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4.王孫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趙元侃被劉夫人看管甚嚴,不能出王府半步,他斟酌一番,向錢惟演修書一封,私下命張耆送往錢府。次日錢惟演便以探望趙元侃為由來到襄王府,身後跟著一個推著小車的小廝,車上滿滿地裝著大大小小包裝甚美的盒子。

趙元侃上前相迎。劉夫人聽到傳報也出來,跟在趙元侃身後亦步亦趨地來到前庭。

錢惟演遠遠地見瞭趙元侃即長揖施禮,待到走近,又輕聲對趙元侃道:“大王,我接到你書信,所以……”

趙元侃忙朝他使眼色,暗示他註意身後的劉夫人,旋即大聲笑道:“我這幾日不得出門,悶都悶死瞭,寫信請希聖揀好吃的好玩的給我帶些來,沒想到你如此熱心,這麼快就送來瞭。”

劉夫人聞言上前,埋怨道:“大王想要什麼隻管差王府下人去買,怎能害錢公子破費。”

錢惟演朝劉夫人微笑道:“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不礙事的。”

趙元侃向乳娘解釋:“下人買的總不合我心意。我和希聖自幼交好,他知道我喜歡什麼。”

劉夫人謝過錢惟演,臉上呈出冷淡矜持的禮節式笑容,又問:“許久不見小郡主,她近日可好?”

錢惟演道:“平日還好,昨晚因母親生日,她學著大人敬酒,多飲瞭兩杯, 便醉瞭一宿,紅著臉逢人便說‘抱歉’,今日還覺頭痛。”

劉夫人嘆道:“小郡主是江南來的美人兒,原比我們嬌貴,可不能再這樣逞強飲酒瞭,傷身。”

言罷吩咐左右:“把德妃娘子賜的玉華醒醉香備一匣給錢公子帶回去……”瞥瞥錢惟演那一車什物,又道,“還有官傢新近賞的香墨、團茶、官窯茶器,都為錢公子各備一份。”

錢惟演忙婉言推辭,劉夫人淡笑道:“錢公子盡可笑納,我傢大王一向無功不受祿。”

聽她話中有話,錢惟演一怔,不知如何應答。趙元侃見狀對他道:“禮尚往來嘛,你收下便是。”隨即親切地將手搭於錢惟演肩上,笑道:“快跟我來,讓我看看你買的好東西。”

錢惟演答應,帶著推車的傢仆隨趙元侃進入後院。

這兩日劉娥住在襄王府中,雖然趙元侃待她如上賓,並不要求她做什麼,但劉娥自覺寄人籬下,不可無所事事,遊手好閑,遂自請為趙元侃點茶。此刻正在襄王府書齋中煮水候湯,然而一直思量著秦王之變,猜測後果,憂慮重重,心中頗不安寧。

趙元侃帶著錢惟演入內,一邊笑著揚聲喚她“阿湄”,一邊走至她面前,向她介紹錢惟演:“這是吳越王之子錢希聖。”

錢惟演立即作揖,低聲道:“不敢不敢……傢父如今封淮海國王……”

趙元侃笑道:“我知道。若說淮海國王,阿湄一定不知是誰,說吳越王,她即刻就明白瞭。”

錢惟演狀甚忐忑:“隻是……”

趙元侃安撫地拍拍他肩:“別擔心,這裡沒外人,我爹爹也沒順風耳,聽不見。”

劉娥聞言淺笑,向錢惟演襝衽一福:“錢公子萬福。”

錢惟演路上聽趙元侃提起劉娥,知道她姓名身份,忙長揖還禮:“劉姑娘幸會。”抬目略端詳劉娥,又微笑道,“說起來,惟演與姑娘也曾有一面之緣。”

劉娥稍顯困惑地打量他,想不起在何處見過。

錢惟演解釋道:“潘傢小娘子選婿那日,我也在圍觀人群中,所以見到瞭姑娘。”

劉娥瞭然,回想往事不免有幾分羞慚,道:“那時我是什麼都不懂的鄉野丫頭,行事莽撞,錢公子見笑瞭。”

錢惟演正色道:“哪裡。劉姑娘為義兄仗義執言,並為狀元解圍,乃俠義之舉,惟演佩服。”

趙元侃打斷二人對話,命門外的小廝把車上的東西送進來。小廝答應,迅速將各類盒子一一搬入房中,又恭謹地退至門外。

趙元侃打開一個盒子,裡面是幾塊精致面食點心。他興沖沖地送到劉娥嘴邊,道:“這是京城最好的點心鋪子做的,你嘗嘗。”

