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宮詞(女君紀)

楔子

所屬書籍:大宋宮詞(女君紀)

最後一痕流霞自天際隱去,落木蕭蕭,將雨的天氣。

涪陵縣公宅風聲洶洶,窗欞戛然。一片枯葉隨冷風穿過洞開的大門,掠向裡面蕭瑟的庭院。

數十名著甲胄、披鬥篷的侍衛分列左右,跟隨內侍行首王繼恩,沉默地進入宅院,闊步朝院內廳堂走去。

一襲襲黑色鬥篷於風中旋出悠揚的弧度,下端飄落,拂過院中泛出苔綠的殘瓦青磚,仿若鬱鬱烏雲俯身親吻秋草寒蛩。晦暗的袍下有金屬的光若隱若現,骨節分明的手各自按在刀柄劍鞘上,肅殺之氣隨著前進的步履暗暗湧動於漸深的暝色中。

涪陵縣公趙廷美率夫人張氏及宅中男女在堂前等候,見王繼恩走近,立即上前相迎,語氣格外小心翼翼:“不知王都知駕到,有失遠迎,失敬,失敬!”

王繼恩走至他面前,含笑深深一揖:“繼恩問涪陵縣公及夫人安。”

趙廷美伸手虛扶,張夫人一福還禮。兩人邀王繼恩入內上坐,王繼恩亦連聲拜謝,兩廂均是言笑晏晏。

進到堂中,趙廷美與王繼恩相對而坐。趙廷美一瞥兩側侍衛按刀的手,不免心頭一凜,再看王繼恩,見他正皮裡陽秋地銜笑註視自己,亦隻得強壓下緊張心緒,盡量呈出溫雅微笑,朝他淺淺欠身:“王都知此番光臨寒舍,可是有聖諭要宣麼?”

王繼恩笑道:“老奴不是來宣諭的。官傢日前聽說涪陵縣公微恙在身,憂心如焚。老奴便為君分憂,親自送來良藥湯劑,要伺候涪陵縣公服下。”

王繼恩側首,立即有侍衛端著一青瓷註子及湯盞過來,擺在王繼恩與趙廷美之間的案幾上。

趙廷美目光落在青瓷註子上,頓時笑容凝滯。

王繼恩微笑著提起註子,把裡面黑褐色的湯藥倒進湯盞中,不疾不徐地說:“此藥由珍稀藥材秘制而成,能治百病,在宮中珍藏瞭多年,沒想到終究是涪陵縣公有福用上。”

趙廷美目光呆滯,沉默不語,按在兩膝上的雙手在微微顫動。

王繼恩雙手捧起湯盞,遞給趙廷美:“涪陵縣公盡快飲瞭吧,我好速速回去向官傢復命。”

趙廷美木然抬首,在王繼恩倨傲的註視下終於妥協,用那雙仍在顫抖的手接過湯盞。

側坐於旁的張夫人氣急,驟然起身,欲上前去,不料霎時耳目暈眩,身子晃瞭晃,一句阻止的話悶在胸口說不出來。

“大王別飲!”

有女子聲音此刻響起,音色清亮,語意堅定,且不顯慌亂。

眾人聞聲望去,見發聲的是此刻扶起張夫人的一名妙齡少女,作侍女打扮,但在她身後瑟縮著開始抽泣的二三女眷映襯下,端麗的容色與目中的鎮靜都使她顯得卓爾不群。

趙廷美黯然看她,隻是苦笑,仍然舉起瞭湯盞。

那女子立即疾步上前,欲搶奪趙廷美湯碗,但被立於趙廷美身邊的侍衛首領制止,一彎雪刃擋在瞭她與趙廷美之間。

王繼恩冷笑著打量她:“你是何人?”

女子道:“我隻是個知道感恩的侍女。”

除此之外她並不多作解釋,目光越過長刀利刃看向趙廷美:“大王,要活著,沒有什麼是解釋不清的。”

趙廷美沉默。王繼恩見他無異動,遂目示起初發聲的女子,向侍衛首領遞瞭個眼色,侍衛首領立即舉刀向前,向女子揮去。

女子蹙眉側首,尚未躲避,刀已揮到她脖頸邊,利刃眼看就要割斷她咽喉。

此時一位黑巾蒙面的青年從門外飛身躍來,一劍撥開瞭揮向她的刀,伸手將她摟住,避向墻邊一隅。

女子被他摟著一旋,與他四目相對,不由一怔。

青年露出的雙目中一脈溫情悄然閃過。

他的靴邊附著軟泥青荇,他的衣衫有風霜幽露的涼意,提醒她他來到此處是如何越陌度阡、涉水褰裳。暮晚的風吹散他眉梢憂色,凝視著她的雙目中有笑意漸漸盈起。這神情似曾相識,彷惶於時光的廢墟,她有些迷惘,睜目竭力在記憶中尋找他含笑的眼。

“是你?”她忍不住問,語氣不甚確定。

他不答,自若靜定,眸中卻有漣漪晃動。她試圖於其中捕捉更多訊息,未料此刻他目中所有,惟她身影而已。

外間有隱隱雷聲傳來,堂中侍衛紛紛朝他們亮出武器,四壁俱是森森刀影。

蒙面青年放開女子,持劍擋在她身前。

侍衛首領再次揮刀,向蒙面青年砍去。青年將女子推向一側,自己上前,抖出劍花,從容應戰。

兩人激戰,侍衛首領步步緊逼,目中的兇光令他看起來像一頭被奪走獵物的獸。

蒙面青年漸感不支,開始後退。

其餘侍衛刀劍在手,看向王繼恩,等待指示。而王繼恩審視著青年,眉頭微蹙,似在思忖,卻無意下圍攻青年的指令。

趙廷美並不關心此間戰況,借著閃電慘白的光,他在凝視湯盞水面倒映出的憔悴的臉。那是自己麼?他有些疑惑,鐘鳴鼎食之傢育出的優雅閑適與因權欲滋生的陰鷙戾氣都消失不見,空洞的眼神令他看起來宛如一具覆皮骷髏。

他牽瞭牽唇角,雙手扶盞,仰首將湯藥一飲而盡。

張夫人驚呼,撲上去擁住她的夫君:“大王!”

適才的女子也關切地沖過來,與張夫人一起攙扶趙廷美,連聲喚“大王”。

趙廷美拋下湯碗,淒然一笑:“如此,也好……我已然,一身落拓無歸路……”

話音未落,殷紅鮮血已噴湧而出,他四肢青筋凸起,雙手猛地張開,似要抓住什麼,然而轉瞬之間即虛脫垂下,開始痛苦地抽搐。

張夫人慘叫一聲,跌坐在地上,慟哭不已。

持劍的青年見狀一愣,侍衛首領趁機奮力朝他砍去,青年側身躲避,但刀刃還是劃破瞭他前胸,頓時血流如註,染紅瞭胸前衣襟。

女子聞聲回顧,雙目怒睜,滿心憂慮。

堂外驚雷不歇,磅礴的雨傾覆而下,隻在眉睫間。