趙元佐揚聲重復,放棄跪姿站瞭起來,咄咄逼人地盯著父親,走近兩步,“這供詞,是你偽造的。四叔視我如親生子,絕不會有害我之心!”

“我偽造?”趙炅怒視兒子,雙目盡赤,“這供詞如果是我偽造的,我為何不在你四叔事敗之日就給你看,也不公諸於眾?為何我不經他人手,親自將這供詞嚴密收藏在寢閣之中,深恐泄露?”

趙元佐默然,垂著的兩手雙拳緊握,在等待父親繼續發聲的間隙指甲幾乎已嵌入掌心。

“因為我怕你知道,你視之若父的四叔,為瞭你不肯坐的染血的禦座,早將你列入瞭殺戮的名單!”

趙炅沒有再給兒子任何希望,冷酷地再次挑明瞭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