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2.取舍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劉娥推開後院廂房的門,一步步走進那晦暗的空間。空氣中浮動著草藥與陳年木材的潮濕氣味,陽光朝窗欞傾身,挑動黑暗中的灰塵,遊絲般塵埃在光柱中旋舞,比屋內暮氣沉沉的人顯得更有生命。

趙廷美垂頭喪氣地坐在床榻前,床上躺著逝去的幼子德存,足下瓦盆裡盛著紙錢的餘燼。

劉娥在他面前停下,深施一禮,喚他“大王”。

趙廷美抬目看她,像是過瞭許久才辨認出她來,枯涸的雙目無驚無喜,亦不問她為何到此,隻是牽動灰白幹裂的唇,勉強呈出一絲淺笑。

他的侍女槿伊端著一碗湯藥進來,輕聲勸他飲,他隻是擺首,又將目光投向已不會再醒來的兒子。

槿伊無奈,擱下湯藥,示意劉娥隨她離開。

槿伊告訴劉娥:“小公子過世後,大王就一直守在他身邊,不是哭就是呆呆地坐著,很少進飲食。夜涼浸骨,染上風寒,也不喝藥,這眼見著就要病倒瞭……”

劉娥舉目望向趙廷美所在的廂房,忽然聽見裡面傳來他幹澀喑啞的歌聲,唱的是一首她從未聽過的歌:“薤上露,何易晞。露晞明朝已復落,人死一去何時歸。”

這支歌德存發喪那日趙廷美一直在唱。他拄著拐杖,走在幼子棺木旁,唱著這歌送兒子最後一程。一壁唱一壁掩面悲泣,歌聲斷續不成調,淒惻之狀看得道路兩旁圍觀百姓亦感傷不已,乃至引袖拭淚。不少人跟隨隊伍送葬,還竊竊私語,說看涪陵縣公對兒子這般憐愛,必非寡情薄意之人,被貶至此應非犯上作亂,歌聲哀怨,說不定是被冤枉……

劉娥身處隊列之中,聽到這些閑言碎語,不由一驚,左右四顧,亦見有一些監視趙廷美的侍衛在留意聆聽百姓之言。劉娥遂快步走到趙廷美身邊,低聲勸他:“大王節哀,大庭廣眾,耳目甚多,切勿再唱此曲。”

趙廷美一怔,旋即又出聲悲泣,然而沒再唱那挽歌。

德存入土為安,趙廷美卻大病一場。劉娥悉心照料,侍疾甚勤,過瞭些日子,趙廷美漸有氣色,一日半臥在榻上看著仍在房中忙碌的劉娥,開口問她:“你以前聽過《薤露》這歌?”

劉娥擺首:“大王唱之前,未曾聽過。”

趙廷美再問:“德存下葬那日,你為何勸我別唱?”

劉娥道:“這歌曲調淒惻之極,大王那日又邊哭邊唱,聽上去更是哀婉淒鬱。我聽見圍觀百姓說,大王歌聲哀怨,可見被貶至此,是被冤枉……我不敢妄斷此言是否有理,但大王左右有侍衛監視,他們隨時可把這些話傳給官傢,若官傢以為大王故作哀聲,引百姓猜測,恐怕又會再起波瀾。”

趙廷美默不作聲。

劉娥又道:“大王不顧惜自己,也應多想想夫人和公子、雲陽公主。大王保自己平安,才能護他們周全。”

趙廷美思量良久,末瞭喟然長嘆:“慚愧,我虛長你二十餘歲,論見識,卻還不如你這小姑娘。”

劉娥微笑道:“大王若想唱歌,我倒有些建議……我此番來房州,途中聽到一首歌謠,很好聽呢……”頓瞭頓,劉娥輕叩案頭為節拍,輕聲唱道,“藍采禾,藍采禾,塵世紛紛事更多。爭如賣藥沽酒飲,歸去深崖拍手歌。”

趙廷美聽著,若有所思。

劉娥唱完,又道:“大王以前做秦王時位極人臣,富貴無匹,但政事繁蕪,也累得很吧?如今雖然遠離京師,但可以過清閑自在的日子,未嘗不是一件幸事。”

