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1.秦王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他目光若水寧和,溫言道:“沒事瞭。”

數十天來的驚懼、奔波、勞累,以及面對的困境、所受的威脅,好似都隨他這寥寥數字被晚風吹去,他的語音帶著溫柔的情緒,令劉娥感覺到此刻的安穩不容置疑。她心微微一顫,雙目有闊別已久的,將要盈淚的濕意。她倉促地垂下眼簾,避免他看入自己的眸心:“剛才我聽見馬蹄聲……你就是那個騎馬的人?”

他以淡淡一笑表示默認。

劉娥站起向他襝衽一福,他以手虛扶:“姑娘不必客氣。”

龔美此刻也從暈厥的狀態中醒寤,左右看看,發現劉娥,立即沖瞭過來:“妹妹,你沒事吧?”

劉娥擺首:“我沒事,是這位公子救瞭我。”

龔美戒備地打量那男子,目測不是歹人,方才朝他抱拳施禮:“多謝公子仗義相救。”

男子和言道:“不必客氣。看二位模樣,應該是異鄉人吧?京城一向安定,劫掠盜匪甚少,我今日遇見,原該嚴加懲戒,卻不慎讓他們逃走,一時疏忽,對不住瞭。”

劉娥道:“公子哪裡話。若非公子出手相救,後果不堪設想,我與大哥十分感激。”

男子微笑,又問:“姑娘要去哪裡?若蒙不棄,我送你們一程。”

劉娥遲疑,但看看他明澈的眼睛,終於還是直言道出目的地:“我們要去秦王府。”

男子有些訝異:“秦王府?姑娘去秦王府有何貴幹?”

劉娥亦坦誠相告:“我是孤女,父親曾是秦王麾下將領,父母曾說走投無路時刻來投靠秦王……”

男子瞭然頷首:“我明白瞭。正好我也要去秦王府,這便送你去吧。”

劉娥道謝,啟步欲行,但剛走一步便又跌倒,手捂足踝痛苦不堪。

龔美關切地過來扶她:“怎麼瞭?”

那男子隨即低身,輕輕撥開鞋襪查看瞭劉娥的足踝,然後道:“想是剛才被歹人摔下時扭傷瞭足踝……姑娘乘我的馬吧。”

劉娥一驚,立即推辭:“不!公子願意相送,我已感激不盡,怎能再乘你的馬。”

男子道:“你足部受傷,若不騎馬……或者,我背你?”

他挺直鼻梁下的雙唇薄如刀削,弧度柔美,此刻一側唇角悄然揚起,似一指挑動琴上絲弦,清越的樂音隨之在她心間縈轉。

劉娥但覺雙頰灼熱,有千縷暖流沿著血脈於這短短一瞬湧上自己的臉。而那男子偏還作勢在她面前蹲下,鎮靜地背對著她,似在守候。

龔美忽然像發現天生異象般,不合時宜地高聲道:“咦,妹妹,你臉紅瞭!你居然臉紅瞭!”

劉娥自幼在鄉間與女伴相處,一直以她們的保護者自居,極少顯露女兒態,對龔美也坦率如兄弟,毫不扭捏,是以龔美幾乎不見她羞澀神情。如今龔美這般驚詫,聽起來倒像是她臉皮一向忒厚。劉娥尷尬之下朝他掠去一道近乎凌厲的眼風,勉力站起,單足一蹦一跳地朝馬走去。

男子笑笑,起身過去,將她扶上馬。行動之前先引袖蔽住自己雙手,再伸臂扶她,不失禮數地避免與她肌膚相觸。

劉娥乘馬,那男子牽馬,與龔美一起步行。沿途街道植有槐花,已開至盛期,風舞之下花朵從月光中飄落,簌簌地拂響他們並肩而行的影子。劉娥將目光從男子身影上移至前方,仰首感覺撲面而來的淡淡花香。將老的春光,褪色的街市,一切好像與起初無異,一切又似將煥然新生。她聽著悠揚若有旋律的馬蹄聲,露出微笑。

走到秦王府門前,兩名守門的侍衛看見那男子,立即上前行禮,抱拳躬身,態度十分恭謹:“楚王安好。”

男子點點頭,轉身去扶劉娥下馬。

劉娥驚訝地打量他:“你,是楚王?”

