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4.水嬉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趙炅於即位後的太平興國元年開鑿興建金明池,引金水河註之,以備遊幸及演習水軍之用。四年後金明池初具規模,然而池中央的水心殿卻直到太平興國七年三月才建成,且連接水心殿與對岸的橋梁彼時尚未完工。水心殿落成慶典早已選定吉日,趙炅對橋梁工期延遲一事雖十分不滿,卻也不欲為此更改慶典日期,遂命慶典如期舉行,屆時皇帝與宗室、大臣乘舟前往水心殿。

掐指算來,離水心殿慶功宴之日僅餘七天,盧多遜與潘美謀劃好當日舉事細節後又秘訪秦王府,向趙廷美稟報:“潘美已加以部署,屆時護送官傢及隨後守衛在水心殿外的人皆是奉宸隊親從官,官傢身邊也有大璫策應,屆時隻要殿下示意,臣等便會一呼百應。”

趙廷美想起潘美,仍有些許疑慮:“潘美所為,關系成敗,他,真的信得過麼?”

盧多遜道:“殿下放心,上次臣與潘美議事,被他愛妾聽到幾句,他即將那美妾逼得落水而亡,可見他決意效忠殿下,嚴守機密,再則,也是殺妾明志,手上先沾到瞭血,便不會走回頭路瞭。”

趙廷美低喟:“這潘美,也是個狠辣之人。”

盧多遜意味深長地笑笑:“潘美終究是個有勇無謀的莽夫,遜曹彬遠矣,將來殿下若覺他可用便留著,否則,要除去,亦非難事。”

趙廷美點點頭,又道:“此前橋梁監工之人你打點得不錯,一再拖延,橋沒有完工,官傢便必須乘舟前往……水嬉的舞伎我也安排好瞭,若她們能完成任務是最好,我也省得親自動手。”

盧多遜含笑欠身:“殿下宅心仁厚,總是不忍心動刀劍。”

趙廷美想起兄長趙炅,不禁又是一聲長嘆。

盧多遜見狀,垂目思量一番,再朝趙廷美深深一揖:“還有一事,臣不得不提醒殿下,懇請殿下務必留意。”

趙廷美道:“但說無妨。”

盧多遜道:“若舞伎之事不成,殿下便要與楚王舞劍……殿下一向與楚王交好,此前殿下一定不能讓楚王看出一絲端倪。”

趙廷美嘆道:“元佐素來最信任我,倒是絕不會生疑。”

盧多遜上前一步,低聲道:“臣鬥膽,請問殿下,可曾想過,事成之後如何處置楚王?”

“處置?”這個詞令趙廷美有些錯愕,不禁重復瞭一遍。

盧多遜在他面前竊竊低語:“殿下今日與楚王叔侄相稱,若無金明池之事,官傢必傳位於他,異日他成九五之尊,殿下就要向他三拜九叩瞭。金明池事成,殿下也應當機立斷,斬草除根,對楚王切莫有半分婦人之仁!”

趙廷美凝眸直視盧多遜:“你是說,要我,殺瞭他?”

盧多遜默然頷首,然後道:“否則,即便事成,楚王也是一大隱患。朝中必然有不肯歸附殿下之臣,他們若有異心,首先想到的,當是輔佐今上的長子,借皇長子之名再謀奪帝位。”

“元佐……”趙廷美低喚著這個名字,目光惘然投向窗外無邊夜色。良久後,他落於案上的長袖下探出一隻顫抖的手,伸向案上酒註子,稍作停留,旋即提起註子自斟一盞,舉盞一飲而盡。

春風吹綠的秦王府花園,一泓碧水映出池邊垂柳,艷若雲錦的碧桃花影下,朱唇輕啟笛聲,女子的眼波應著音律如水漾動。

吹笛女子的對面,二十多名容貌姣好的妙齡女子分列兩排,擺出一致的舞蹈身段。一名身材高挑、年齡略長的女子神情倨傲地漫步於眾女之間,不時揚手擊打姿勢不到位的侍女,指點她們將手足腰肢擺到相應的位置。