趙廷美沉默片刻,再度開口時說的是:“扶我起來,我想去庭前看看天邊雲彩。”

劉娥含笑答應。

劉娥所料不差,趙廷美的傷心之狀及德存下葬之日百姓的言論,很快被監視他的人傳至汴京。

朝堂之上,涪陵縣公“陰懷怨望”也成瞭諸臣熱議的話題。

有人說:“聽聞近日涪陵縣公喪子患病,以往因金明池一事被貶出京的官員頗有幾位前去探望,恐有再度結黨之嫌,陛下不可不防。”

立即有人附議:“涪陵縣公患病,原是天道輪回,不料他竟再借機糾結黨羽,其罪當誅。”

潘美亦出列稱:“涪陵縣公謀逆,陛下感念兄弟之情,不忍深責,隻將其流放房州,固然是仁德之舉,但若逆臣之心不死,存於世間,終究有動搖社稷之隱憂。”

趙炅退至崇政殿,召趙普前來商議。趙普向他奉上房州傳來的密函,裡面詳細描述瞭趙德存夭折後趙廷美的種種表現,趙炅一徑看著,目中怒火陡然升起,最後重重拍案,道:“《薤露》!他還有臉哀戚地唱《薤露》!”

趙普窺探著趙炅的面色,試探著道:“涪陵縣公幼子夭亡,他心疼兒子,唱唱挽歌,也是人之常情……”

“心疼兒子?”趙炅冷笑,“他心疼他兒子,難道朕就不心疼朕的兒子!”

趙炅撐於案上的手青筋浮現,微微顫抖。他閉上眼,想起瞭盧多遜此前向他招供的話。

那一晚,遍體鱗傷的盧多遜萎頓地跪在萬歲殿中,趙炅端起茶盞啜瞭一口,再淡淡地看盧多遜,道:“你的供詞,朕已經看瞭,有一點還想問問你……秦王當初計劃,刺殺朕之後,對朕的皇子,特別是楚王,會如何處置?”

盧多遜有氣無力地回答:“楚王……他是最有可能被陛下一派的臣子擁立為帝的人,若事成,秦王當務之急,自然是殺瞭他……”

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趙炅卻仍被這答案激怒。他狠狠地把茶盞擲於地上,一瞬不瞬地看著它四分五裂,就像期待那企圖謀害他愛子的人灰飛煙滅。

趙炅定瞭定神,手指那封密函,對趙普道:“廷美慣會作戲,故意在人前唱悲歌,暗示百姓他無錯,倒是朕冤枉他的。”

趙普躬身道:“臣也聽說,房州百姓議論紛紛,都不說涪陵縣公謀逆,而推測……”

他遲疑著未說下去,而趙炅冷笑著補充道:“推測是朕不想傳位予他,所以捏造罪名將他貶謫,以便立楚王為太子。”

趙普低首道:“事已至此,陛下宜早做決斷。涪陵縣公既不甘謫居房州,天下謠言四起,若有人作亂,隻怕會借機擁立涪陵縣公……”

趙炅沉吟,少頃,問:“你是說……賜死?”

趙普道:“陛下此前將涪陵縣公貶往房州,宣佈金明池之事已告一段落,而今涪陵縣公沒有明顯謀逆之舉,自然不便公然賜死。”

趙炅蹙眉,目光遊移於案牘之上,暫未作決定。

默默在一旁伺候茶水的王繼恩見狀,小心翼翼地靠近趙炅,輕聲道:“官傢,有些事,臣可以為官傢去辦……”