他淺笑,未直接答,隻道:“我姓趙,名叫元佐。”

龔美大為驚喜,忙上前深深一揖:“原來我們的恩人是素有賢名的楚王。”

楚王元佐是皇長子。龔美與劉娥此番赴京,越接近都城,遇見的百姓就越愛議論時局,其中有不少便是關於楚王元佐的。說他從小便聰穎警慧,才思妙敏,又精於騎射,且容貌頗似今上,因此皇帝格外鐘愛。楚王良善,做過許多扶助平民的事,甚得民心。如今國本未立,許多人都在猜測皇帝會將儲君之位給時任開封府尹的秦王廷美,還是給愛子楚王元佐。

此刻的趙元佐隻是對龔美微微擺首:“傳聞難免浮誇,我平素所為都是些無關民生的小事,算不得什麼。我們快進去見秦王吧。”

趙元佐帶劉娥、龔美進入王府堂中,秦王趙廷美立即迎瞭出來。

劉娥舉目望去,見秦王比自己想象的年輕許多,不過三十四五光景,儀表不凡,舉止儒雅,見瞭趙元佐即展顏笑,目光和煦,觀之可親。

趙元佐欠身行禮:“元佐給四叔請安。”

趙廷美近身相扶,嗔怪道:“說過多次瞭,你我無須如此客氣。“旋即又笑問,“今日怎的這麼晚來?花廳裡給你溫的酒都涼瞭。”

趙元佐道:“今日我去玉津園射柳,回來時路上遇劫匪強搶一女子,所以耽擱瞭。後來得知這姑娘的父親與四叔還有些淵源,便把她帶瞭回來。”

趙元佐示意門邊的劉娥和龔美進來。龔美扶著劉娥入內,兩人向秦王施禮。

趙廷美猶疑地看著劉娥:“這位姑娘是……”

劉娥應道:“我叫劉娥,我父親是劉通,曾任虎捷都防禦使、嘉州刺史。”

趙廷美頓時明瞭,看向她的目光旋即變得柔和:“原來是劉通之女。快請坐。”

眾人分別坐下,在趙廷美要求下,劉娥敘述瞭身世和遭遇,直講到遇見趙元佐。聽得趙廷美連聲嘆氣,道:“當年劉通隨我從征太原,出生入死,曾救我於危難之中。他戰死沙場後,龐夫人要回娘傢,我還道她有意改嫁,未加挽留,卻未料到你們在舅傢生活如此不濟。若我當初把你們接到京城居住,你們便不會受這麼多年苦。”

劉娥擺首:“我母親一向不愛白白領受別人恩惠,也不想叨擾秦王,所以寧願默默在華陽生活。”

趙廷美道:“這些年真是委屈瞭龐夫人。如今你既來到我府上,我必不會虧待你,會好生供養,如同女兒一般。”

劉娥聞言起身作揖:“謝大王恩典,但劉娥不願無功受祿。大王收留我在王府中做一名侍女,讓我做點事,每月和府中眾人一樣領點月錢,我便心滿意足瞭。”

趙廷美訝然道:“那如何使得。你父親有恩於我,我不能虧待你。”

劉娥決然道:“我不想做被人供養的花兒鳥兒,隻想憑一己之力養活自己。大王尊重我的心願,便是善待我瞭。”

趙廷美無言以對,無奈地朝趙元佐笑笑。

趙元佐亦贊同劉娥選擇,勸趙廷美道:“四叔,劉姑娘性子強,頗有主意,既不願無功受祿,四叔就成全她吧,給她找些事做。”

趙廷美想想,對劉娥道:“既如此,你就學學點茶,在我書齋伺候茶水吧。”

劉娥露出喜色:“謝大王成全。”

趙廷美看看她身邊的龔美,問:“龔師傅會做首飾?”

龔美答道:“是的,小人在益州各地打瞭十年首飾。”

趙廷美頷首:“我府中女眷甚多,若不嫌棄,你也留下來,為她們做首飾吧。”

龔美喜而下拜:“謝大王恩典,小人感激不盡。”

劉娥與龔美此後便留於秦王府中。龔美見劉娥為苦練點茶起早貪黑,格外辛勞,頗為不解,問她:“秦王此前已經表示會像待女兒一般養你,你順勢在王府中做半個郡主即可,又何必苦學技藝,讓自己這般勞累?”

劉娥反問:“如果你傢中來瞭一個窮親戚,一事不做,整日待在傢裡白吃白喝,你會高興麼?”

龔美猶豫,半晌道:“但來的是個小姑娘,我不缺錢的話,養著也無妨。”

劉娥笑瞭:“若你有妻妾,她們看見夫君莫名其妙養著一個小姑娘,會作何感想?”

龔美恍然大悟:“你是怕王府中人不滿。”

劉娥淺笑不語。她從小遊戲於街市,見識過市井婦人眉飛色舞傳播流言的功力,不想自己因貪戀位高者一時關照而淪為妒嫉之心的犧牲品。秦王正值盛年,在其身側亦須警醒,她希望他多自己的職事而非容貌。何況,多學一門技藝總是不會錯的,雙手、技藝和頭腦,許多時候都比他人的庇護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