劉娥以扇引風吹旺茶爐中的火,盯著茶爐目不斜視,冷冷道謝,卻擺首拒絕品嘗。

趙元侃又打開另一個匣子,取出一盒胭脂,道:“這傢的胭脂是用花露蒸成,芬香撲鼻,你聞聞。”

劉娥依舊冷面避開,道:“身為婢女,不須修飾,這胭脂我是用不上的。”

趙元侃不以為意,再從一個大盒子裡取出一個鞋底厚近三寸的絲鞋,雙手捧著給劉娥看,笑道:“你說你穿上重臺履一不留神就比我高瞭,來來來,穿上試試,看是不是真的比我高。”

劉娥但覺他真是紈絝心性,毫不顧及自己如今心情,還如逗尋常侍女一般拿禮物調戲自己。怒火陡然而生,拋下團扇,道:“大王若無要事,劉娥告退。”

“稍等,有要事,很要緊的事。”趙元侃立即拋開重臺履喚住她,笑容隱去,滿臉肅然。

劉娥疑惑地看他,不知他又將何為。

趙元侃轉身朝外,喚來張耆,一指門外的幾名小黃門:“你帶他們去花園,把正在開著的各色花都剪些回來,連帶著柳枝萱草,越多越好,要能裝半車。”

約莫半個時辰後,趙元侃送錢惟演出門至庭前,錢惟演帶來的小廝依舊推著車跟在後面,車上堆滿瞭各色鮮花和樹枝。

錢惟演看看王府門前的侍衛,朝趙元侃拱手道:“大王留步,改日惟演再登門拜訪。”

趙元侃頷首,道:“我在府中很是鬱悶,你要常來。”

錢惟演一笑,再次行禮道別,正要步出大門,劉夫人卻出現在他們身後,冷喝一聲:“錢公子留步。”

趙元侃回首,笑問:“乳娘也來送錢公子?”

劉夫人不答,徑直走到推車旁,朝內看瞭看,問:“大王給錢公子的車堆這麼多花做什麼?”

趙元侃輕描淡寫地答道:“希聖說起他妹妹喜歡花,而他傢園子不大,開的花不多,我便讓人摘些花兒給他帶回去。”

劉夫人一哂:“原來花是要給小郡主的,那老身得好好查查,看看花上有沒有蟲蟻,可別驚擾瞭小郡主。”

話音未落,劉夫人即伸手猛撥車上花草,扯瞭一大把拋於地上。車上花叢中露出女子的發髻,那女子隨即自花車中抬起頭,正是劉娥。

劉夫人冷笑:“果然,有一些不幹不凈的東西!”

趙元侃焦急地上前欲解釋:“乳娘……”

劉夫人目示左右小黃門:“把劉姑娘送回房中。”

小黃門應聲,架住劉娥就要拖走。劉娥奮力掙脫,走到劉夫人面前,道:“我並非王府奴婢,你無權將我禁足。”

劉夫人直視她雙目,一字字地道:“大王未娶妻,這王府中事務,眼下是我說瞭算。你既跟大王回來,就要任我處置。”

劉娥忿忿道:“你如此厭惡我,為何不索性把我送回秦王府,是死是活,任官傢處分?”

劉夫人目光如同寒冰:“你放心,遲早有一天我會把你逐出去,但不是現在。”隨即又朝小黃門怒喝,“把她拖回去!”

小黃門再度上前,架著劉娥朝內走。

趙元侃追瞭兩步,似要向劉娥說些什麼,但唇動瞭動,終究沒說出口。

劉夫人一顧默然立於一側的錢惟演,提高音調道:“錢公子,天色不早,你也該回去瞭。”

錢惟演無奈,朝劉夫人和趙元侃作揖,轉身離去。

趙元侃惱怒,面對乳娘又不好發作,最後重重一拂袖,大步流星地朝劉娥走去。

劉夫人跟上,喋喋不休地勸說:“大王,那淮海國王之子不過是末代王孫,整日吟詩填詞點茶踢球不務正業,吳越國就是這樣被他們消磨掉的。你別跟他來往,平日裡多看看書,想想治國之道,別辜負官傢對你的期望……”

錢惟演尚未遠去,而劉夫人聲量不小。劉娥聞言竭力回顧,發現錢惟演的步履在襄王府的門楣下明顯地滯瞭一滯。

他是一個細瘦的少年,比趙元侃尚小幾歲,兩側微微凸起的肩骨此時似乎在顫抖,然而他很快控制住驛動的情緒,揚首出門,廣袖飄飄的身影消失在大宋親王府邸前漸趨熾烈的日光中。

