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1.殺妾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小說

夤夜,秦王府書齋內燭影搖紅,趙廷美還在研習翰墨。字如心緒,那一幅草書寫得直如亂麻,頗失章法。趙廷美看得愈發煩躁,索性一把將整幅字扯下,揉成一團拋於地上。

那紙團一路滾向前,直滾到瞭此刻進到房中的一人足下。

那人身披鬥篷,臉被風帽遮住大半,露出的嘴角微微一揚,旋即俯身,將紙團拾起,展開看看,然後道:“殿下這字有龍騰之狀,是吉兆,若再沉著幾分,顯隱自如,呼風喚雨便更得心應手瞭。”

趙廷美眉頭微鎖,舉目看去。那人含笑抬首,揭去風帽,卻是盧多遜。

趙廷美立即上前相迎,關切地問:“你怎麼親自來?可有人看見?”

盧多遜道:“殿下放心,我喬裝後隨王府親從入內,應該不會引人註目。”

趙廷美走到門邊左右探看,旋即將門關上。盧多遜與其相對而坐,將日間與潘美敘談內容細細說瞭一番,又道:“言辭之間,潘美對曹彬頗有嫉恨之意,也透露應對今上如履薄冰。我適時將‘大使可斬副使’內幕告之,他果然十分震驚。”

趙廷美頷首:“怪不得,他黃昏後差人送來一些珍稀藥材,說是請我轉交陳國夫人。”

盧多遜笑道:“那便是決心依附殿下的意思瞭。”

趙廷美道:“想當年,先帝突然駕崩,朝野議論紛紛,官傢即位,許多人質疑,並不肯就此認他為新君。這時候,是曹彬率先站瞭出來,向他跪拜,行君臣之禮,才有臣子陸續效仿,終使官傢兵不血刃便接掌江山。因此,官傢待曹彬自與他人不同。潘美想必也是顧及這點,才有瞭擁立新君的心思。”

盧多遜撫掌道:“正是如此。我已幾番試探,潘美確有此意,我約他明日再談,隻須反復許之以富貴,事可成矣。金明池一事,若有他裡應外合,我們就有十足把握瞭。”

趙廷美默然,少頃,鄭重地點瞭點頭。

盧多遜微微一笑,話鋒一轉:“多日不見,殿下憔悴許多……陳國夫人還不見好轉?”

趙廷美搖搖頭,眼中可見隱憂:“太醫說她年歲大瞭,動瞭氣又著瞭風寒,現下也不宜用猛藥,且慢慢靜養吧。”

翌日,不待盧多遜動身,潘美即遣瞭個小廝來,將盧多遜帶到城南一有小橋流水的院落。院中植有名花嘉木,湖石堆砌的假山上有溪流潺湲,景色怡人,拂面而來的晚風亦帶有淡淡草木香。

盧多遜由小廝指引,乘夜色快步進入花園,見潘美正在神情專註地練習一套拳法。盧多遜隱身於一旁,靜待潘美。小廝轉身離開。

不多時,潘美收功,盧多遜立即上前施禮,含笑道:“代國公身手瞭得,在下佩服!”

潘美哈哈一笑:“這套拳法為先帝所創,要求‘囚身似貓,抖身如虎,行似遊龍,動如閃電’。我當初年輕,練得稀裡糊塗,不得要領。聽說秦王擅長此拳,還望盧尚書引薦,改日請秦王指點在下。”

盧多遜笑道:“這有何難!來日方長,代國公與秦王大可慢慢切磋。”

兩人相顧大笑。

潘美請盧多遜在花園石桌邊坐下。盧多遜打量四周,對這處別墅贊譽有加。潘美笑而擺首:“說來慚愧。我偏寵我傢五娘子,但夫人容不得她,我便買瞭這園子給五娘子住,隔三岔五來上一回。我們談論之事不足與外人道,此處隱秘,所以請盧尚書來這裡,還望盧尚書勿見怪。”

盧多遜忙稱此地甚佳,十分合適

潘美又壓低聲音,探首向盧多遜耳邊,道:“盧尚書昨日所言在理,我願惟秦王馬首是瞻,共謀大計。”

盧多遜喜而朝潘美一揖:“秦王有國公相助,如虎添翼,何事不成?”

盧多遜隨後將趙廷美信任並冀望於潘美相助之情細述一番,並再三代表秦王承諾,事成之後對潘美封侯拜相,尊榮禮遇遠超曹彬。潘美亦唯唯諾諾,不時目露喜色,朝秦王府方向拱手,狀甚恭謹。

待盧多遜說完,潘美再次肯定將擁立秦王,然後低首請教:“隻是不知秦王如何安排……”

盧多遜道:“金明池水心殿即將建成,官傢會在那裡設慶功宴,宴請宗室及群臣。我等看秦王指揮行事,國公須稍作部署,領奉宸隊在外等待……

潘美神色凝重,愈發靠近盧多遜,垂目傾聽。盧多遜亦字斟句酌,語速緩慢,說得不是十分詳細。

這時旁邊花叢中有個人影一閃,盧多遜驚覺噤聲,旋即喝道:“誰在哪裡?”

人影動瞭動,未現身,亦未離去。

潘美蹙眉,一躍而上,一把把那人揪瞭出來。盧多遜凝神看去,見是一名容貌嬌俏的女子,衣飾不俗,此刻盯著潘美,頗有慍怒之色。

潘美銳利眼風退去,語氣和緩地問道:“五娘子,你怎麼在這裡?”

五娘子氣惱地甩開潘美的手,又將一食盒塞到他懷裡,以撒嬌的口吻忿忿道:“奴傢煮瞭些浮元子,想請夫君與貴客品嘗,見你們聊得興起,想暫避一下,沒想到夫君像防賊一樣防我!”

潘美一手提食盒,一手輕拍她背,安撫地道:“好瞭好瞭,浮元子我們稍後便品嘗,你先回去,我晚些時候再來向你賠罪。”

五娘子轉嗔為喜,含情瞪瞭潘美一眼,又朝盧多遜遠遠地福瞭一福,然後轉身離去。

潘美默默打開食盒,取出一個銀盞,待五娘子走到水池虹橋上,潘美目光一冷,手腕一轉,銀盞朝五娘子後背飛去。

五娘子聞見風聲,訝然回首,見銀盞如利刃一般朝自己飛來,大為恐慌,躲閃不及,足下一滑,整個人跌入池中。

池水不算太深,但底部有淤泥,五娘子雙足觸及,更是害怕,不敢站直,不住地在水中撲騰,間歇地喚:“夫君救我!”

潘美緩步上橋,雙目緊盯書中浮沉的愛妾,然而並沒有施以援手之意。

盧多遜匆匆趕來,手指五娘子,驚問:“國公快將她救上來吧!”

潘美擺首,一直袖手旁觀,直到五娘子沉入水中,漣漪散盡。

盧多遜連聲嘆惋:“國公何須如此!”

潘美方才一聲長嘆:“適才我們的話,她多半聽見瞭。秦王大計不容有閃失,隻能出此下策。”

盧多遜朝潘美深深一揖:“國公的誠意,在下已然領會,必會向秦王轉述。”

潘美惻然笑笑:“多謝盧尚書。金明池之事,事關重大,我自會悉心部署,確保萬無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