劉娥與碧瑤各自手托著幾個茶盞湯瓶自園中經過,見眾舞伎於池邊練習,不由放緩步履,目光在眾女子身上遊移。

碧瑤朝那年長女子努努嘴,對劉娥道:“喏,那人據說是汴京城裡有名的舞伎行首,絕技是水嬉……就是在水中舞蹈……大王親自請來的,要她訓練這些舞伎,幾天後在金明池水心殿慶典上給官傢表演水嬉。

劉娥贊嘆道:“要在水中舞蹈,她們一定很會泅水。”

碧瑤道:“可不是麼,挑選的都是很懂水性的女子,在汴京找這麼多位,可想而知有多難,幾乎萬裡挑一瞭。大王也格外重視,眼見慶典在即,還把她們召到府裡來親自教導。”

劉娥凝眸遠眺,雖未駐足細觀,但仍側首觀察著舞伎們的動作,將她們每一個揚手抬足、旋轉下腰的細節都在心裡過瞭一遍,暗暗思索這些動作在水裡該如何完成。

次日趙廷美如常召舞伎行首窈娘前來,詢問眾舞伎訓練情況,不料窈娘卻蒼白著臉跪下,向他稟報瞭有三名舞伎潛逃的消息:“本來進展很好,她們技藝已十分嫻熟,足可完成任務。但我將金明池要做之事告訴她們後,那三人就連夜逃跑瞭……”

趙廷美如罹雷殛,迅速喚來顧都監,要他即刻派人抓捕那三名舞伎,又吩咐對其餘舞伎加強監控,再問窈娘:“金明池水嬉,官傢已知會有二十四人,如今三人逃走,可還有候補的?”

窈娘道:“水嬉二十四人,原來備的是二十六人,二人為替補之用。如今逃走三人,餘下二十三人,就算不設替補,也不足原計劃人數。”

趙廷美不由惱火:“你怎不多備上幾名替補?”

窈娘哀嘆:“大王,這金明池獻藝的舞伎,又要模樣好,又要舞技出眾,最緊要是會泅水,能在水下閉氣多時……妾身找出二十六人已是窮盡畢生人脈,卻如何能再多找幾個出來?”

趙廷美心知她所言有理,不便苛責,然而如今人數不足,而離金明池慶典僅餘五日,若報減人數,必然會引起皇帝對水嬉的額外,甚而生疑,若要補足人數,一時卻又去何處尋得一位會泅水舞蹈的美人?

趙廷美思量此事,憂心忡忡,黃昏時來到楚國夫人閣中進晚膳,亦不免愁眉深鎖,長籲短嘆。

楚國夫人看在眼裡,忍不住問他有何煩心事。趙廷美遲疑須臾,隨後說出水嬉舞伎缺人之事,但稍作掩飾,不提特殊任務令三人驚懼逃走,隻道她們身染瘰癘,必須離開。

楚國夫人沉吟,喃喃低語:“所以大王如今想至少再找一個會泅水的舞伎……”

話音甫落,楚國夫人側首打量正低身給她斟酒的劉娥,忽然道:“劉娥,我記得大王向我說起,你當初在華陽逃婚,還曾跳進河裡過?”

劉娥一怔,旋即頷首:“是的,夫人,我識水性。”

楚國夫人笑而轉顧趙廷美:“大王,你要找的人,近在眼前。”

窈娘冷淡卻又無奈地看瞭被趙廷美帶到她眼前的劉娥一眼,回頭朝樂伎點頭示意。

笛聲響起,劉娥隨領舞的舞伎將她們的舞蹈演繹瞭一遍。雖舞姿頗顯生澀,但她身段柔軟,姿態輕盈,短時間內亦可將舞者的關鍵動作模仿得**不離十。

一曲終瞭,眾舞伎均目含驚異之色,窈娘緊鎖的眉頭也漸漸舒展開來。

趙廷美引窈娘至一側,低聲詢問劉娥是否可用。

窈娘嘆道:“她跳得還算是中規中矩,稍後再讓她下水試試,若舞姿在水中亦能完成,便用她吧。”

趙廷美點頭:“形勢緊迫,也顧不得許多瞭,她能用便用吧,隻是……”他頓瞭頓,斟酌再三,方道:“且先教她水嬉,那額外的任務,暫不要向她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