趙炅面色凝重,須臾起身,走到門邊,背對著王繼恩和趙普負手而立,望著天邊一抹血色落霞,久久不言。

在他目光未觸及的殿門右側,李清瞳默然轉身,向身後端著湯盅的侍女搖瞭搖瞭搖頭,侍女會意,退後數步,李清瞳悄無聲息地啟步,帶著侍女離去。

翌日晨,王繼恩騎馬,帶著若幹皇城司禁衛出瞭丹鳳門。迎面遇見入宮定省的楚王元佐,王繼恩隻是在馬上抱拳施禮,並未多作停留,迅速帶領禁衛朝南薰門方向出城。

趙元佐微感詫異,卻也未多想,依舊進至萬歲殿,等待父親召見。

這日無朝會,萬歲殿中侍女說官傢昨夜極少見地獨酌,飲至沉醉,尚未醒轉。

趙元佐請侍女別驚動父親,自己去瑤津池邊稍待片刻,少頃再來。

到瞭瑤津池,趙元佐見池畔棣華亭中坐著一位美人,手持一竹編花籃,正在插花。趙元佐定睛望去,認出那美人是李清瞳,遂上前幾步,朝李清瞳長揖行禮。

李清瞳站起,亦向他還禮,微笑道:“向大哥道喜瞭,聽說你與馮傢小娘子的婚事六禮已備,隻差親迎。”

趙元佐道:“我已向爹爹申明,不願此時娶妻。”

李清瞳略靠近他些許,低聲道:“這並非一樁簡單的婚事,是你爹爹給你的考驗,切勿在此刻違背他意願。”

趙元佐低首不答。

李清瞳又道:“你原本是他最器重的皇子,秦王出事,儲君之位,應無懸念……”

趙元佐苦笑:“你也以為,我會為爭儲君之位而與父親虛與委蛇麼?”

李清瞳神色一肅,凝眸看他:“身在天傢,誰人能為所欲為?要活下去,必須學會忍耐和妥協。”

趙元佐黯然,不再爭辯。

李清瞳微微一笑,語氣又復如和風細雨:“你終究要娶妻,哪怕隻是充充門面,也需要一位夫人擱在王府裡。你放心,馮傢姑娘是我精心為你挑選的娘子,溫柔和善,是極好相處的。”

趙元佐不語,望向李清瞳身後石桌上新剪下來的枝枝蔓蔓,換瞭個話題:“那些薔薇果,紅得正艷,像玉津園裡的。”

李清瞳順著他目光一顧花堆中的薔薇果,道:“這些薔薇果,正是來自玉津園。”

趙元佐淺笑道:“德妃娘子讓人去摘的?”

李清瞳擺首,道:“去年這個時候,你從玉津園回來,順便給我帶瞭些薔薇果插花,我泡在水裡,過瞭些時日,薔薇果枝條都長出根來瞭,我便把它們種在後苑園圃裡,今日剪瞭幾枝,就是你看見的這些。”

趙元佐贊嘆:“多虧德妃娘子惜物,薔薇果花枝才得以存活。”

李清瞳含笑回到石桌邊坐下,拾起一枝紫色翠菊,開始修剪上面簇生的花朵。

那翠菊每枝上皆密密地生有小花蕾十餘朵,李清瞳手起刀落,幹凈利落地迅速把花蕾剪得隻剩下稀疏的三朵。

趙元佐不禁惋惜:“這些小菊花開得甚好,一下剪去這麼多,很是可惜。”

李清瞳把修剪完畢的翠菊插進花籃,置於花籃中大朵的白菊和薔薇果之間,左右調整好位置,方才又露出笑意,一邊審視花籃,一邊道:“翠菊,原本就是搭配白菊用的,花頭多瞭喧賓奪主,再說,這種小菊花,就要修剪出寥蕭清寂之態才美。”

然後她轉顧趙元佐,依舊輕言軟語,說出的話卻隱含鋒芒:“要想盡善盡美,必須懂得取舍。這也不舍得,那也放不下,最終隻會破壞大局,無法成功。”

趙元佐聽出她弦外之音,一時不知如何作答才好,便保持著沉默,移目至瑤津池上千頃殘荷。

李清瞳遲疑著又道:“還有一件事,我不知是否該告訴你……”

趙元佐側首看她,目光含詢問之意。

李清瞳斟酌著詞句,道:“我希望這次你能做出正確的取舍,你若選對,此後前程無限,再無劫難……”

透過她格外凝重的表情,趙元佐隱隱預感到她所指之事,她話音未落,他即直視著她雙眸,用近乎命令的語氣道:“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