此夜月明如鏡,劉娥緩步來到襄王府花園,在芍藥欄桿上坐下,愁眉深鎖,望月嘆息。

張耆這兩日外出,帶回來皇城司搜捕秦王府舞伎的名單,劉娥才發現,原來秦王讓她頂替逃逸舞伎表演,並未將她名字替換入上報的舞伎名單,是以如今搜捕名單上寫的還是她頂替的舞伎名字,劉娥自己的名字不在其中。

回顧當日之事,她亦漸漸明白瞭秦王不許她上龍舟,並非嫌她技藝不精,不懂禮儀,而是欲謀大事,不想她牽連其中,說明他對她頗有愛護顧念之心。

念及此事,劉娥愈發感傷,隻覺世事亦如天邊月,一夕圓滿,轉瞬便成玦。想秦王當年,妻美子孝,位極人臣,一時風光無兩。誰曾想金明池一場宴罷即淪為階下囚,如今處境之艱難,恐怕是自己無法想象的。自己居於襄王府,雖然安全,但豈能心安。

趙元侃從月光拂下的花影中走來,緊挨著劉娥坐下,劉娥挪瞭挪,和他保持距離。

趙元侃含笑問:“還在生氣呢?”

劉娥冷道:“你們想把我關多久?”

趙元侃道:“這裡雖不能隨便出去,但有吃有住的,不比你在外辛苦奔波強?”

劉娥道:“我若在外面,自然可以自己養活自己,哪稀罕你的嗟來之食。”

趙元侃笑道:“你就當陪我坐牢唄,暫時不得自由,但我可以給你賠償。”

“賠償?”劉娥冷笑,“你拿什麼賠?”

“錢我不賠,”趙元侃又朝劉娥那邊湊瞭湊,“但是我可以陪你鬱悶。”

劉娥惱火地跳下欄桿,要離開。趙元侃立即追上,抓住劉娥手臂讓她面對自己,“好瞭,不說笑瞭。今日之事,你應該也能明白,不是我不許你走,是乳娘看管太嚴,無論你我,都無法出去。”

劉娥甩開他手,沒好氣地道:“焉知不是你串通瞭乳娘作戲給我看?”

“姑娘忒也小瞧我瞭。”趙元侃嗤笑,唇角倔強地上挑,隱含她素日少見的怒意,“我不會違背你心意,將你禁錮於我身邊。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但總有一天,我會令你心甘情願地走進我的王府。”

見他難得如此嚴肅,斬釘截鐵地說出這樣的話,劉娥倒無言以對瞭。兩廂沉默須臾,趙元侃又緩和瞭語氣,溫言道:“你有沒有想過,你從襄王府裡出去,要做什麼,以及能做什麼,改善我四叔的處境?”

劉娥被他問住瞭。一直認為恩人有難,自己不能匿於襄王府袖手旁觀,但自己就算離開王府,確實也不知道能做什麼以減輕秦王的罪責。她思索良久,末瞭亦隻能一聲嘆息:“我面對困境或許可奮力自救,但若要救秦王,確實力不從心,無計可施。”

趙元侃淡淡一笑:“你知道原因麼?”

劉娥嘆道:“我身份低賤,人微言輕。”

趙元侃擺首:“與身份無關。我大哥身份高貴吧?照樣救不瞭他最敬愛的四叔。”

“那你說,是何原因?”劉娥問。

“是權柄。”趙元侃黯然道,“自己掌握權柄,或者掌握持有權柄的人,才能兼濟天下。沒有權柄的人,無論是貴是賤,是貧是富,都不過茫茫蒼生中一枚棋子,每一步都要按當權者制定的規則行走,一步踏錯,便萬劫不復。四叔,便是走錯瞭一步。”

見劉娥沉吟著琢磨這句話,他又笑逐顏開:“行瞭,別多想瞭。窮則獨善其身,你那麼窮,還是好好待在襄王府修身養性吧。我知道你急著出去是記掛著秦王和我大哥,想打聽他們近況,這事交給我來做。”

驟然聽他提趙元佐,劉娥的心怦然一動,一陣熱潮湧上雙頰,她垂下雙睫,訥訥道:“你胡說什麼呢……什麼秦王和……你大哥……”

她的窘態盡入趙元侃眼底。他略感酸澀,但卻還是縈系著笑容,溫言寬慰:“你別擔心,我會設法入宮去打探大哥和四叔的消息。你安心等待,一定會等到好消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